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第一句爸爸
    :

    佐兰眼里闪过一抹狠戾,声音里带着切齿的恨意,“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辰大的不闻不问而起。他说他怕得罪克莱斯家族。实际上,他以为我不知道,他也是佐薰的裙下之臣。”

    “辰大,我也不会放过。”死死地盯着辰亦梵冷笑,“你以为母亲的死他不知道吗?你以为我是故意挑他不在的时候对你母亲下手吗?错,他从头到尾都知道。只不过他不管不问,因为你母亲刚好他已经玩腻了,甩不掉的女人。刚好由我来出手,他落得手里干净。你以为他有多干净!”

    提到母亲辰亦梵脸上闪过一抹杀气,冷冷地看着她,“你不用挑拨我做那种弑父的事。你的命迟早我会替妈要回来。”神色一收,又恢复了那吊儿郎当的模样,“说吧,要怎么对付佐薰。”

    他现在完全相信她佐兰要除掉佐薰的心是真的,只不过说什么佐薰死的那天她甘心受死,这样的话他是不会信的。现在对付佐薰多一个助力也不错。

    “佐薰?”佐兰冷笑,手里的叉子握得死紧好,牙磨得舌尖都出/血,脸色阴沉,“我要的不只是佐薰的命,我还要要克莱斯家族倒台。”

    “哈哈哈……”她突然仰头大笑,眼里狰狞着杀意,“后院的那些老头子们,这些年我送了这么多好处。他们竟然仍然不把佐薰赶下来。勋儿现在这样,他们都是帮凶,他们都得死。都得给我的勋儿陪葬。不不不……”惊恐地睁大眼睛,“我的勋儿不会死,他不会死。这些不过是我帮勋儿讨的利息而已。”

    辰亦梵不耐烦看着她发疯,冷声道,“不好好说话,我这就走了。”

    “别,别走。我告诉你一个巨大的秘密。”佐兰一把拉住辰亦梵,被他嫌弃地甩开她也不在意。一脸神秘地告诉他,“只要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佐薰和那些老头子就都死定了。”

    随后她在辰亦梵身边窃窃私语。

    辰亦梵听着脸色越发不好,最后简直要跳起来,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个老妖婆,难怪这么乖乖让我报仇呢。这事要我真的去了,还没等佐薰死呢,我就已经死了。呸,恶毒的女人。”

    说着就要走,佐兰急道,“现在佐薰身边没有得力的人。家族里关系近的就只有你了。你长得好看,她会喜欢的你的。只要你哄得她高兴,她一定会好告诉那个地方在哪里。”

    辰亦梵挑了挑眉,“你是让我跟那个老女人睡去吧?”决然道,“不可能。你去找别人吧。”

    佐兰立刻道,“如果不用你亲自去呢?”把一瓶药放到他的面前,“佐薰近日收了一个孩子,你把这瓶药给那孩子喝了,他就会听你的话,唯命是从。”

    “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自己去做。还要中间隔着一个我?”辰亦梵才不会上这种当。佐兰这个女人,无非是想把自己当炮灰而已。

    “佐薰防着我,肯定也叫那个孩子防着我。你就不同了,你跟我有仇。还跟那个yoyo是旧识,她一定会不会防着你的。”

    听她听到这个辰亦梵就来气,指着她的鼻子道,“上次睿和左小右的新闻是你发的吧?你知不知道你害夜睿有多惨。”

    佐兰不以为然道,“他能有多惨,托了我的福,他居然攀上了皇室的公主。”

    最后辰亦梵还是答应佐兰的要求,在佐薰认那孩子办家宴寻天对他下手。

    莱茵居的书房里,辰亦梵从书架里钻出来的,看着正在跟夜睿下棋的小澈睁大了眼睛,“睿,这个孩子怎么跟你这么像。你从哪里弄来的?”

    父子俩齐齐将目光从棋子上移开,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异口同声道,“无知。”

    “哇哦!”辰亦梵饶有兴趣凑到两个面前,左看右看,边看边赞叹,“好好玩,怎么可以这么像。表情和动作都一模一样的。简直就是大小号。”

    托着腮看向小澈,“你从哪里来的?”随后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夜睿,“睿,你从哪里找来跟你这么像的孩子。给我也找一个吧,我也这样带着他玩。”

    一旁好夜影终于看不下去了,解释道,“这是小少爷,当然跟少爷长得像。”

    “什么,什么?”辰亦梵张大了嘴,“怎么可能?睿,你什么时候生的孩子??你都没有女人,怎么可能会生孩子?”恍然大悟地捂住嘴,“所以你最后终于还是把雪莉给睡了?生了个孩子?”转而一想,“那孩子也不可能这么大啊。”

    关于这一点,夜睿有些得意,也不瞒他,“左小右给我生的。”

    那微扬的唇角,满满的炫耀感,让小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他的幼稚。但是,那种被认可的感觉真的很好。他当着别人的面承认自己是他跟左小右的孩子,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幸福。

    “什么?”辰亦梵的嘴张得更大了,“怎么可能,这几年我都在盯着左小右,她哪里生过孩子。”

    听到这里小澈心里又高兴了一分,原来爸爸这些年一直要暗处看着左小右。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真的很好。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今天来干什么?最好有点价值。”

    辰亦梵这才想起自己来的正事,正要把佐兰跟自己说的计划说一遍。

    夜睿看向小澈,“算计人心这种事,还是等你长大点。”看向夜影,“带下去休息。”

    小澈很懂事,夜睿最后一句是在跟自己解释不能陪自己的原因。

    “爸爸,再见。”仿佛炫耀,走到门口,小澈突然转过头,对着夜睿的方向十分懂礼貌地鞠了一个躬。

    那小小的个子,恭敬行礼时那短短的模样简直萌化了。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叫夜睿爸爸,夜睿只觉得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长开了,长在了心里,散开了花,温暖而幸福。

    他幽冷漆黑的眸子闪着一抹柔光,左小右,我们的孩子已经叫爸爸了,你什么时候才会认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