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辰亦梵出场
    :

    佐薰看着左小右立刻笑着迎了上来,“yoyo,你怎么找过来的?”

    说到底,她还是不相信左小右。

    左小右也无须她相信,左少卿已经赶过来,只是她过来近些,先到了。

    没有援手,左小右不便与她撕破脸,毕竟云嫂的身手她见过的。

    左小右握住她的手,眼里蓄着泪,“这才几天,怎么就瘦成了这样。”自责道,“我从黑市打听了消息,就立刻赶过来了,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要带些吃的。”

    佐薰眸光一闪,原来是从黑市打听来的消息。

    佐薰拉着她在床边坐了,冲云嫂看了一眼,示意她将傅青玉带出去。仍是防着她对自己下手。

    傅青玉冷哼一声并不愿动,左小右道,“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傅青玉这才不情不愿跟云嫂一起出去了。

    佐薰看着左小右问,“那天,萧夜有没有为难你?”

    左小右摇摇头,“没有,他没有为难我。只是这几天一直不让我出门。”冲佐薰挤挤眼,“不过他这几天都没在家,所以我才能溜出来。”看向门外,“她是自己人,不怕的。”

    佐薰点点头,脸色有些难看,死死地握住左小右的手,“yoyo,你一定要帮妈妈报仇。萧夜他是故意的,故意想毁掉我。想毁了我们的家,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啊。”

    左小右点点头,“你放心妈妈,我一定会帮你的。只要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有些为难地看着她,“现在女皇陛下都已经下通牒要找你回去。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佐薰咬牙切齿道,“要萧夜死!”

    左小右吓了一跳,脸色苍白,“我,我我不敢杀人。”

    佐薰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那已经有些枯槁的手指像一截截骨头,死死地掐入到她的皮肤,痛得左小右不自觉得将手往回缩。可是佐薰的力气在这一瞬间大的惊人,她拽紧了左小右的手,狰狞道,“不要害怕,只是在他喝的牛奶里,红酒里多放几片安眠药而已,他就跟睡着了一样。不要害怕。”

    左小右摇摇头,“不,不,我不敢。杀人被坐牢的,我害怕。”紧张地看着佐薰,“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不,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只有他死,才可以让我恢复名誉,只有把所有的罪名都按在他的身上,我才能重掌家族,重新得到女皇陛下的青睐。”

    “可是我也不能去……”

    ”不,你必须去!”佐薰发疯一样的掐住了左小右的肩膀,狠狠地摇晃着。傅青玉一看不好就要进去,却被云嫂死死拦住了。

    萧夜赶到的时候就看见院子里傅青玉跟云嫂打成了一团,而佐薰则死死地掐住了左小右的脖子。

    “放开她。”萧夜爆喝一声,一切打斗都禁止了下来。

    佐薰转过头看向萧夜,更加死死地抓/住了左小右的脖子,疯狂大笑起来,“萧夜你来了,你来了。”尾音被长长拉开,带着疯狂嗜血。

    砰!

    一股浓郁的异香扑鼻而来,仿佛把所有的香精都集中在了一直,香得令人做呕。

    左小右呛得直咳嗽,可是她却并没有别的反应。

    佐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左看右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没有反应?”

    左小右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想刺激自己体内的粟基毒液。被这么浓郁的香味刺激着,粟基立刻发做,萧夜若对她真心,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救她。那个时候萧夜防备薄弱,她想逃便容易,或者她更想趁机杀了萧夜。

    好恶毒的女人。

    左小右不痕迹地挥开她的手,没想到佐薰已然怀疑,叫了声阿云。云嫂立刻来到她的身边,并在她的指示下解下了左小右的手链,远远地扔到了门外。

    然而,左小右还是没有反应。

    “抓住她。”佐薰脸色一沉,云嫂的掌心立刻翻出一把匕首抵在左小右的脖子上。佐薰则狰狞地脸,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了左小右的脸上,“贱人,原来你一直在跟我演戏。”

    傅青玉立刻冲了进去,可是室内很窄小,几乎没有什么容身的地方。而此时一直在观察的功灿立刻扑到了傅青玉的面前,狠狠一拳照了过去,逼着她又退回到室外。自己则守在门口,狠狠地盯着萧夜和傅青玉。

    左小右受制于人,无辜地看着她,“妈妈,你在说什么?”

    佐薰死死地盯着她,“是不是你跟萧夜串通好了,是不是?你怎么会没有中毒,你怎么会没有反应?贱人!”

    萧夜走了过去,冷声道,“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是我喜欢上她,不想她受苦,没有给她服下粟基。”看着佐薰,眼里闪过一抹鄙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相信。”

    “她根本不是我的女儿。”佐薰冲口而出,随后反应过来,指着萧夜道,看向左小右,“你现在就自杀,否则,我就杀了她。”

    “不要!你快走。”左小右叫道。她敢保证,萧夜死的下一秒佐薰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贱人。”佐薰狠狠一巴掌打得左小右脸又偏到一边,还要再打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射过来一枚小石子,刚刚好打在她的手腕上,痛得她捂着手龇牙咧嘴,转过头看向门外,就见那屋檐上蹲了一个人,手里正拿着一把弹弓,看样子刚刚出手打自己的人就他。

    佐薰看清来人,脸色一沉,“辰亦梵。”

    看样子,她今天的行程是败露了。

    她立刻看向云嫂,“带上左小右,走!”

    现在左小右是她们离开的人质。

    辰亦梵见她们要走,从屋檐上跳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嗳,老太婆,不是你找我来的么?什么事还没说呢,怎么就走了?”

    云嫂将小刀将在左小右的脖子上,走在面前,佐薰走在后面。

    来到院子里,佐薰看向不移步的辰亦梵道,“不让开,我就让左小右血溅当场。”

    辰亦梵亮着手里的一个块黑牌,“老太婆,是你自己找我来的,现在想我走?怎么?我是那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