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我是左小右
    :

    漆黑的夜空下,狂风呼啸。一道道闪电一次次撕开夜幕,照亮地面。断裂的公路中央的小土坡已经被挖出一个半人高的坑来。

    狂风骤雨下,轰隆隆的雷声掩去引擎的轰鸣。

    左小右站在洞里,使劲得推开四周的泥堆,她的姿态十分粗/鲁急躁。因为土堆很沉重她站在那个只能容下她一个人的小/洞里,双手撑着地面,背倚着土堆的一边,脚顶在另一边,使劲的用力蹬,后背和脚下的泥堆同时倒塌。

    左小右连忙接着往下挖,夜睿一定在这下面。

    左小右像在移山的愚公,笨拙的刨着坑,一点点地搬着泥。

    可是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她却连公路上的泥石堆都没有挖平。

    她知道手不能停,她知道夜睿在等自己去救他,她知道夜睿没有死,可是该死的眼泪却不断不断地往下涌。

    左少卿在z国,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自己。

    不能停下来,左小右,不能停下来。

    眼泪充涨了眼睛,瓢泼大雨伴着呼啸的大风,冲击着她瘦小的身子,几次滑倒在那泥泞湿/滑的坑里。

    “夜睿,我是左小右,我来救你,我来救你了。”左小右喃喃着,那话似说给夜睿又似说给自己听,“小澈是你的孩子,我没有失忆,我一直记得你。记得我们的第一次,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变/态,还是恶魔……”

    “你对我那么坏,那么讨厌我,可是我还是喜欢上你了。因为夜睿是第一个在我被欺负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呢。被绑架的那次,我以为我肯定死定了。他们向你勒索那么多钱,我以为你一定不会管我的。我只是个孤儿哪里值得你花那么多钱去救。可是你出现了,虽然后来给我开出了长长的账单,可是那些钱我到现在都没有还给你。夜睿,那些钱不还了好不好?我给你生了个儿子,是无价之宝……”

    她喃喃地说着话,脑海里全是他们曾经的记忆,他们的一切。

    因为这样,她的身体才不会感觉到疲惫,只有幸福,只有甜蜜。

    而且,或许,夜睿也会听见。

    左小右翻开一块连泥的石块,因为用力不均匀她被砸了一下。她却混不在意,接着说,“那天晚上我被陈聪打的时候,我以为我肯定又要像以前那样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你出现了。你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有多帅,好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那是我第一次,被人欺负的时候有人站在我面前……”

    “我就那样喜欢上你,像仰望天神一样仰望你,小心翼翼,怕你生气,怕你厌烦,我想在你身边呆久一点再久一点,又想在你心里留久一点再久一点。怎么办呢?不喜欢我的你,又怎样才能让我走到你的心里。所以,我想,哪怕拼了我的性命,我也替你拿到解药,那样,你就会一辈子记得我。将来不管你跟谁在一起,你都必须记得我,因为是我救了你的命。”仿佛夜睿就在眼前,她就着胳膊抹了一下脸,接着堆土,接着说话,呵呵一笑,“我是不是很坏?要永远做你和你妻子的第三者,哪怕变成了鬼。”

    “可是,我真的好幸运。因为夜睿你也爱上了我。”左小右回忆着,“那一天我对你表白,以为自己死定了。那样高贵的夜睿又怎么会允许我这样的孤儿去喜欢他。”

    “可是,我不旦允许,还爱上了你,左小右。”一个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左小右轻笑一声,手里挖土的动作不停,浑然不觉地接口,“是啊,我怎么那么幸运,我喜欢的人竟然刚好也喜欢我。”

    “左小右,你是个大笨蛋。”那个声音继续响起。

    左小右这才咻然反应过来,一道闪划过,照出一个人影,闪电过后又消失不见。

    “夜睿,是你吗?”左小右急忙去摸口袋里的手电筒。因为怕挖到夜睿的时候手电筒没有电,左小右把手电筒收了。

    “是,是我。”夜睿蹲在坑边看着她,虽然夜那样漆黑,可是他却看到她在那脏兮兮的泥坑里闪光。

    左小右,可真是个笨蛋。

    那一瞬间,左小右的反应不是喜悦,而是一片悲凉,所以,夜睿已经死了,变成了鬼混么?!

    左小右去找手电筒的手抖的不成样子,明明在口袋里却怎么取都取不出来,明明已经拿在手里却几次掉到泥坑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在泥坑里摸索着手电,摸不到了,怎么会摸不到了。

    “左小右!”夜睿跳了下去,那只堪堪够她一个人站的泥坑顿时拥挤起来。

    “左小右,你是不是我的左小右。”夜睿摸着她满是污的脸问。

    又一道闪电滑过,照着夜睿的脸苍白而透明。

    左小右哇的一声哭了,“是我,夜睿,是我……我是你的左小右,我是,我是,……呜呜……我是……”她死死地抱住夜睿,嚎啕痛哭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来晚了……我来晚了……”

    她到底来晚了,因为一天的头疼,她在床/上睡了一天,这一天,就让夜睿变成了鬼。

    “左小右,没有晚。很好,现在就很好。”夜睿并没意识到左小右把自己当成了鬼,以为她说的是认自己晚了。

    “不,不……”左小右悲痛欲绝,随后擦了一把脸,止住哭声决然道,“夜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是不是佐薰害死你的?”自主道,“是,肯定是。我去杀了她,我给你报仇。不要怕,你等等我,等我给你报了仇,我就来陪你。”

    狠狠地抹了一下眼睛,摸/到泥坑的边缘,身子十分不雅的趴了上去,要爬出泥坑。

    她现在不管克莱斯家族了,她只要佐薰死,只要她死了,她就去找夜睿。克莱斯家族的仇就让左少卿去报吧。

    夜睿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左小右!”夜睿这才明白过来左小右是当自己死了。一时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拉住她,正要说话,就听着哗啦一声巨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