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找到佐薰
    :

    这天是佐薰住的最好的一个地方。

    这是一座被废弃的z式旧宅,前面是大厅,后面是带院子的厢房和厨房。

    云嫂十分利落的收拾出一个房间,为了相互照应,他们三人都睡在同一个房间。云嫂从包袱里拿出一块咸肉,打了井水洗了,拆了一个木窗子,在厨房生着火给佐薰做了一顿久违的晚餐。

    佐薰手里拿着馒头,看着眼前那一小碗菜,眼里闪过一抹狠戾,“萧夜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他早就想害我。”反而眼里闪过一抹温柔,“没想到左小右竟然会在最后关头救下我。那个孩子。亏我一直怀疑她。”

    这是她最近一直以来都在说的话,一时满脸仇恨一时满脸悔恨。

    功灿撕开馒头的一道口子,默默地夹了一点点咸肉块塞了进去。然后狼吞虎咽地飞快地吃下了一块馒头。然后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杯水,填饱了肚子。

    默默起身打水烧水,准备给佐薰洗澡洗脚。

    云嫂看着佐薰叹了口气,“夫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佐薰眼里寒光一闪,“当然联系黑市雇佣兵,让他们杀了萧夜。”狠毒地道,“只要萧夜一死,我就把所有一切罪名都扣回到他的身上。到时候我还是克莱斯家族的族长,受人敬仰。”

    云嫂没有觉得不妥,只是有些迟疑,“萧夜之前转过来所有的钱都退回去了,黑市的雇佣兵,不是我们这些价钱能请得起的。”

    佐薰眼里闪过一抹不屑,“我们还有一笔钱。”眼里突然闪过一抹温柔,“文龙给我留了一笔钱,那是遗产,哪怕我真的变成囚犯,那也是我的。”

    提到夜文龙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她看向云嫂,眼里闪过一抹心痛,“阿云,其实杀文龙我真的后悔过……”声音渐渐低了下来,“现在特别后悔。”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唇角流露出一抹苦涩,“我这一生有过不少男人,可是那些最耀眼的男人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爱上我。欧生也好,白南也好,他们其实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是我用手段争过来的,可是他们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爱人身边。”眼里闪过一抹不解,“明明白南已经背叛了啊,小依为什么要原谅他,为什么宁愿为了他自己喝下粟基也不要他死。为什么?”看向云嫂,“我就那么丑吗?就那么难看吗?”

    云嫂心疼地看了她一眼,“夫人是最美的女人。夜文龙爱了您一生。他为了你放弃了莱茵夫人,也放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见夫人的魅力。”

    云嫂这话算是真正说到了佐薰的心底,起到了十足的安慰作用。她满足地点点头,憔悴的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是,我这一生,唯一爱我的就是文龙。”眼里流露出一抹少女才有的春光,眸光闪亮,“没想到一个男人居然可以为我做到这种程度,他是心甘情愿的,不需要粟基的。他怎么会这么傻。到死,都还想着我。”

    云嫂垂下头,眼里神色不明,“夫人本就魅力无穷。”

    佐薰没有说话,小口小口地吃着馒头。肚子有些饱后,便起身施施然地回到刚刚收拾好的房间。快走到的时候,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佐兰,“夜晚三/点,黑市雇佣兵的人会过来。”

    黑市雇佣兵,就是二十五年前杀入白公爵家族的那一群劫匪。她用了二十五年前的联系方式在暗中联系了他们。

    “妈咪,洗澡吗?水烧好了。”功灿灰头土脸的跑过来,看着佐薰。

    “洗吧。”佐薰摸了摸功灿的头,“这一阵真是辛苦你了。”

    功灿摇摇头,眼里闪过一抹崇拜,“我相信妈咪一定可以东山再起的,很快就可以为自己洗清冤屈。”

    他眼里闪着一抹押宝似的兴奋。

    佐薰眼里闪过一抹光,原来这孩子赌自己的未来。他认为自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他到时候也肯定荣华富贵。

    至现实的理由,却让她深信不疑。没有一个人会莫名其妙对你好。就连云嫂,这样忠心也是有原因的。

    佐薰走进房内,功灿立刻从包袱里拿出一团叠得整齐的塑胶浴盆,吹好气放在房间中央。云嫂跟着就提了水进来。

    云嫂正要退出去,被佐薰叫住,“阿云,留下帮我搓背吧。”

    今晚要见贵客,她一定要仪容端正,哪怕流亡,她都要高贵。

    “阿云,你跟我多少年了。”佐薰默默地叹了口气,声音很轻。

    “三十四年,夫人。”云嫂的声音平淡无奇。手劲温和地替她清洗后背。

    “跟我着我,一生不嫁,后悔吗?”佐薰叹了口气,“家里的老佣人都已经儿孙成群,只有你至今一人。”

    云嫂摇摇头,“不,如果没有夫人,阿云早就死了。阿云的命都是夫人救的,伺候夫人是阿云一生的义务。”

    佐薰轻叹一声,“其实不过举手之劳。”

    云嫂郑重道,“夫人的举手之劳,却是阿云的救命之恩。”

    一场回忆的交谈,两人都说了很多三十多年前的旧事,那事里有佐薰,有佐依,有莱茵……还有那个时候的一身风华的白公爵。

    洗完,佐薰早早就上床歇着了,云嫂一如以前给她和功灿守夜。

    凌晨入夜,云嫂就叫醒了佐薰,“夫人……”

    佐薰立刻惊醒,“是不是黑市的人来了?”

    云嫂摇摇头,“夫人,是yoyo小姐找过来了。”

    佐薰脸色一喜,“快,快让她进来。”随后脸色一变,“我们从来没有跟她联系过,她怎么会来?”警惕地问,“她带人了么?”

    云嫂摇摇头,“只带了一个贴身保镖。”

    佐薰这才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片刻之后,云嫂便领着左小右进来了。

    看见佐薰左小右一愣,眼前这个一脸褶子,挂着沉重的眼袋的瘦小老太太还是那个傲慢气势风华的贵族夫人么?

    果然一切繁华,都是靠近雍容的生活推积出来的。

    离开富贵,哪里有什么不老容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