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场车祸
    :

    “送夫人回家。”萧夜扶着车门对新来的保镖傅青玉吩咐道。

    他看着左小右的眼里闪着一抹晦色,仿佛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只化成了一句,“回家等我。”

    左小右应付地点点头,手支着脑袋对傅青玉道

    车是左小右一惯常开的跑车,只是由傅青玉开着速度便比平时快了两三倍,风呼呼地灌入开着敞篷的车内,将左小右那一头大卷发尽数拢到脑后,露出她从来不曾有过的肃杀的面容。

    傅青玉偶一回眸便瞧见左小右眼里迸射/出的杀气,不由放缓车速,响亮她吹了声口哨,“呦,眼神不错。”车速虽然慢,蛤风声依旧,左小右似乎听不到她的声音,并没有回答。

    傅青玉关上敞篷,慢慢地开着车,一脸八卦地看着她,“怎么,里面发生了什么?”猜测道,“不会是刚刚逃出来那几个记者说的,你/妈为了逃避女皇责难,故意弄出什么可笑的抢劫案吧。”

    刚刚她在里面一直隐在暗处,后来左小右眼着佐薰去了地下室,她没有办法跟着。所以警察和记者的事她是知道的,后来实验室里的一切却是不知道的。

    左小右回眸看了她一眼,眼里的杀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往日里那温顺柔软的模样。对她轻道笑,“没想到你帅气的外表下竟然掩藏着了一颗这么八卦的心。”

    “切,谁想八卦你。我只是代替我家老板关心你。”傅青玉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她并不是那种八卦的人,而是左小右眼里的那抹杀气,实在让她好奇。

    这个女人平时看起来温柔无害,跟任何相处都是那样笑意甜甜,特别是跟男人相处简直就是温驯的小羊羔。一看就是那种依附于男人生活的菟丝花,可是她刚才脸上的恨意,眼里的杀气,简直……帅呆了!

    傅青玉是那种直来直往的性格,崇拜力量。左小右刚刚眼里那铺天盖地意欲将什么东西从地球上铲除的眼神深深地震撼着。本来想对她青个好感呢,没想到转眼间她又恢复了那个十分娘气的娘们模样,一点都不帅了。

    看着她那俏笑倩兮的模样,傅青玉就没了跟她交流的兴致。挥挥手,“不想说算了。”

    心里却腹诽夜睿怎么喜欢这种人前人后派若两人的人。戴着面具生活,不累么?!

    “看车!”左小右突然发了一声惊呼,握住傅青玉的手将方向盘狠狠往左边一打,生生错开从叉路里斜撞出来的一辆车。

    傅青玉气得直骂人,“我/操,不长眼睛开什么车。劳资……”

    话还没说完,那车又撞了过来。

    傅青玉操骂了一声,飞快的躲避着。但是对方来势汹汹,任她怎么避对方都不入过她。

    对方是故意的。傅青玉如果这都看不出来,这些年的黑道也就白混了。她摸了一下鼻子,骂喇喇地踩着油门,对左小右吼了一句,“坐好了。”

    左小右握住了扶手,笑道,“不用管我。”

    傅青玉看着她一脸平静地模样,意外道,“你倒是冷静。”

    左小右学着她的样子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要我命的人多的去了,也不是一次两次。”

    只不过这一次,会是谁呢?

    傅青玉加大油门,哈哈大笑着,“你这人,这点真不错。”

    左小右没有回话,眼里闪过一抹笃定的光。她已经知道是谁要对自己下杀手了。

    傅青玉简直在把车当飞机开,虽然系着安全带,左小右的身体还是多次被甩离座椅,然后重重落下。车子每一次甩尾巴都能把她的五脏六腑震出来。她从始至终没有一句话,连尖叫都没有。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安静,就是对傅青玉最大的帮助。

    然而追踪他们的车不只有一辆,很快有又好来两辆车,有一辆车跟了上来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辆同最初时的辆车形成左右夹击。

    这是断了他们从岔路逃跑的机会。

    “小心。”就在前方路口,一块立着的路牌立在马路中央,写着“前方施工,车辆绕行”。

    可是现在傅青玉根本无法绕行。

    该死的,这三辆车就是要把自己逼到绝路上。想要绕过去,除非……

    傅青玉一咬牙,对左小右吼道,“坐好了。”

    方向盘急转,车子狠狠地撞向了一旁贴着自己直行的车。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岔路口斜冲过来一辆车,车车地将傅青玉要撞的车,撞歪到一旁,露出一条窄小的可供一辆车过的通道。

    天助我也!这个时候出这场车货!

    傅青玉兴奋地一挥拳头,飞快的往那条小路上穿了过去。

    在两车交叠的瞬间,左小右看到那辆车里的人抬起头,他的整个脑袋都被纱布包着,只露出两只眼睛。在车子里飞驰而过的瞬间,左小右仿佛看到那个绑满了绷带的怪人冲她挥了挥手。

    那个人,是谁?

    傅青玉一路飞驰,回到古堡立刻就着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好几口。大呼过瘾,“幸亏刚刚那个人不要命的冲过来,不然今天咱们肯定挂彩。”对左小右道,“不过说起来也真巧,那么斜插过来的车竟然刚好撞上了那辆车。照理转弯的话应该撞上我们才是。”见左小右白着脸一言不发,跟在她的身后,“嗳,嗳,我跟你说话呢。”

    左小右没有理她,脸色难看地上了楼,等进了卧室的洗手间,立刻扶着盥洗抬哇哇狂吐起来。

    “没用。”傅青玉倚着洗手间的门看着左小右狂吐,眼里却还是闪过一抹敬佩。这个女人一路不声不响的,其实早就已经受不住了。

    还真是隐忍。

    左小右吐得两眼通红,眼眶晶莹。取过毛巾擦了把脸,这才转身对傅青玉道,“刚刚那辆车,那个人,是故意的。”脑海里闪着他冲自己挥手时的模样,眼里闪过一抹绝望和留恋,“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故意制造了那起车祸?”

    傅青玉疑惑道,“他是你朋友?”

    左小右蹙眉,摇摇头,“不知道!”

    走到窗前,看着那棵随身摇曳的梧桐树,眼底闪满柔情,他是谁?夜睿,他是不是你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