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周的思念
    :

    佐薰虽然答应考虑萧夜的收购计划,但是一直迟迟没动静。不是她不愿意,而三种圣药是克莱斯家族崛起的根本,一旦流传出去将会万劫不复。成为民间丑闻已是小事,真正可怕的是传到皇室耳内,为百年前那些被模糊的历史整个家族将会遭受屠门之灾。

    所以长老们根本不同意她的观点。

    族里会议时甚至有长老提出,“如果你已经无法继续经营家族,我们将会推选新的族长。相信会有人不需要通过出卖圣药维护整个家族荣耀。”

    佐薰仍然面戴微笑,面不改色地问,“新的族长,是小兰么?”

    结了会,佐薰从后圆的古堡出来时,高跟鞋卡进了石子路里。

    云嫂连忙过去伏地地上,让她的脚踩着自己的背,自己则小心地将佐薰的鞋子从石子路里拔了出来,恭恭敬敬地替她穿好了鞋子。站起身,仍然退回到她的身后,以守护的姿态站着。

    佐薰有些困惑地站在原地,看着脚下那条走了一生的石子路,坚定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茫然,“难道,我真的只能走到这里了么?”

    为了家族辛苦半生,做了一生的情人,失去了生育孩子的能力。然后在芳华尽逝的时候看着别人摘了自己一生的成果,那种感觉太憋屈太逼仄了。

    云嫂在她身后沉声道,“夫人的路永远都在前面。在克莱斯家族没有人可以代替夫人。”

    云嫂的话让佐薰眸光一亮,她再次自信地看向远方,略有些憔悴的脸上再次挂上那温柔一生的笑脸。温柔和笑容是她的盔甲她的面具她的武器。

    “是啊,路是自己走出来的。遇到了小石子,扫掉就好了。”

    “是,夫人。”云嫂恭恭敬敬地在佐薰身后鞠了一个躬。

    “佐兰能当上族长,不过是因为她生下勋儿。”佐薰勾了勾唇,“我们,一一扫去她能当族的条件便是。”

    云嫂的头更低了一些,声音压了压,“夫人要对勋少爷出手了么?”

    “自从yoyo回来之后勋儿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克莱斯家族的家训,他尽是全忘光了。”佐薰轻叹一声,仰头看着碧兰的天空,轻笑,“佐兰还以为自己换了孩子送过来我就不知道。真当勋儿不是自己亲生的待呢。”温柔的眸子里闪着一抹兴奋,“就让她亲自为好云儿报仇后再告诉她真/相好了。”

    “请夫人吩咐。”

    百年贵族,以密药揽的权势,以女人敛的财富。百年如此,年复一年,传承不息。

    这天是克莱斯家族一月一次的家宴,这是家族规矩,平日里各忙各的,这一日的晚餐却是都要在族里用的。算是对族长的探望和尊重。

    提前几天左小右就跟萧夜说好了,所以萧夜非常给面子的早早下班陪她过来。

    然而他们还不是最早的,最早的那个人是艾莎以及她的未婚夫楚雄。

    “妈妈!”左小右松开挽着萧夜的胳膊冲进了佐薰的怀抱,“妈妈,我好久没有见你了。好想你。”

    左小右在她怀里撒娇。

    “傻孩子,这才几天呢。看你和夜儿现在感情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佐薰摸着她的头发若有所思的笑着。照萧夜跟自己说的要粟基不过是为了控制左小右。可是现在,看起来不需要那种东西左小右也活得好好的呢。掩了眼底的思绪冲萧夜微微一笑,却对着左小右笑着,“你跟艾莎都好一阵没见了吧,还有她的未婚夫。来,快见见。”

    左小右方才从她怀里抬起头来,看向艾莎柔柔地弯了弯眸子,“艾莎,你现在好漂亮。比原来还要漂亮呢。”

    艾莎放在沙发上的拳头死死地拽着,她当然漂亮了,那一场她跟陈岳一起发生的车祸让她毁了容,现在的脸是最完美的,除了稍微有些僵硬,时常要去医院有些麻烦,其他的任何时候走到哪里都是光彩照人。

    艾莎扯出一抹笑容,拉过一旁男人的手对左小右道,“这是我的未婚夫,楚雄。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

    左小右似乎有些头疼的揉揉额头,十分抱歉的样子,“我前一下头痛症又犯了,可能出现了幻觉。我怎么记得你的未婚夫不长这样的。”

    艾莎脸上的笑容一僵硬,硬撑着咯咯地笑了,“yoyo说的什么玩笑,我的未婚夫一直都是楚雄。”

    她在住院的时候佐薰就让人给她做了整容,刚一出院就把让她跟楚雄见面了。楚雄出手十分慷慨,虽然没萧夜大方,但是聘礼就是市值五亿的股票和七千万现金。

    以艾莎现在的状态,佐薰认为十分值得。当夜就将艾莎送上了楚雄的床。

    楚雄是个十足十的混蛋,玩的花样很多,常常让她生不如死,但有一样,他答应了艾莎,会替她出头报复左小右。

    女孩子这种浮在面上的勾心斗角让萧夜十分不耐,佐薰趁机道,“夜儿,聊一聊机场项目的投建?”

    说着站起身对左小右和楚雄等人道,“你们先聊着。”看向萧夜,“来书房吧。”

    他们一走,左小右也懒得跟他们周旋,借口上洗手间回了自己以前的房间。

    刚一推门,就立刻被眼前的画面吓得将门反锁上。

    “左小右,周三为什么没有来?”夜睿坐房间里唯一的床/上,双手十分慵懒地撑在身后,十分委屈地看着左小右。

    “你,你怎么会来?!”左小右一步步向他走去,含笑着抹去了溢出眼角的眼泪,“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夜睿张开双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身,顺势将她压在床/上,亲了亲一周不曾碰触的红唇,眼眸温柔的醉人,“我生气,我很生气。可是,我更想你。”狠狠地咬住她的唇,疯狂而激烈的攫取着她唇齿里的滋味,直到那满心的思念得到了一些释放,他才松开她,哑声道,“我帮你看孩子不能去找你,就不来找我。”戳着她娇/嫩嫩的胸口,“左小右,你没有心。”

    其实不是左小右不想去找他,而是现在整个家族都在找小澈,她怕自己到莱茵居会引起佐薰的注意才强忍着思念没有去找他和小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