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父子之战第一约
    :

    莱茵居的书房里夜睿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不点皱了皱眉,这就是左小右的儿子?!

    小澈坐在夜睿对面的椅子上压抑着心里的狂喜,爸爸是来接他了么?可是小右说过爸爸还不知道他的存在。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小澈翘/起二郎腿淡定地看着眼前,自己的爸爸,等着他说话。

    夜睿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一脸高冷,神色漠然的小团子,心里莫名燃起一股异样。

    “夜少,怎么样?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东西是不是可以给我了?”傅青玉看着他们两个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没有一句话要说的模样,忍不住开口了。

    她可没有兴趣在这里做两块冰山的人肉背景。她得拿着青鹰的黑如意夺回属于自己父亲的尊荣。然后重振青鹰帮,做一个真正的女英雄,再去把那个男人抢回来,做她的帮主夫君。从此一生两人三餐四季,妙不可言。

    哇咔咔!

    “你口水流我身上了。”小澈抓过傅青玉的手擦了擦自己的肩膀,十分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发春的样子真脏。”

    “噗!”隐在暗处的夜影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也让小澈注意到他,淡淡地哦了一声,“原来那里还有人。”若有所思地看向夜睿,“看来你还真是缺乏安全感。”

    “噗!”本来被一个小破孩无端抢白说发/春脸色有点不好的傅青玉立刻破功,笑出声来。心情立刻凤舞九天,毕竟这孩子连夜睿都敢说。自己跟夜睿,那是鸡毛和凤尾,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夜睿淡淡地看了小澈一眼,对这孩子倒是欣赏几分。毕竟,连傅青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在自己都抬不起头来,可是他却十分淡定镇定。

    且不说自己将如何处置着他,当是这份气度,他就可以赞一句左小右将孩子养得极好。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孩子这种表现完全就是自由生长造成的。

    夜睿冷冷地扫了傅青玉一眼,随手桌上的黑如意扫了出去,“滚!”

    傅青玉连忙手忙脚乱地接住了,然后看着麻溜的滚了。

    夜睿看着小澈似乎在考虑要怎么处置他,两眼直直地盯着小澈久久不说话。眼睛跟左小右很像,大大的明晃晃的发亮,鼻子看起来有些熟悉但不像左小右,像谁……好

    小澈终归还是孩子,在一场长时间的对视下终于败下阵来,看着夜睿,漠然地问,“你找人把我带来,是有话要问,还是有事要做?”

    夜睿难得耐性地扬了扬眉,“什么叫有话要问,还是有事要做?”

    小澈正了正身子,毕竟两条小短腿叠成二郎腿还是有些吃力,一本正经地看着夜睿,“有话要问当然是想从我嘴里知道什么;有事要做不是想要拿我威胁谁。”看着夜睿,傲然道,“我一个没有爹妈的孩子可没有什么好威胁的,你想要知道的事,我都不知道,毕竟我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噗嗤一声,夜影又笑了。

    毕竟看着他那一脸傲娇的样子说出“我只是一个四岁孩子”的话真的是十分违和啊。

    夜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是想去当女婿。”

    “不,我一点都不想。”夜影连忙闭嘴。可是毕竟他的职责是守护夜睿的安危,必须正面对着他们,所以,这样一来,他忍得真的好辛苦。

    夜睿看着小澈淡道,“问你几个问题,在问题回答出来之前,你就在这里住。”

    小澈睁大了眼睛,“那我是每天都跟你生活在一起吗?”

    眼里竟然没有恐惧,反而流露出几分向往。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你回答问题的程度。”

    小澈立刻认真严肃起来,“好,我会非常配合。请多多指教。”那样子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兴奋。

    兴奋?夜睿皱了皱眉,看来这孩子一本正经的小/脸下还压着一颗人来疯的心呢。左小右可真有本事,能把一个孩子弄得这么变/态。

    “左小右是你什么人?”夜睿问。

    “我妈妈。”小澈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妈妈给卖了。毕竟他已经看了妈妈四年,爸爸却是第一次。他得讨好一下,未来的生活才会更加美好。

    夜睿挑了挑眉,“刚刚你说你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小澈飞快地叛变,“我刚刚是骗你的。”

    夜影躲在角落里身体抖得像抽疯。这孩子太牛了,要是辰亦梵听见这孩子理直气状地对少爷说我就是骗你了。辰亦梵肯定早就笑得抽过去了。

    真好,这小破孩是这世上第一个敢当面骗他且承认的人。夜睿脸色有点难看,“你爸爸是谁?”

    小澈巴眨着眼睛看着他,恨不得脱口而出,就是你。但是考虑到左小右说现在不是让爸爸知道他存在的最好时机,便忍下了。转溜着大眼,“你很熟的人。”

    夜睿周身一冷……左少卿!

    那个小白脸竟然趁左小右失忆乘虚而入。

    夜睿脸色冷得十分难看,“啪”打了个呼指,“立刻将傅青玉身上的东西抢回来,放话出去,就说是左少卿拿的。”

    勾引他的女人还播了种,他总不能无端地放过他。

    “是,少爷。”夜影立刻明白夜睿的意思,同样十分生气。分明已经是合作好几年的关系,竟然背着少爷骗走了少夫人还有了人孩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夜影一走,小澈十分茫然地问,“你为什么要污蔑舅舅?”

    舅舅!?

    夜睿看着他,“他不是你父亲么?”

    小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舅舅怎么可能会是我爸爸。你脑子进水了吧?!”

    脑子、进水、了……吧?!

    说他、夜睿!

    于是很快,下一秒小澈就被泡进了浴缸里……浸水!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小孩子?!”小澈飘在巨大的浴缸里,小脑袋冒出/水面,“你把我淹死了,小右肯定会找你报仇的。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我需要怕她么?”冷笑一声,“她又是谁?”

    一个帮别人生了孩子还装失忆的没良心女人、而已!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