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佐薰害的
    :

    左小右完全不顾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一次次汗水淋漓的情潮过后,一次次主动索要。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熟练的运用佐薰教导她的情/事之道。

    古时专门有权贵养一些瘦马用来豢送高层交换好处。那些女子十八般技艺样样精通,更有滋味便是床弟之间,让人欲罢不能。

    克莱斯家族的女人自幼都以瘦马调/教,嫁入豪门,为家族收敛财富。

    左小右更是得佐薰亲自调/教,但这一次却是她第一次用于实战。

    夜睿感受着逼仄通道内涌/出的压迫感,本欲抽身的**再次膨/胀起来。他难耐的低吼一声,大掌扣住她的脖子,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抵着她的鼻尖,沉沉的喘息喷洒到她的微张的唇/瓣。轻笑着,“左小右,你要在今晚榨干我么?”

    左小右有些惊慌地睁大了眼睛看他,迟疑地问,“是不是,不舒服?”

    佐薰说过,这样的技巧,没有一个男人逃得过。哪怕他事后翻脸不认,在这一刻男人就在她的掌握之下。

    “不,很舒服。”夜睿只微微一动便亲上的她的唇,舌尖描绘着她的唇型,“这就是她教你的御男之道?嗯?”

    左小右咬着唇没有说话,脸色红红白白,似尴尬又似委屈。

    因为不知道今晚之后会是如何的光景,她才想他能留在自己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她用佐薰所教授的全部技巧去讨好他,只为他多留一会,却忘了,纵/欲过度,会有损他的身体。

    左小右有些后悔,心里一阵阵发涩,推开他,扯过一旁的薄被遮住自己,声音很轻,“对不起,我……”

    我什么?我没有考虑到你的身体,我太自私了。我,只是想留你多一分钟再多一分钟而已。

    一瞬间她小心卑微,好像五年前那样,自卑的要命,把自己缩在自尊的壳子里。现在,她也是自卑要命,把自己缩在风尘的壳子里,用尽心思去掩藏骨子里的柔软。

    “左小右!”夜睿扯开了她的被子,上上下下打量着,调笑着,“你浑身上下有哪一处是我没有见过的。遮什么。”

    欺身将她压倒在床/上,再次挺身进入,惩罚似地咬着她敏感的肩膀,哑声道,“左小右,勾了我,还不给泄火,你是不是变坏了?嗯?!”

    “我,没有。”左小右蹙了眉感受着体内不断膨/胀的快意,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最后一道白光充斥着大脑的时候毫无意识地掐进了男人坚实的后背。

    左小右的身子疲惫的稍一动弹,便似被重轮碾过,疼痛不已。可是她还是撑了最后一抹精神看着他,起身穿衣。

    她穿着一袭白色细肩的白色吊带倚在窗边等他,脸色苍白消瘦,小小的脸上那一双大眼分外空灵。身体轻盈的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看着她的样子,夜睿终是不忍心,托着她的脸解释,“雪莉喜欢女人。”

    唔?什么意思?

    还没有等左小右反应过来,夜睿飞快地啄了一下她的唇,飞快越窗而出。

    她看着他落地起身后冲自己挥手,随后飞快隐没在黑暗中。

    疲惫的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左小右重重地砸在绵/软的床/上,弹了几弹。眼睛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虚弱的红唇扯出一抹笑意,夜睿,刚刚告诉了她什么?

    雪莉公主喜欢女人!那就是……他们在一起,不是真的。

    真好,夜睿!

    左小右闭上眼睛,沉沉进入梦乡。这是自夜睿交往公主的新闻爆出以来她一个饱睡的夜晚。

    而此时城市某处的拐角里一个瘦小的身影有些瑟瑟发抖。

    久等的人听到一阵脚步声,立刻立正站好,冲来人深深鞠躬,“少爷!”

    “嗯!”夜色漆黑,却只是男人的背景,更衬得他好气息迫人。

    淡漠的声音带了一丝性/感的喑哑,“说近况。”

    “是,我已经得到那个女人的信任了。但是后院的秘密她还是没有透露给我。”小小的身影透着一股倔强,“我一定不会辜负少爷这些年的教诲。”

    男人淡道,“事成之前,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以后,影会主动跟你联系,你不必主动联系。”

    “是!少爷!”

    东方渐白,那孤寂的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无,仿佛那些两个在密谈的人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夜睿自密道回到莱茵居时,小澈还在睡,他似乎在做噩梦,小手不断地挥舞着嘴里发出婴婴呓语,轻叹一声掀了被子钻到了他的身边,笨拙而轻柔地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他,看着他渐渐安静下来陷入沉睡的样子。脑海里浮现着左小右那克制又悲痛的模样。

    左小右还真的是很固执着。

    明明已经难过成那样,明明已经心痛地要死了,还是能忍着不认他。最终还是他舍不得她那摇摇欲坠的模样,说了实情。

    左小右,你这个嘴硬笨蛋!

    小澈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立刻飞快地从他身上跳了下去,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一副被防侵犯的模样。

    夜睿的眼睁了一道缝,提着他的后衣领将他扔在了地上,“影。”

    “澈少爷,我们去吃饭吧。”夜影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小澈面前,牵着他的手走到餐厅。

    看着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的早餐,小澈嘟着嘴,“这里有田螺姑娘吗?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每次都会有人准备好吃的。”

    夜影的面瘫脸抽了抽,“是我做的,澈少爷。”

    凌晨,辰家大宅里发出凄厉的惨叫,那仿佛恶鬼般的呼喊唤醒了辰家所有的人。

    连夜的dna检测证明辰亦勋真的就是佐兰的亲生儿子,看着床/上那个被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人,佐兰坐在床边,头一下下的撞着床头,头破了,血流满了她的脸,看起来越发狰狞恐怖。

    佐薰,是佐薰害的。

    是佐薰害她亲手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勋儿原来那么帅,可是现在满脸的伤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肉。

    这些都是她亲手做下的,她一手策划了那一场车祸,亲手一块块的割下他的肉。

    但是,这些都是佐薰害的,那个女人,她一定会报仇。哪怕同归于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