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痛的是心
    :

    左小右嫣然一笑,“刚好醒来了。”

    她又怎么会告诉他,从他站在窗口那天以后的每一个晚上,她都会留下窗帘一道缝,夜里撑着醒过来看看,总是心存侥幸的想,夜睿是不是来了。

    在萧夜睡在她身边的每一个夜睿,她都会在窗边坐到天亮,然后等萧夜走后补眠。

    夜睿,我还是你的,可是,你已经不再是我的了,是不是?

    心里多少话想要说,最终不过化了风尘一句,“怎么?公主殿下的守护也看不住你么?”

    眼泪咻然落下,砸在心里!

    “当然。”夜睿抚去她眼角的泪,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压了过去。

    月影在外,室内风光旖旎。

    左小右近乎疯狂地回吻着他,她的舌尖有些混乱地去撩/拨他的,可是每每刚要碰到便被他躲过了。

    眼泪不断不断地往外涌,落在两人结合的唇/瓣,渗入到水乳/交融的口腔,蔓延到刚刚叠触的舌尖。

    两人的味道同时一阵苦涩。

    左小右的眼泪,苦的,让人心疼。

    夜睿想要看看她此时的模样,双手捧着她的脑袋往外移,可是左小右却发了疯一样的去吻他,小手胡乱而毫无章法地去扯他的衣服。

    “左小右,左小右……”夜睿捧着她的小脑袋,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声音很轻,语调很柔软。

    左小右回过神来,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尽量让自己笑得风尘又性/感,仿佛情场老手,“怎么?不舒服?还是……”你已经不再想要我。后面这句话,她不敢问,也问不出口。

    夜睿心疼地抹去她眼角的泪,调笑着,“很舒服,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往我嘴里洒盐。”舌头轻/舐/着她的舌尖,“自己试试咸不咸。”

    左小右噗嗤一声笑了,往床/上一坐,妖/娆的伸出一条腿,白/皙如玉的脚指勾动了他的腰带,媚眼如丝,“过来。”

    夜睿十分配合迫了过去,半撑着身体看着她,轻笑着,“今天只来看看你,没有时间做了。”

    左小右胸口一沉,笑容依旧,十分风尘地笑着,纤细的手指在他唇边摩挲,“怎么?公主殿下管得很严?”

    夜睿轻笑着,“你这是在吃醋?”

    左小右亲吻着他的唇,十分暧昧地看着他,“哪敢,我最有做情人的本分。你该知道,我们家族的女人,骨子里都是情人的血。”

    “是么?!”夜睿眸光闪了闪,十分利落地跃下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演技真差。”

    左小右看着他随时要走的模样,心里宛若刀割。这一夜她不知羞耻勾他,可是他毫无所动。

    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看看我何必这样大晚上,白天的比晚上的我好看。”

    夜睿勾着她的下巴,身子倚着窗,以随时都能翻窗而出的姿态看着她,“我的左小右,什么时候都好看。”

    现在的夜睿已经这么会说话,他的情话,公主殿下一定也很爱听。

    左小右嘴唇有些哆嗦,夜睿说的对,她的演技真的很烂,一直演不好那种风尘又妖/娆让人欲罢不能的模样。这样的她,留不下夜睿也是正常。

    怕自己演到最后连自己都演砸了,她笑着说,“想了你好几天,结果就这么走了。”挥了挥手,含笑的眼里闪着一抹祈求,“要是你不方便,把小澈送到左少卿那边。他的联系方式……”

    左小右并不知道左少卿跟夜睿联后,报了一组左少卿跟她私下联系的电话。

    毕竟有了女朋友,小澈在那总归会有所不便。

    夜睿嗤笑一声,“公主怎么可能会到那种没有安全防护的地方。”在她耳边咬着话,“我们见面会有私/密的方式,不用担心。”

    担不担心呢?

    左小右不知道,她只知道下意识地点头,强忍着眼泪不流下来,“是是是。快去吧。”

    “吻安!”夜睿在她唇边落下一吻,手掌在窗边一撑,身子已经稳稳落在地上。

    这一次不再目送着他离开,她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身体倚着墙体缓缓滑落,身子蹲在窗前紧紧地蜷缩着,头埋在胳膊里,身子拼命地颤抖着,眼泪似乎泉水不断地往外涌,淋湿/了手臂,打湿/了地毯。

    那身影缩得那样小,抖得那样厉害,连哭泣都那样压抑。当用看的,就让人觉得无限悲伤。

    “左小右!”戏谑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左小右悠然抬头,就见夜睿正蹲在自己身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连眼泪都没有顾上擦,“你,不是走了么?”

    “所以,你就在哭么?”夜睿看着不过几分钟就已经红肿的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心疼。拇指抚着她的脸,轻叹,“左小右,你是不是我的左小右?”

    左小右站起身,赌气般地钻进了被窝里闷闷地告诉他,“我是yoyo。你认错人了。”

    夜睿掀了被子挤到她的身边,手臂自身后圈住她的细/腰,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手掌拢住了灵巧的小免。还没有说话,左小右一个翻身就将他压在了身下,红肿着两个眼睛,盯着他,“我的新郎出差了,我正饥渴难耐,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刚刚,我给过让你走的机会了。现在,没有机会了。”

    左小右动作笨拙而猛烈,因为不顺利她连衣服都懒得帮他脱了,直奔主题。

    没有前奏加上之前的悲伤,没有准备好的身体让两个人都异常疼痛。

    “左小右,你疯了。”夜睿抱住她,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结实的手臂圈住她颤抖的身子。虽然没有抚/慰,肌肤的接触让两人都有一秒钟的满足。

    夜睿的手指带过两人的结合处轻轻的抚/慰着,感受着她的震颤,轻声问,“痛不痛?”

    “不痛。”左小右摇摇头,痛的是心。

    “笨蛋。”夜睿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感受着她逐渐滋生出蜜/意,分身才在她体内逼近。

    左小右立刻紧紧抱住了他,嘴里溢出满足的呻/吟,“夜睿,夜睿……”

    愉悦的时候,她总是会尽情地叫着他的名字。

    可是像今天一样疯狂的左小右,却是他第一次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