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了结小澈
    :

    傅青玉坐在梧桐树上看着他们两人亲/亲我我,将身子往树荫里躲了躲,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其实最主要的是,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些男人到底喜欢左小右什么。

    个性安静又无趣,是有些隐忍,但是隐忍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左小右一个。哼,她傅青玉也挺隐忍的。

    不过……

    傅青玉眨了眨眼,虽然不屑,但是……毕竟左少卿喜欢的女人,她不防学着点。

    萧夜摇摇头,蓝眸看着她,柔情至深,“我不只要你的人,还要你的心。”

    左小右笑了,“我又不是比干,怎么能把心给你。”调笑着,“莫非你其实是男……”拖着长长的音,“男妲己?喜欢吃别人的心?”

    一句话囹圄地将他的那殷切的盼望给挪走了。

    傅青玉佩服地点点头,光从打太极上她确实不如这个女人,四两拨千金,乾坤大挪移啊。说得这么似是而非。

    不过由此可见,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喜欢她现在的老公,看来真的是跟夜睿有一腿。

    嗳,罪孽呀!

    傅青玉倚着树杆吃着苹果看着一场夫妻恩爱的戏,正暗暗赞叹,就感受一道凌厉的目光射了过来,一抬头,就看见萧夜瞪着蓝色的眼睛,阴森森的看着自己,“滚下去!”

    傅青玉立刻跳下树去,夜睿说了千万不得能罪萧夜,不能被开除,否则她会死的很难看。

    左小右轻笑着,“你请的这个保镖还挺有意思的。”转而道,“今天回来还多亏有她。”便将回来时遇到车祸的事跟他说了。

    萧夜眸色一冷,“眼下对你能有这么大的敌意的,恐怕也只有佐兰了。”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出现了。佐兰下午已经被带到警察局了。你母亲倒是有手段,这么快就准备了证据,竟然将矛头全部指向佐兰。”

    提到佐薰左小右立刻想到实验室里那一幅幅不堪的画面,神色一黯。

    萧夜看着她,笑问,“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中进行。明日将一切聘礼都兑现,生效时间就是后日。照我们的计划,你母亲那间地下实验室是要曝光的。”勾着她的下巴,“如果你心软了,我们就放弃。嗯?我听你的。”

    左小右摇摇头,“不,我不想放弃。”她仰头看着萧夜,“那种东西就应该毁掉,留着……”脸色一白,神色十分柔弱的模样,“万一她发现我没有中粟基之毒,再次给我下毒怎么办?”慌乱的摇摇头,“不,不要。”

    萧夜看着惊恐万分的模样,温柔的笑了,“好,那我们就照计划行/事。后天,你就在家里等我。恐怕有危险。”

    左小右摇摇头,“不,我想去,我想看看。”

    好不容易看着她倒台,她又怎么能放过亲眼见证的机会。

    爸爸妈妈,夜睿、左少卿,我要给你们报仇了。

    她一定会将佐薰推到落水狗的位置,人人喊打,人人追杀。

    一切都跟计划中的一样,佐薰连夜让自己心腹云嫂找了国内最好的保安公司,重新组建了新的保安系统但是在支付保安公司定金的时候,云嫂为难地看着佐薰,“夫人,四位长老带走了族里大半现金。”

    一半现金并不多,几位长老从来不曾真正花用过族里的钱,拿着不过一千万十分合情合理。但是,现在是关键时刻。

    家族所有的产业将所有的流动的现金都用在了机场项目上,家里的现金并不多。虽然知道萧夜再过一天就会把钱和股份给自己转过来,但是手边没钱就没安全感。

    佐薰问,“现在还有多少钱?”

    “还有五百万!”云嫂老实回答,“保安公司需要支付两百万定金。”

    顶级的保安团队,一百人,人人都是雇佣兵出身。价格贵点值得。

    交完订金还有三百万,佐薰沉吟片刻,“先付了。”

    云嫂退下了去办了。

    佐薰摸着一旁乖巧地站着的功灿的头,轻叹着,“功灿,妈咪现在只有你了。”

    功灿乖巧地点点头,“我不会离开你的,妈咪。”眨了眨眼,“yoyo姐姐也不会离开你的。姐夫肯定会帮我们渡过难关的。”

    佐薰轻笑着,“是,当然了。”

    眼里却闪过一抹阴桀的笑意,后天,会是跟萧夜交接的一天,也会是她真正控制萧夜的一天。

    “功灿,你先去休息。”佐薰摸了摸功灿地头,看着他走后,对一旁的云嫂道,“后天……”

    声音压低,云嫂脸色一变,“夫人,会不会时间太短,来不及?不如我们等等,让yoyo小姐去办。”

    佐薰脸色一沉,“机场项目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手心一握,“萧夜,我要他的全部身家。”唇色勾了勾,“到时候左小右,还是可以送给其他人。哈哈哈……”眼里闪过一抹狂热,兴奋地喃喃着,“小依,你不肯为我做的事,你的女儿都会帮我完成,都会帮我做的。我终于掌握了整个家族,以后这个家族我说了算。所有的荣耀,所有的尊荣都是我的,我将很快女皇册封,成为这个国家第一个女公爵,哈哈……”

    这就是佐薰一直以来的野心,为的不过是一个虚名。克莱斯家族早年有遗讯,爵位只传来不传女,这也是佐薰这些年一直留着小澈的原因。为的就是将来承了爵位,受她控制。但是现在不用了,没有了长老会,再也不会有人去管那些古老的教条。这个家族,她说了算。

    云嫂默默地垂下头去,“夫人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佐薰轻笑着,“是啊,很快,已经很快了。”沉吟道,”小澈现在如何?”

    云嫂低头,“被佐兰囚在别院了。”问,“佐兰今天被抓了,我们是不是把小澈接回来。”

    佐薰摇摇头,“等后日风声过了,便让人去别苑给小澈做个了结。”

    以前留着小澈是给自己做傀儡,现在没有了长老会,小澈的存在对她就是威胁。如果女皇知道家族还有男丁,一定会考虑对祖先的承诺而不给自己受爵的。

    云嫂有些意外,“夫人是要杀了小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