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你的诚意
    :

    佐薰沉沉地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勋儿……”稍顿片刻,很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你,最近可知阿兰现在何处?”

    “妈妈??现在这个时候该是在会所里。”辰亦勋自然道,随后看向佐薰露出恍然大悟地表情,“薰姨的意思……是我妈妈做的?”

    佐薰连忙捂他的嘴,无耐地叹气,“我们现在也是无头苍蝇。yoyo刚结婚,萧夜那边咱们是指望不上。只能先一点点摸索。”看向辰亦勋无助又无力,“勋儿,我们只能从身边查起。毕竟,知道小澈存在的人就那么几个。而且,事发点就在别苑附近。实在太过蹊跷。”

    辰亦勋看向不断流泪的左小右,柔声道,“小右,别担心,我现在就回去问。如果真的是我妈干的,我一定会把小澈安全带回来了。”发誓般地捧着自己的心口,“我向你保证。”

    “谢谢你表哥,谢谢。”左小右不断的鞠躬。这是真心实意的,只要他能把小澈安全带回来,哪怕是下跪她都愿意。

    辰亦勋走后,佐薰若有所思地看着左小右,“这世上,知道你有孩子的,除了萧夜还有谁?”眸光一冷,“夜睿知不知道?”

    夜睿……左小右突然通体生寒,那次他看到她肚子上的疤,曾经说过“左小右,只能给我生孩子”。他不会,他不会……

    左小右身体忍不住一阵发抖,她哆嗦着拍了拍佐薰的手,红唇转眼失去了血色,“妈妈,我去,我去找他。我去找他。”

    佐薰见她那恐惧这般的模样便道,“我派司机给你开车。”

    左小右眼泪不断地往下掉,“不不,他是个疯子,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如果真是他做的,人多了反而出事。我去找他,我去找他。”哽咽看着佐薰,“我不知道你和爸爸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可是我是无辜的,小澈也是无辜的。如果,如果小澈这次有什么……”

    她前面那番话说得着实有些无礼,佐薰冷了眸子看她,“你怎么样?难道想让我和你爸爸给你小澈偿命么?”

    左小右无比悲痛的看着她,痛苦地摇摇头,眼泪簌然而下,“不,我就陪小澈走。我替你和爸爸去还债。”

    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门外。

    一直默默隐在暗处的云嫂走了出来,“夫人,要不要派人跟上。”

    佐薰淡道,“那样子倒不似恢复记忆的。只不过,还是让人跟上的好。毕竟万一真的是夜睿干的,孩子在他手里可不好。”

    “是。”云嫂正要出去,大门口的值勤保安就传了语音进来,“夫人,有人前来拜访,说是萧总的人。”

    萧夜的人?

    “阿云,yoyo那边先别管了。”佐薰叫住了云嫂。

    云嫂是她的得力助手,有她在心里总会有底些。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萧夜有那么一点忌惮。双重人格的人,不按常理出牌,不看重别人的眼光。什么都不在乎的无所谓,让人无法抓其软肋。没有软肋的人是恐怖的。

    左小右没命地开着车,眼泪不断地往下/流,途中她所有打给夜睿的电话都被拒了。

    小澈,千万别有事,千万别有事。

    现在的夜睿深情而多变,她真的怕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夜睿,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夜睿,求你。

    到了莱茵居门口,左小右着急忙慌地推门而入,闯入门径直闯入夜睿的卧室,没有人。

    “夜睿,夜睿……”左小右一间间地推开每一个房间的门,然而,都没有。

    “夜睿……”左小右疯狂地大喊着推开了书房的门,门刚一撞开,就看见夜睿脸色冰冷的自电脑后抬起头来,看着她双眸冰冷。

    左小右根本顾不上他此刻的心情,飞扑到他面前,“夜睿,是不是劫走了小澈,是不是?”

    夜睿冷冷地看着她,双眸淬冰,“左小右,你在跟谁说话?!?”

    左小右眼泪不断地往下掉,不顾不问地问,“你告诉我,小澈他是不是在你这里,是不是?”

    夜睿合上电脑,冷冷地看着她,“小澈?你跟哪个奸夫生的儿子?左小右,你以为你是我的谁,敢在我这里大呼小叫?”

    左小右这才回过神来刚刚确实是太冲动了,抹了抹眼泪,强自镇定地问,“是,是,对不起,对不起。”哽咽着问,“刚刚是我不对。请你,请你告诉我,小澈在不在你这里。”

    夜睿冷漠道,“在我这里怎样?不在我这里又怎样?”

    左小右擦了擦眼泪,急切道,“如果在你这里,请你一定不要伤害他。如果不在你这里,刚刚我很抱歉。我马上就走。”

    夜睿冷冷地看着她,“看来你的儿子在不在我这里,对你来说很重要?”

    左小右忙不迭地点头,“很重要,很重要。”

    如果真的在夜睿这里,那她或许可以趁机委托他照顾小澈,再将矛盾引到佐兰身上。这样一样,小澈就可以在事发前安全脱身。

    而在夜睿这里就不是这样理解。他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冷冷地问,“他对你来说,那么重要?比我重要么?”

    “重要!”左小右斩钉截铁。

    小澈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是我们真正重聚相认的明证。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夜睿傲慢地站了起来。

    左小右毫不犹豫地解开自己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夜睿眸色越冷,昨天要她脱给自己看,她可是转身就走呢。现在,为了跟奸夫的儿子,竟然这样主动。

    “左小右,你可真无耻。”夜睿心口能渗出/血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就往外脱,“今天玩点别的。”

    把她拽到门口,冷冷叫了声,“夜影。”

    “是,少爷。”夜影自暗处转了出来。

    “带去后面鳄鱼池。”夜睿看向左小右,“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如果不会就好遗憾。”

    “你想干什么?”左小右睁大了眼睛。

    夜睿盯着她,“怎么?怕了?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只能通过鳄鱼池的考验。”拍了拍她的脸,“希望你能活着到终点。”

    看着无比绝情的夜睿,左小右一颗心沉沉坠落骨底,浑身低堕于冰点,整个心都冻成了冰渣。

    他的眼神,冷的,就像五年前不曾相爱时。

    左小右钝钝地喘不上气,夜睿,终于还是放手了么。

    她眼底的悲凉也深深地震撼了夜睿,那自心底升腾的绝望让他差点心软。最后他还是冷着心肠,冷漠道,“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左小右,我说过,不认我,会哭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