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无趣的性格
    :

    左小右这一反将若是在别的未婚少女身上难免一阵害羞,傅青玉反而无所谓地看了她一眼,“你们做你们的,我站我的岗就是了。”咽了嘴里的食物,随意道,“放心,我很专业。”

    这个女人还想将她的军,劳资什么世面没见过。十三岁就看过a/v了,他们这场面还能有a/v激烈?!

    傅青玉那浑人的模样让左小右倒生了几分喜欢,但是,二十四小时贴身守卫是什么意思?是跟踪,是监视。看这个女孩的样子,想必自己上厕所她都不介意跟着。

    左小右轻笑一声,由衷地道,“你的性格真好,一定很多人喜欢你吧。”

    人性互补大抵说的就是这一点,传统性格的人总会喜欢那些离经叛道的人。

    左小右是真心喜欢这女孩的豪气,不做作,像小时候向往的电视里的大侠一样豪放不羁。

    傅青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刚好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已。”

    “缘分未到而已。”左小右笑了笑并没有打开八卦的话匣子。看着她面前的食物,柔声道,“既然你吃完了,您就先请回。我不需要保镖,我先生那边我会去解释。”站起身冲傅青玉歉意地笑笑,“抱歉,让您今天白来一趟。”

    傅青玉坐在椅子上懒着不走,“我不走,我钱都拿了,想让我吐出来那简直是不可能。”

    左小右微笑着看着她,“我可以再给你一笔钱,请你走。”

    傅青玉冷笑,“还真是有钱人的嘴脸,动不动就拿钱砸人。有钱了不起了啊。劳资只拿属于自己的钱,拿了钱就得替人办事。你别想赶我走,这是劳资凭本事赚钱的机会,不可能会轻易放弃的。”

    左小右好笑地看着她,年轻轻的小姑娘自称老子。如果是五年前,左小右一定会很感性的留她下来。而现在……

    “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左小右看着旁边一脸为难的女佣,柔声道,“就算要找贴身保镖,也要我自己选择。先生那边我会解释。”

    说着就当着傅青玉的面要打给萧夜,而就在手机接通的瞬间,左小右看到手机屏幕上滚动的字幕“人是我安排的,替我近身保护你”。

    是夜睿!

    左小右再看傅青玉时,脸上的敌意就立刻消失了,甚至唇角还透着一股子甜蜜。

    她立刻掐断了给萧夜的电话,没想到萧夜却给她打回来了,隔着电话萧夜的声音透着一股温柔,“找我有事么?”

    萧夜这一阵来对她越发上心了,这让左小右有些心虚,她注定无法给他回应。看了傅青玉一眼,笑容淡淡,“见到你为给选的保镖了,谢谢。”

    傅青玉见她转向那么快,还以为她是怕了萧夜,十分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真丢我们女人的脸。”

    左小右挂了电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柔柔地弯弯了眸子,“原来,你是女人?!”

    傅青玉气得直跳脚,这个女人竟然说她是男人婆!

    左小右对此十分无视,但是既然是夜睿选的人,她自然要好好收着。看着她道,“跟我来。”

    “干什么?”虽然一看到她就想到左少卿那十分不怎么样的眼光心里堵得慌,但是一想到夜睿那恐怖的样子,她还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真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哪里好,看起来温柔实际上腹黑。典型的温柔一刀。

    左小右带着她走到卧室,看着外面的梧桐树,问,“他在做什么?”

    既然派了保镖来,说明夜睿有动作可能会威胁到自己。难不成是佐薰对夜文龙下了手,夜睿要替夜文龙报仇么?!

    傅青玉没有反应过来,“你说谁?”

    左小右转过身着窗框看她,笑得风情万种,“让你来的人。”

    傅青玉恍然大悟,指着她睁大了眼睛,“所以你真的跟你同父异母的哥哥有一腿。”嫌弃摸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好恶心。”

    左小右并不在意,轻笑,“他既然让你来,想必你知道他的手段。”别过头去,“我是没有他的本事,但是……”回眸一笑十分俏皮,“我很会跟他告状。”

    那十分孩子气的话却十分有杀伤力。

    傅青玉恨恨地磨牙,“算你狠。”

    她不怕左小右,但是她怕夜睿,那个魔鬼。这女人真要跟夜睿告状,自己就死定了。

    左小右见她安分了,看着窗口的梧桐树,“你要是有值夜的需要便在这里。其他时间随便你。”看着她最后问了一句,“他想干什么?”

    傅青玉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看着左小右道,“知道什么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么?你还是先做好心里准备。”

    左小右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一切,看你方便。”

    夜睿的人,她就不为难了。一切,只为夜睿安心。只是……她不能让夜睿去做傻事。

    傅青玉跟了左小右一整天,感觉无聊透顶。

    一整天坐着看书就是看书。

    “我说你翻译这些干什么?”傅青玉看着她将一本y国翻译着z文,忍不住皱眉,“z到y,y译z的。来来回回你也不觉得无聊?”

    这么无趣的性格真搞不懂左少卿和夜睿看上她什么,不会无聊死么?

    左小右笑着摇摇头,眼里流露出一抹留恋,“我想成为一名翻译家,这是我最擅长的事。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因为喜欢我而丢脸。”

    不想总是被别人说,夜睿眼瞎了么,喜欢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孤儿;而是想听到说,那左小右虽然是个孤儿,可是人家靠自己的努力成了很有名的翻译家,所以夜睿才会喜欢她。

    不想因为喜欢自己而让夜睿被人嘲笑。

    这里的一切迟早会结束,她想重新做回左小右的那天总该有一个配得上夜睿的身份。

    这本已经送选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她要译出四个国家的语言,如果有一天这本书获奖,她这名译者也会随之沾光。

    那个时候一切事情应该已经结束。

    这是左小右的计划,努力的做好每一步回到夜睿身边的打算。

    为将来未知的一切谋划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