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父子相坑
    :

    夜睿站在窗口看着左小右的车逐渐消失,眉头紧蹙,眼底聚起浓浓的哀伤。左小右你又把我给扔下了呢。

    他的身旁小澈站在椅子上,倚着窗口看着左小右消失不见的车尾,又默默地看了一眼有些哀伤地夜睿一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哎~”

    夜睿转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已经挪动着小小的身体爬下了高脚凳,因为悬空部分太多,脚尖迟迟点不到地面,就变成了整个身体挂在椅子上晃荡,甚是滑稽,跟他那老气横秋的高冷人设十分违和。

    夜睿傲然转身,十分冷淡地从那小小的身体后面移走。

    就听得身后响起扑通一声闷响,夜睿脚下一滞,最后头也没回地往外走去。

    小澈刚刚摔倒在地,立刻抬起头看夜睿有没有发现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见他那傲然的背影正往外移去,立刻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拍了身上那不存在的灰,跑了过去。

    “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你去告诉左小右知道我身份的事。”小澈十分担心将来左小右知道真相跟自己生气。

    夜睿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知道你什么身份?”

    小澈皱了皱眉,“知道我是你儿子的身份啊。”

    夜睿“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原来你是我儿子。谢谢你告诉我。”

    小澈一怔,随后反应过来,十分气愤地拦在夜睿面前,“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夜睿此时心情十分不好,左小右又把扔下了,一个人去做自以为是的事情。伸出两根手指提着小澈的衣领将他放到一边,不让他挡住自己的去路。

    “我说了什么?”夜睿看着他淡道,“从来都是你一个人的一个厢情愿。”看着他不服气的表情,漠然道,“好好想想我承诺了你什么!”

    小澈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真发现,告诉夜睿要承认自己知道这件事是他提出来的,但是夜睿并没有明确答应。

    太坏了。

    小澈狠狠地瞪着夜睿的背影,恨不得自己的小眼神化为利箭,狠狠将他给个前胸透后背。

    他的眼神那样具有存在感,夜睿回过头去,就见某个小团子大大的两个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要掉不掉隐忍非常,看起来十分像左小右的样子。

    那双眼睛,太像左小右了。

    夜睿叹了口气,他总是拿左小右没有办法。

    迈着修长的双/腿几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要我跟左小右承认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澈大眼城的泪意渐渐散去,抽了抽鼻子,“什么条件?”

    少卿舅舅的招果然十分有用。虽然装可怜有点不是男子汉所为,但是毕竟他现在还是小孩子,还没有长到男子汉年纪。而且,相对于将来小右生他的气,他宁愿在夜睿面前折折自己的小/腰。

    “跟我说说左小右的事。”夜睿看着他十分为难的表情,赤果果的威胁,“你不说,左小右认定你已经背叛了。你要是说了,我就替你认下这件事。十分合理。”

    这么听起来好像真的很合理。

    小澈眨了眨眼,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夜睿也不催,半晌,小澈在权衡了利弊后,点点头,“好,你想知道什么?”

    “告诉我她为什么会头疼……”

    后花园银杏树下的长椅子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个杯子,虽然都是面无表情一脸漠然的样子,但是看起来十分和谐。

    夜影看着眼前这副画面,莫名有一些感动。

    他目前还不知道小澈是夜睿的儿子,但是,光这个画面就让人觉得十分温馨。虽然那张长椅,少爷曾经跟少夫人在那里啪啪啪过。

    小澈喝了一口奶茶,一本正经向夜睿出卖左小右的情报,“我从两岁的时候小右就已头疼了,下雪疼更厉害了。”

    “我两岁的时候,左小右带我见了少卿舅舅,知道我的爸爸是你。她说她有一天一定会带着我去找你的。”仰头看他,“小右说你是天下第一的美男子,比少卿舅舅还好看些。”不以为然地别过头,“我看着也没多好看。”

    夜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谁要长得跟小白脸似的。”傲娇的一场头,“左小右的眼光比你好。”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鼠目寸光!”

    小澈还没有学过这个词,但是他好面子,硬是忍住没有问这个词的意思,自我理解了一下,顶嘴道,“我已经四岁了,眼睛都已经发育好了。”

    夜睿默默地回过头看着正前方,真想看看这孩子的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明明有时候什么都懂的样子,有时候却这么白/痴。

    左小右是怎么养孩子的!

    小澈接着讲左小右的事,“我两岁的时候……”

    “我两岁的时候……”

    巴拉巴拉……

    夜睿睨了他一眼,“为什么都是在你两岁的时候?”

    小澈理直气状地看了他一眼,“我只记得我两岁以后发生的事情啊。”

    夜睿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可以讲三岁的了……”

    “我三岁的时候……”

    小澈的话陈述得很精准,虽然他的话里并没有涉及到左小右要做什么,但是已经知道左小右确实有针对克莱斯家族的行动。

    可是为什么,左小右你可以告诉左少卿却不能告诉我?!

    夜睿扬了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银杏,神色竟然说不出的孤寂。

    而就在那一瞬间,小澈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这个高大冷漠帅气非常的男人,这会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呢。

    “其实如果你想要小右认你,也不是没有办法!”小澈已经不知不觉转动了阵营。

    夜睿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什么?”

    “苦肉计!”小澈那两只圆溜溜的眼滴溜溜地转着,“小右最心软了。当时少卿舅舅身边的若森叔叔用的就是苦肉计。”

    原来,若森也知道!

    就他不知道!

    夜睿的眸光冷了冷,回头看向小澈时,眼里流露出十分信任地光芒,“你的身份,将来我会跟左小右说的。但是,必须在她认了我之后。”一顿,“所以好好想想办法,让左小右认我。”

    小澈心里莫名一咯噔,好像,他跳进了自己挖的坑里,并把自己给埋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