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谁是劫匪
    :

    小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难道你抓我来是对付老……姥姥?”

    看着眼前这个“爸爸”十分愤怒的样子,小澈那亲近父爱的美好愿望似乎要泡汤了。

    看来,爸爸对小右的误会很深呢。

    小澈也不在意,他是那种会沉得住气的孩子。

    左小右曾经告诉他夜睿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孩子,现在他是误会自己是小右跟别人生的孩子。情况虽然不如想像中美好,但是既然来了,以后就有机会。

    “姥姥?”夜睿冷笑一声。左小右真是好样的,自己认贼做母,还让孩子认狼做外婆。

    不过……

    眼底寒光闪过,跟他很熟的男人,不是左少卿那就是……

    薄唇微启,修长的手指按在小不点的头顶,阻止他偷摸爬下浴缸。冷冷地问,“辰亦勋是你什么人?”

    有过弄错了左少卿的经验,夜睿这回先试探地问。

    “哦,也是舅舅。”小不点眼里闪过一抹不屑,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辰亦勋并不过敏。

    夜睿放心了些,这样一来,那熟悉的人……

    脸色一变。

    “啪!”一声清脆的响指,夜影立刻敲门而入,恭恭敬敬在门口,“少爷,东西已经回来了。消息也放过出去,想必青玉小姐很快就会去找左少要东西。”

    “嗯。”夜睿不慎在意地摆了摆手,他才没有兴趣在意他们两人的事。冷声吩咐,“查辰亦梵、西蒙、江浩东最近五年所有行踪……”顿了顿,“西蒙不用查了。”

    “是少爷。”夜影立刻退后。

    夜睿的手指在浴缸边上烦躁地敲着,辰亦梵跟左小右走的很近,为了亲近左小右还骗她自己是个gay;江浩东曾经被左少卿关在不易居过,每天跟左小右一起吃饭,也有可能日久生情。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左小右跟他们中的一个……

    思及此,夜睿眸光一冷,狠狠地扫向正在偷偷往外爬的小澈。

    一条腿已经搭在浴缸上的小澈感受到那森冷的寒意,一抬头,就看见夜睿那泛着杀气的眸子。他虽然性格有些稳重,可是毕竟是孩子,甫一对上那眸子,立刻被吓了一跳,抖了个激灵小手一个没抓稳一下子就摔回浴缸里。

    夜睿看着他在水里扑腾,竟硬是没有一声求饶。

    “没用。”夜睿伸出两指捏着他的后衣领将他从水里提了出来,扔在地板上,看起来像一只湿/了水的小猫,头发毛耷/拉着,大大的眼睛巴眨着,看起来好不可怜。

    夜睿看着他那像极了左小右眼眸,没由来一阵心软,扯过一条浴巾当头扔了过去。

    那是成/人浴巾,又是夜睿的size,一下子就把小澈给包裹了。

    小胳膊扯下浴巾就身擦着头发,看着夜睿出了门,拖着长长的浴巾连擦着头边跟了出去。

    但毕竟是小孩子,夜睿放的又是冷水,出来走廊一通风,就开始打喷嚏。

    夜睿只当没听见,心里却一阵烦乱。左小右是谁跟生出来的儿子。

    而此时的克莱斯家族百年城堡里,左小右瘫软在椅子扶在佐薰的身上呜呜痛哭,“是谁,到底是谁?”她无限仓皇地看向佐薰,“妈妈,为什么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接到绑匪电话?他们会不会只是看我们家不顺眼,抓了小澈就撕票。我们报警吧,我们报警好不好?”

    佐薰看着她沉声道,“yoyo,你冷静点。一旦报警小澈的身份就瞒不住了。你要如何对公众交待,到时候万一那个混蛋找上门来怎么办?”

    那个混蛋……

    左小右眼里闪过一抹黯然。

    对于她突然失忆,佐薰给了她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她在大学里爱上了一个渣男,没想到对方劈腿多人,左小右告诉诉他怀/孕了,希望对方能回心转意,但是对方不但没有回头还告诉她已经勾搭上了皇室的小姐,真正流着皇室血统的贵族小姐而不是像左小右这样受皇家册封的“平民贵族”。

    左小右因此一时想不开跳海自杀,被救后就失去了记忆。

    所以,佐薰所说的那个混蛋,其实是虚构出来的莫虚有的人。

    左小右沉默了,她必须不能希望那个混蛋找上门来。但是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她看向佐薰,眼里一片冷意,“或者,绑匪就是家族里的人呢?”看着佐薰一字一句地说,“小澈的存在,对谁的威胁最大。”

    佐薰眸子一冷,“你说是佐兰。”

    左小右眸光一闪,低下头去,“我也只是猜测。”再抬眸看向佐薰时已经恢复了坚定,“所有人都有嫌疑,不是么?!”

    还有,辰亦勋。

    虽然一直以为佐薰都在告诉他,自她之后下一任克莱斯家族的掌权者一定会是他。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小澈才是克莱斯家族嫡系的血脉。佐薰和佐依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佐依的后人流着跟佐薰相同的血,而辰亦勋只不过庶女的儿子而已,身份又怎么能有小澈尊贵。

    而且现在族长之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辰亦勋虽然口口声声站在佐薰身边而辰家却选择了站在陈岳家夺城市新机场项目。显而易见,辰亦勋纵然没有往辰家那边站,也肯定没有往克莱斯主家站。

    他想两不相帮,最后还有渔人之利。

    佐薰眸光一闪,左小右这一番怀疑彻底敲响了她的警钟。一直以为她都会辰亦勋外亲内疏,但多多少少也让他知道了不少秘密。

    再亲/亲不过生/母,看来辰亦勋是在关键时刻站回了辰家。

    “哼!是不是他,试试就知道了。”佐薰看着门口跑进来的辰亦勋,站了起来,示意左小右不要再说了。自己则起身迎向他,“怎么样勋儿,有小澈的消息吗?”

    辰亦勋摇摇头,看向泪流满面却殷切望着自己的左小右,心痛地摇了摇头,“没有任何消息。医院那边的保镖醒了几个,都问过了,没看清什么人动的手,看起来像是惯犯。”

    一般惯犯谁敢劫持贵族家的车队,不是政治犯就是敌对势力。而克莱斯家族虽然挂着贵族却从不从政,不可能是政治犯,那就是敌对势力。

    佐薰勾了勾唇,她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佐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