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左小右的枪
    :

    左小右正要拨开他的手,就听得他又是一阵讪笑,“刚刚你梦里叫的那个男人,可是你的亲哥哥夜睿么?”

    他,刚刚听见了!

    左小右心里一慌但很快镇定下来,淡道,“一般来说说梦话的人自己都不会记得。”手撩/开他放在自己胸口的手,“或者也是你听错了。”

    “听没听错的,我一点都不在意。”萧夜挂满了络腮胡子的唇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意,“我口味重,别说你跟你哥哥,就算是你跟叔叔做了,我也不介意。”

    “神经病!”

    转身要走,却萧夜一把拽住了一胳膊,回过头就看见他蓝眸里泛着炙热的光,“你就这样报答你的恩人的?”

    左小右冷笑,“什么恩人?那人生死未卜,半生残疾。这算什么救命!”

    萧夜大掌攫取了她的整个下颔,蓝眸闪着危险的光芒,“他现在只是碎了半副肩骨,如果我不那样做,不但他的命没了……”冷冷地看着她,“你的秘密恐怕也守不住。”将她上下打量着,戏谑道,“克莱斯家的大小姐,为什么要派人挑拨你/妈妈跟我的矛盾?让我猜猜……”沉吟片刻,松开了手,结实的手臂再撑回窗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为了家族继承权?”

    左小右移开眼,看向窗外的梧桐树,“不知道你说什么。”

    “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萧夜伸手撩/拨开挡住她的头发,痴迷地看着她完美的侧脸,气息沉了沉。

    左小右太清楚这样的喘息声意味着什么了,“我去洗澡。”

    她要赶紧准备药,不能让他再像第一天那样用那种东西折磨自己。

    萧夜突然怒了,一把拽住她将她狠狠地贯在窗口,将她压在自己的窗外之间,眼里闪着邪佞的光,“聊天的时候就该好好聊天,我最讨厌别人不尊重我。”

    看样子是夜里的那个萧夜切换过来了,左小右盯着他的脸,“我只是想洗干净,方便你需要。”

    “我需要,我自己会拿。”随后撕开了她的睡衣,露出胸前一片大好春光,蓝眸中光芒更盛。

    “我去洗干净好么。”左小右打心眼里害怕他那种变/态的玩法,语气也温和下来。

    萧夜在她胸/部狠狠咬了一口,威胁道,“老老实实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否则,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很尊重地陪我聊天。”

    吃软怕硬是人的本能。左小右立刻软下来,点点头,“好,你先放开我。”

    萧夜果真松开了她,还温柔地替她拉好了衣服,接着问,“为什么要派人挑拨佐薰夫人和我的关系?十个亿的代价,没想到你这么有钱!”

    左小右别过头恨声道,“那天我听到,你问妈妈要粟基对付我。”冷冷地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狠绝,“我只是想先下手为强。我不要成为你的性/奴隶。”

    这真是一个十分合理的理由,完全没有破绽。萧夜无话可说,“你既然知道了我和佐薰夫人的交易……”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如果你愿意自愿配合我,或许,我可以帮你成为克莱斯下一任的族长。”

    谁要当地种族长!

    左小右心里在咆哮,双眸却露出贪婪的光芒,“你真的愿意帮我?”

    萧夜勾起她的下巴,“当然,毕竟,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左小右一阵恶寒,还是强忍着呕吐,问,“那你要怎么做?”

    萧夜看着她,“你想我怎么做?”

    萧夜倚着窗听着她款款地讲着对付克莱斯家族的计划,尽管知道她只说了其中一部分,甚至可能只是半真半假,但是这样步步为营,棋棋缜密,着实让人心惊。

    听她说完,萧夜看着她轻笑,“女生外向,真是蛇蝎心肠。你确定你是想当克莱斯的族长而不是想他们一起去死?”

    左小右一惊,她刚刚说的确实隐瞒了很大一部分,可是没想到还是被萧夜看穿了,嗔笑着,“哪有。我只是不想那种东西再祸害人而已。”低下头,“我不想喜欢一个人是靠身体需要,而是真心。”

    萧夜低头看她,蓝眸里晕染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你的真心,可不可以给我?”捏起她的下巴,“爱上我怎么样?以后,用你喜欢的方式做,怎么样?”

    他的眼神过于真诚,左小右差点都演不下去。空洞了片刻方才醒过神来敷衍着,“那,以后可不可以洗完澡?”

    “呵~”萧夜突然轻笑一声,“好。”

    为了以后自己不那么受累,也为了她以后可以安心睡觉。

    末了,左小右看着萧夜问,“你为什么要帮我对付我们家族?”

    “活得那么无聊,如果能亲眼看着一坐大山被自己炸塌,那种感觉应该会很美妙。”萧夜的眼里闪着一抹为以为然。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这副索然的样子有些像夜睿。

    左小右垂头轻笑,她又开始想夜睿了呢。

    不过她没由来地相信萧夜并不会临阵倒戈,当然她也有应付他临时退缩的办法。

    这天夜里萧夜仿佛为表示自己要得到她真心的决心,真的没有碰她,只是抱着她睡了一夜。快到凌晨时,却看见她倚着窗,看着梧桐树轻笑的模样。

    接下来的这几天左小右以养病为名哪都没有去,每天都窝在古堡里。

    虽然足不出户,她还是很快的知道了所有的咨询,左少卿的海上航运受到萧夜的冲击,佐兰的车在一次出行时发生了起重大车祸,索性人没有事;小澈还是没有找到……

    中间左小右曾经在卜俊杰昏睡期间由萧夜带着看了一眼,知道他没事之后便放心了。

    这几天越跟萧夜相处,才发现萧夜并没有想像中那样变/态。他克制起来也能让左小右有些愧疚。

    萧夜的行动力很快,没过几天便照着左小右的意思去跟佐薰提了要收购粟基的计划。

    这一刻起,萧夜正式自愿成为左小右对付克莱斯家族的枪。

    只不过每个他要亲热的夜晚,左小右都会用左少卿给她的药,将他迷晕,然后安然度过一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