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早间新闻
    :

    小孩被送到家族治疗室,左小右看着他黝/黑的皮肤苍白的嘴唇,担心地问医生,“他怎么样?”

    “没生命危险,就是饿的厉害了,晕倒的。应该不是被车撞的。小姐,请让我再做仔细的检查。”

    左小右刚松一口气就被匆忙赶来的佐薰扯出了治疗室,对她和萧夜道,“人先留下,从后门出去。”

    回到萧夜的古堡后,萧夜眼里闪过一抹趣味,“没想到你母亲竟然还是个大善人。什么人都敢往里带。”

    左小右笑道,“这是有原因的。有一年圣诞节城堡门口晕倒了一个孩子,第二天便有新闻指我们家不配为贵族,辜负了女皇的封赐。那一年,圣诞节的晚宴女皇陛下便没有邀请我们家。后来妈妈就小心经营着那点家族名声,生怕再被女皇冷遇。”

    原来如此。

    萧夜点点头,“看不出来夫人竟然是那样在意虚名的人。”

    左小右轻笑,“我妈妈她一生的责任就是守护着家族,守护着家族的百年荣耀。为了那份荣耀她可能用尽办法。”

    萧夜接过话,“是不折手段吧。”

    正说着话,外面响起敲门声,“萧总,有人送了东西过来。”

    萧夜过去开门,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只精致的盒子,当着左小右的面打开,露出一只精致黑色小瓶子,看向她,“这就是传说中的粟基。你的妈妈让我先拿先兑现了机场的第一期投建。”勾了勾唇,“克莱斯家的女儿可真贵。”

    左小右看着他,“你要怎么处理?”

    萧夜将盒子重新盖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招过一个人来吩咐几句,回过头看向左小右,“这样处理,还满意么?”

    并没有真的用在她的身上。

    目光若有所思地扫过她的身子,“若是真的,那接下来的日子,你可得好好演啊。”

    那种被毒素被催动时的那种模样,她演起来会是什么模样?

    萧夜的目光闪了闪,转过一旁看向窗外,“洗澡吧。”

    “好!”

    半个小时后左小右看着床/上那个沉沉入睡的男人,眼神有些复杂。

    明思泽的药不知道会不会有副作用。

    这一阵跟萧夜相处,原本心里坚定地将萧夜做炮灰这件事渐渐有了动摇。

    左小右偷偷地打开窗户,倚在床/上等夜睿,可是第一次等了一夜夜睿都不曾出现。

    /

    而当夜的莱茵居书房夜睿神情淡漠地看着站在一旁好同样神情的小豆丁,挑了挑眉,“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方案的可执行性?”

    小澈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放心吧,我查过天气预报,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小右一定会认你的。”

    夜睿点了点头,“左小右如果不认我,你就去玩具屋里呆一天。”

    小澈笃定地点点头,“小右一定会认你的,你放心吧。”

    “啪!”清脆的响指声起。夜睿看着走到面前的夜影把小澈提起来,“送他过去睡觉。”

    小澈失落地望着他,“你不能陪我睡么?”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不能。我要去跟左小右睡。”

    已经让她开窗户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照做呢。

    然而当他准备要走的时候,书房里的书架上传来一阵翻书声。

    夜睿脚下一怔,走到书架前,抽/出其中一本书,打开,书的中心被挖空了,藏着一枚小小的遥控器。轻轻一按,书架便缓缓打开,露出可供一人行走的宽度来。一个黑影隐隐在暗处递过一只小瓶子,“少爷,那边已经进行第一步了。”

    夜睿并没有打开那只精致的小黑瓶,淡道,“照原计划进行。放风给辰亦勋,就说不澈现在在佐兰的别院里。告诉佐兰,辰亦勋已经找到小澈,并打算听从佐薰吩咐将人藏到佐兰的别院。”

    “是。少爷!”

    看着书架关上,夜睿又坐回了书桌后,翻开手机看着满屏的左小右,弯了弯眸子,“左小右,今天不能去找你了哦。晚安!”

    关闭照片,打开视频,然后是一夜未曾入眠的工作。

    他电脑前的纸上,铺着一张雪白的纸,纸上只有一个人的名字:辰亦勋。

    左小右一夜迷糊的等着,夜睿都没有来,天刚泛亮便洗漱下楼吃早餐。

    餐厅的电视里播着实时新闻,这是萧夜的习惯,边吃东西边“听”新闻,却不是她的。

    早餐肠是两份的,左小右突然胸口一阵发闷,五年了,再也没有人恶心的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食物倒在她的碗里,然后吃着她剩下的一半。

    夜睿一夜没来……

    耳边突然回响着他那不羁的声音,“……你昨天派来杀我的那些人,都救回来了没有……”

    想到这里左小右脸色一白,飞快起身往外跑去,她怎么会认为夜睿忘记了跟自己的约定而忽略佐薰对他出手的可能。

    刚跑到餐厅门口,就听得新闻里播着,“……死者疑似辰氏财团继承人,总经理辰亦勋……”

    辰亦勋……死了?!

    左小右奔跑的脚步顿时僵在原地,身子软软的靠在门框上再也走不动半点路了。

    手机声震动屏幕上跳了出一句话,“昨晚帮你带孩子,宝贝今晚见。”

    是夜睿,左小右松了一口气发,他没事。

    屏幕上的一句话并没有存在多久,随后缓缓隐去。看样子是夜睿用了骇客手段。

    抬头看向电视机的方向,身体不自觉发软,缓缓往下滑去。

    “夫人,夫人你没事么?”女佣连忙过来扶住她,将她扶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目光所在方向。安慰道,“新闻也只是说疑似,不一定真的就是克莱斯家族的表少爷。”

    左小右胡乱的点点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这只是她计划里的一步而已,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辰亦勋的命。

    五年前的辰亦勋确实很坏,可是这五年里在克莱斯家族,辰亦勋并没有少照顾她,甚至在早几年佐薰频繁试探自己是否的时候,是他一直在帮自己一次次躲过佐薰的考验。

    她只是想借小澈的消失让辰亦勋去挑动佐兰和佐薰的战争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