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密室活死人
    :

    左小右最后还是回了克莱斯家族去看佐薰新收的那个孩子。

    腿伤好了,如果不过去,佐薰该又怀疑了。

    佐薰看着她手里新戴的手链笑问,“这不是萧夜前几天新拍的么?这是把我送的那条收起来了?”

    左小右笑道,“萧夜说这个对我身体好,我就戴着了。”

    “可真会喜新厌旧。”佐薰嗔怪着,眼里却没有半丝责怪的意思。

    这是她拿特意拿出来给萧夜的,里面有避香料的药,作用跟以前夜睿常戴的香囊的作用一样,避免左小右在外面受香精的刺激毒素发作。

    萧夜却不想引左小右怀疑,只让她以别人的名义送到拍卖行,他拍了左小右才不会多疑。

    佐薰难得见有人比自己还慎重,心里的疑心反而更少一分,加上在收到粟基的第二天佐薰就收到了萧夜的十亿好首动,现在机场项目已经正式启动。克莱斯家族似乎一夜之间站上了巅峰,因为仅仅一个星期女皇陛下的秘书就致电过来问候两次,并告诉她女皇陛下对这个项目的重视。

    这一阵佐薰除了在家就是接受媒体,非常光荣,加上又收了一个可怜的流浪儿,人品值飞向了人生巅峰,一时间美誉云集,令她容光焕发。

    左小右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模样,笑道,“妈妈最近心情好好。”

    佐薰的心情好连带着云嫂都明朗了,她虽然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但说话的语气却松快了不少,“最近族主里会议上,长老们都不再提佐兰了,夫人心情自然好些。”

    左小右连忙恭喜道,“太好了妈妈。这样以后我们就不用搬了城堡去住别院了。”

    佐薰一愣,“搬出城堡?谁说我不主这个家我们就要搬出去?”

    左小右道,“表哥啊,他说他会劝兰姨退出族竞选的。”叹了口气,眼里有些忧伤,“没想到表哥就这样走了。”

    佐薰冷笑,“原来佐兰竟然还想把我们母女赶紧出家族。她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招了招手,待云嫂的身子附过来,吩咐道,“是时候把那事告诉她了。”

    左小右疑惑地问,“什么事?”

    “没什么。不过我们以前的旧事。”佐薰避开了她的问题看着从门口跑进来孩子,对左小右道,“看,这就是那天的那个孩子。”轻笑着,“他可真是我的小幸运星。”

    说起来确实是,算多这个孩子来了以后,佐薰的一切都顺畅起来了。机场项目正式启动,夜睿终于不再纠缠左小右,萧夜在商业上的援手,还有十几年来都没有过的女皇的鼓励,荣誉。

    这一切都是从这孩子来了之后才开始的。

    佐薰看着跑得越来越近的孩子,笑着感叹,“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人就迷信了。我也开始相信这些了。”

    “呸呸呸,妈妈年纪才不大,看起来比我年轻呢。”左小右哄着她笑。待看着那孩子走近了,才道,“这模样倒是挺俊秀的。就是黑了点。”

    佐薰拉过孩子指着左小右道,“这是yoyo姐姐,你以后叫姐姐就好了。”

    “姐姐好。”那孩子倒是一点都不怕人,十二三岁的样子,虽然看起来精瘦,但很精神的样子。看着左小右目光灼灼。

    “好,好可爱的孩子。”左小右摸了摸/他的头,这模样倒是机灵。

    叫姐姐~听佐薰这话里的意思是要认他做个儿子了。看来佐薰真的已经迷信了。

    其实不是佐薰脑子发昏,而是自她掌管克莱斯家族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真正的巅峰过,五年前又差点被夜睿那同归于尽的方式弄得财务俱损,族里居然还企图换下她这个族长。

    而自从这孩子来了以后,所有她这些年来汲汲营营想要的一切,财富和荣耀都随之而来了。

    加上年纪大了,精神力确实没有年轻时充满自信和力量,渐渐相信了运气。

    而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幸运”,她开始相信这孩子能给来好运。

    “你叫什么名字啊?”左小右问他。

    不等孩子回答,佐薰接过话道,“是个流浪儿,还没有名字呢。”对云嫂道,“带他去后园玩吧。”

    “夫人,姐姐,再见。”孩子十分恭敬有礼。虽然礼仪并不到位,但意思已经准确表达到了。倒是个十分懂规矩的孩子。

    看着那孩子牵着云嫂的手离开,佐薰便握住左小右的手,“yoyo,我想认了这孩子在我名下。你可别不高兴。”柔声道,“你看,你现在也结婚了,也不能时常过来。我年纪大了,你爸爸又回了m国。家里只我一人了,我想身边有个孩子热闹些。”

    左小右惊讶道,“爸爸不是在朱医生那里治病么?怎么回去了?”

    “前几天走的,那几日/你身子不好,就没有通知你。”佐薰解释。实际上夜文龙不想跟左小右演戏,便直接走了。将话题接了回来,“你看这孩子怎么样?”

    左小右点点头,“挺好的,若是真要收养在身边,得查清楚了才好。”

    佐薰笑道,“放心吧,都查过了。十分干净的背景。眼下只差你的同意了。”

    左小右抱着她的胳膊,倚在她的肩头,轻笑着,“只要妈妈高兴就好了。只是,以后不许只偏爱他哦。”抬头看他,“我的弟弟叫什么名字?”

    “我想叫他功灿。”功成名就,一生灿烂。给那孩子,也给自己,“这事我就低调处理了。到时候只通知你们几个过来吃个饭。也不对外公布了。”

    左小右跟佐薰聊了一下午的天,脑子里想着那孩子的样子,虽然素未谋面,却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辰家后院的地下密室里,充斥着一股腥臭的血腥味。

    距辰亦勋“死”后快一个月了,铜墙铁壁的密室角落的十字架上被吊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

    他身上的皮肉没有一块是完整的,身上一片遮羞的破布都没有,可是血渍和污秽挡住了一切,看不出他身体的羞私之处。

    如果不是胸口还会偶尔起伏几下,乍一看去,看以为是个死人。

    听到铁门声响,那人想抬头,却没有抬头的力气,用细蚊般的声音说着,“杀了我,杀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