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人人攻心
    :

    看向萧夜,“夜儿,关于辰家的产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一脚?”

    萧夜随意道,“我对钟表世家一直颇有兴趣。”

    这便是有意合作了。

    佣人送上了醒好的红酒,佐薰给萧夜和左小右都递了一杯,“那对辰家的事,就要夜儿多上心了。”

    萧夜微微点头,算是默许。

    佐薰也没有避讳左小右,跟萧夜聊了一下针对辰家经济压迫的手段。

    辰家是百年钟表世家,讲的就是口碑。这些年辰大虽然玩女人可是他在外面的名声很好,他玩过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找上门的,可见他人缘极好。

    佐薰跟萧夜商量的,无非也就是往辰大床/上送人,造出个儿子来,佐兰现在的心性一定不会睁眼不管。到时候佐薰只要派人跟拍一场正室斗小三的闹剧,辰家那百的声誉便立刻毁于一旦。纵然他其他产业还有支撑,却也是细脚难撑强身,大厦岌岌可危。

    这是左小右这五年来第一次亲眼看着佐薰在自己面前描绘她算计人的计划,那样缜密心细。还没有开始的事,每一计环环相扣,令人毛骨悚然。

    就连佐兰若是隐忍不发她该如何逼她就范她都已经计算在内。

    果然最毒妇人心。

    而这世上毒的妇人,并非佐薰一个。

    在佐薰心心念念想要除掉佐兰的时候,辰家大宅里佐兰也正一脸阴沉地看着辰亦梵,冷笑,“看来这次计划是失败了。”

    辰亦梵摇晃着双/腿不以为然道,“那是当然,如果什么都一计就成,你现在还这里生气?你早就坐上家主的位置了,好吗?!别用一副老子没用的表情看着。”回以冷笑,“如果没有我找江浩东过来给你医治,你的宝贝儿子早就就死了。做人有点良心。”反应过来,“哦,你没有良心那种东西。话不投机半句多,以后别找我给你办事了。”

    “等一下。”佐兰叫住他,悲苦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勋儿的事,我是要多谢你。刚刚是我太心急了。接下来的事,我还是需要你配合。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就只有你而已。我害死了你的母亲,你还是让人救了我的勋儿。你跟我们不一样,你有良心。”苦笑道,“我知道你要杀我,你放心,佐薰死的那天我的命就是你的。”

    辰亦梵淡道,“这些年我无处可去,是老头子收留了我。这几年你对我也没少下手,老头子没少帮我逃过你的杀手。留着辰亦勋的命,不过是不想老头子再来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辰大对女人极好,辰亦梵的母亲生前跟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要去恨他的父亲。

    佐兰扯了扯嘴角,有些难堪。但是为了除掉佐薰,她什么脸面都不要了,“我们的恩怨就不多说了。我接下来要切断佐薰的经济命脉。”

    辰亦梵扯了扯嘴角,还真是让夜睿说中了。

    果然佐兰眼里闪守一抹狠戾,“我要yoyo死。只要yoyo一死,萧夜就跟佐薰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就再也不会给佐薰钱了。我就不信,她的机场项目还能弄得下去。”

    辰亦梵摇了摇头,“这事我帮不了你,左小右是夜睿喜欢过的女人。她要是死在我手里,夜睿地下有知也不会原谅我。”

    佐兰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不,他不会怪你,他会感谢你。他那么喜欢左小右,一定期待跟她在地狱相见。”

    “神经病。”辰亦梵拂袖而去。

    这一轮佐兰的试探让她更加好相信了辰亦梵,他的拒绝更说明他的坦诚。

    辰亦梵却开始心烦意乱起来。刚刚他如果不拒绝佐兰势力引起佐兰的怀疑,但是自己拒绝后佐兰一定会找别人去做掉左小右,那样一来他就没有办法给夜睿通风报信了。

    一场攻心术,辰亦梵在等,等着佐兰再找来找他。

    而就在这时,辰家的佣人匆忙跑了进来,告诉佐兰辰亦勋失踪了。

    辰家上下又是一片风声鹤唳,冷酷阴残的氛围。

    佐薰和萧夜的谈话终于接近尾声,借着萧夜不在之际,左小右看着佐薰问,“妈妈,爸爸出事了,你一点都不难过么?”

    佐薰的脸上这才多了一抹忧愁,将手里的酒杯放下,眼角沁出泪来,“能怎么办呢?天有不测风云。”咽了咽眼泪,“我跟你爸爸这么多年,如果我现在出现了外人必然说我是图着他遗产去的。我只能等他那边都定了,私下过去看看。”看着左小右,“你要去就过去看看。最好也是私下去,免得别人说闲话。你现在跟夜儿感情这么好。现在去被人看到,又引些闲言闲语。”

    左小右知道她说的是她跟夜睿的不伦关系。

    左小右眼里流露出一抹悲伤,“哥哥和爸爸怎么就这样走了。”

    “谁说不是呢。”佐薰抱着她两人都颇为伤感的样子,心里各装心事。人心诡谲,此刻更甚。

    临走之前,左小右又去看了看功灿,那个无辜的孩子成了两家争斗的炮灰。

    毒已经解了,看着他脸色蜡黄,唇色苍白的模样。左小右叹了一口气。他进克莱斯家族的时候应该以为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吧,谁想刚吃饱穿暖就招来横祸。

    回到古堡左小右就跑进洗手间蹲了半小时的坑,顺便将行动的消息发了出去。

    功灿虽然遭了一顿毒打,却也让她肯定粟基的秘密就长老会的底下,而入口,一定就在长老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人潜入长老会找入口;

    莱茵居的四周已经挂起了白布,里面除了一应物件都换成了白色,其他与往常并没有不同。

    夜睿仍然那样大摇大摆在书房里向所有人宣布拦下来息的部署。

    他跟左小右不一样,功灿的这一次试探已经完全暴露了粟基的秘密。他要趁机一网打尽。

    而时间就明晚。

    左小右那么想为父母报仇,他不介意送佐薰一场“白公爵的葬礼”。

    当初她是怎么让人一夜倾覆白公爵的,他也还她一场。

    :团子迷恋上了别人家的妹妹,发誓自己也要一个。每天晚上放学回来要妹妹,理由跟要玩具一样,拿到幼儿园给小朋友看。我耐不住他磨,只好敷衍着,好好好,生一个生一个。团子巴眨着大眼,盯着我的肚子,还有几分钟妹妹才能生出来。怎么妹妹还没有生出来……又不是下蛋,这么容易就下一个妹妹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