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佐兰的决心
    :

    辰家大宅的主餐厅里,男主人辰大在看到佐兰出现的瞬间立刻借口上班溜走了。

    辰亦梵吊儿郎当地走到餐厅看见佐兰双眼红肿,满脸狰狞的模样也立刻在门口转身。对着这种恐怖的嘴脸,再美味的佳肴也咽不下去。

    “辰亦梵!”佐兰叫住了他,嘶吼了一夜的声音有些嘶哑。

    而对于那通宵的嘶吼,辰家上上下下似乎都习惯了,毕竟这几年来佐兰经常在夜里嘶吼,咒骂佐薰,昨天只不过比前几年更加严重些而已。

    辰亦梵不耐烦转过身倚着门看着她,“有事?”

    佐兰看了看左右伺候着的佣人,冷声道,“全都出去。”冲辰亦梵招了招手,“你过来。”

    辰亦梵看着那些佣人从自己身边逃命一样的跑了出去,挑了挑眉,冷笑,“怎么,暗的弄不死我,现在想明着杀了我?”扫了一眼桌上那些食物,“不会是想毒死我吧。”不屑道,“我吃过幽魂岛的百毒丸,除非给我吃化学武器,否则毒不死我。你就省点心吧。”看了一眼她的脸,十分嫌弃地说,“再说了,看着你的脸能吃下去什么,一百斤砒霜都能吐出来了。恶心!”

    佐兰第一次没有对他的挤兑感到愤怒,她漠然看他,“我不杀你了。”看着辰亦梵,狰狞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我知道你特别想杀了我给你/妈报仇。现在,你就有这个机会。”

    “呦呵。”辰亦梵吹了声口哨,“你知道的真多。”

    他们之间那点子仇恨大家都心知肚明,眼下不过挑破了而已,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佐兰没有理会他的讥讽,接着道,“以前我是想杀了你,杀了辰大所有的孩子。因为我要我的儿子得到一切。可是现在,我没有儿子了。我要报仇,我只要报仇。”身子向前一倾,双眼猩红,龇目欲裂,“我要你帮我,只要我报了仇,我的命,你随时都可以拿走。”

    辰亦梵嘲讽地笑道,“你们那点秘密以为我不知道?辰亦云才是你亲生的儿子,一个月前你已经弄死了辰亦勋给你儿子报完仇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想骗我,没那么容易。”冷笑,“后院地个秘室里还着个半死不活的辰亦勋天天被你折磨的吧。你还有什么仇要报的。”

    提到这一点佐兰的脸更多恐怕了,那原来算得上美艳的此刻看起来像要开裂一般剧烈地颤抖着。她咬牙切齿地磨着牙,“勋儿,是我的亲生儿子。佐薰那个贱人,早就知道我把孩子给换了。”

    辰亦梵意外地睁大了眼,看着她,“那就是……”指了指后院,“被你关着天天虐的,其实是你的亲生儿子?!”

    立刻回过神来,“当我三岁孩子呢,我可不会上当。”啧了一声,“看你这样子真恶心,早餐我也不吃了。”

    “等一下。”佐兰叫住他,把一张纸放到餐桌上,“这是今天凌晨五点做出来的dna检测报告。已经确认,勋儿,就是我的儿子。”

    辰亦梵这下子就来了兴趣了,他走到餐桌前取过那张检测单看了一眼。虽然他不学医,但是好歹跟江浩东混了那么些年,报告是不是造假,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看佐兰这样子,还真的不像是骗人的样子。

    佐兰翻着眼睛看着他,“你相信了?!”

    辰亦梵饶有兴趣地在她对面坐下,自上到下地审度她,“啧啧”地摇了摇头,“你可真歹徒,把亲生儿子弄成那样子。每天割一块肉,现在……几天了……”掰着手指数了数,“三十几天了吧。哎哟,这人身上还能看嘛。你可真歹徒,割亲生儿子的肉啊……”

    辰亦梵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狠狠地捅/进了佐兰的胸口,因为她真的就是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母亲。一想到辰亦勋躺在床/上那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模样,她就恨不得狠狠的捅自己一刀。可是现在,她还不能死,她一定要佐薰先死。那个恶毒的女人。

    “是佐薰害的,是佐薰害我们母子自相残杀,是她让我误以为勋儿不是我的儿子。那个恶毒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想利用挑拨我跟勋儿的感情。那个歹毒的女人。”佐兰手里的叉子狠狠地叉着眼前的餐盘上,发出咯吱咯吱凄厉的摩擦声,十分渗人。

    辰亦梵无比讽刺地看了她一眼,“你跟佐薰半斤八两,都是恶毒的女人。不恶毒又怎么会害死我妈。”

    佐兰对此无话可话,她现在一切雄诚伟志都没有了。什么辰家的财产,什么克莱斯家族的族长,一切都没有了。她的脑海里只有自己亲手一块块割下自己亲生儿子的肉,只有床/上那个面目全非,靠着药水吊着命的儿子。

    她从小被当瘦马养着,坏了身子。勋儿是她这一生唯一的儿子。她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的儿子结果却要被佐薰抢走了,现在竟然在佐薰的阴谋下,她亲手毁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就是为了辰大在外面生的一个贱种。

    现在,只有杀了佐薰她才能安心,她才有脸见勋儿,才能让勋儿原谅自己再叫自己一声妈。

    这些年,勋儿没少叫她妈妈,可是她觉得恶心从来都没有正经地应过。可是现在,她好想,好想勋儿可以叫自己一声妈妈。一声也好。现在,他肯定不会原谅自己,肯定不会。

    眼泪自那通红的眼眶里缓缓流了下来,显得她更加诡谲可怖。

    “是,我很恶毒。”佐兰承认道,看着辰亦梵,“所以,只要你愿意跟我合作。佐薰死的那一天,我的命,就是你的。”斩钉截铁地说,“我绝不食言。”

    辰亦梵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你食不食言的,你的命,我迟早了是要的。”问,“你为什么不辰大说,让他帮你出手不是更好?”

    虽然辰大平时不声不响,又爱玩女人,但起码他还是有一定的关系和资源的。五代家族单传的独子,也不可能真的就是一个面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