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只有一个男人爱过她
    :

    是夜,连夜有新闻发出佐薰在逃亡过程中死于非命,图文并貌。

    第二天又有消息称,yoyo小姐其实就是当年死于非命的白公爵和佐依夫人的女儿亲生女儿,她之所以认贼做母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查出当年自己父母的死亡真/相。

    更有消息称,所谓的萧夜就是夜睿,因为萧夜即小夜,左小右和夜睿。

    总之阴谋阳谋人人分不清楚,上流社会这么热闹,人民群众博个乐子,有聊群众开开脑洞,生活无限悠闲。

    萧夜的古堡里,哦,不,夜睿的古堡里某个小女人已经把某个男人关在门外三个小时了。

    “左小右,你让我进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瞒着你。”夜睿在门口柔柔地求饶,“你该怪左少卿,最初不让告诉你的主意是他出的。左小右……”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所有的佣人都离这一边远远的,不敢靠近。

    左小右站在窗前生闷气,令她最生气的不是夜睿瞒了她报仇的事,而是,新婚那夜,那个男人用那种东西碰了她的身体,虽然没有正式侵犯,可是那个萧夜真的看到了她的身体啊。他怎么能允许别的男人碰自己的身体。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左小右!”窗户被敲响,窗外站着衣冠楚楚,头发整齐,皮鞋锃亮的某个男人,那俊酷无比的脸眼上闪着一抹委屈,“我要冻死了。”

    天空非常适时的劈过一道闪电,雷声轰隆隆大作。

    阵雨来的十分快,没有任何防备地地淋了夜睿一身湿。

    左小右见状,不及想,连忙开了窗让他跳进来,心疼的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擦着擦着才想起来自己生气着,把毛巾一扔,坐在床/上不理他。

    而此时城堡的顶楼,辰亦梵举着洒水机的喷头,对一旁拿着发声板的夜影道,“看看睿进去了没有了。”

    夜影往楼下的梧桐树上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少爷了,应该进去了。”

    辰亦梵这才把喷头一扔,坐在地上大喘气,“睿真是,隔了五年竟然搞不定左小右了。想当然多英明神武,叫一声左小右就乖乖过去了。看得我都好羡慕。要照现在这种发展,我宁可一辈子不要找女人。累死了,还没连个抬洒水机的人都没有。”

    “像你这样的人再怎么找也不会有女人喜欢你。”一个清清冷冷小声音传来。

    辰亦梵立刻坐直了起来,有趣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顶楼的小澈,问,“小宝宝,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啊。”

    他的声音带着哄孩子的嗲声,其实很温柔,当然也有点娘。

    小澈翻了个白眼,“别拿哄孩子的那一套来哄我。”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爸爸让我来监督你们工作。爸爸说雨起码要下半个小时,不然不逼真,妈妈现在比以前聪明了,会发现的。”看着不动弹的辰亦梵道,“爸爸还说不想工作的人可以去发展黑市业务。”

    辰亦梵立刻站了起来,挺着肚子扛着喷头继续下雨。边下边摇头,真是什么样的种子发什么样的芽。夜睿这么腹黑,他的儿子就得跟着腹黑。

    克莱斯家族那座被查封的城堡里,佐薰在住在她自己原来的卧室里,衣衾薄被一如从前,只是有些陈旧,窗户被封死,终日不见阳光。

    她枯瘦的手脚被束着沉重的铁链,看不到外面,没有人探望。但有三餐饮食,她饿不死,却再也吃不下。

    她一生都在算计着人心,却没想到输给了最信任的人,云嫂,那个跟了自己三十四年从来对自己恭恭敬敬连一个不恭敬的眼光都敢给自己的佣人,竟然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效忠过她。

    她不信天下人,独信她一个,可是她却是最不可信的那个。

    可笑啊可笑……

    佐薰仰头大笑,笑着眼泪都出来了,笑得那样狰狞,笑得唇角溢出一抹血来。莱茵,那个死了二十五年的女人,竟然在她身边埋下这么大一颗棋子。

    云嫂忠她一生,却在她最重要的关头出卖了她。

    真正的一生忠诚只为一次背叛。

    门被吱呀推开,佐薰没有转身,声音带着绝望和嘲讽,“又有谁来看我的笑话。”

    这几日/她没有见过左小右,没有见过夜睿,见的最多的就是一些曾经被她勾引过生活落魄的男人,一个接一个,让彼此都恶心。

    男人们恶心当初自己竟然因为这样一个老太婆而变得如今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佐薰为这些男人眼里的后悔而恶心;

    越恶心,她就算想夜文龙,越想夜文龙,她越后悔……

    她自认一生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杀了夜文龙,是她最后悔的事。她杀掉的是这一生唯一爱她的男人。

    “薰儿~”温柔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文龙?”佐薰回过头,看见一身端庄的夜文龙正一脸含笑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眼泪咻然而落,这几天她一直在呕血,恐怕是时日过多,此时,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文龙,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对不起,对不起。”枯瘦的手抚上男人的脸。那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已看不出他当然的风华。可是她此时却看着如珍似宝。

    比起欧生和白南,年轻的夜文龙并不出众,不是他长得不够好,而是他没有欧生和白南的家族背景。

    如果不是他后来白手起家建了那一份家业,如果不是莱茵带着那优渥的陪嫁,她佐薰根本不会看上一个一穷二白的男人。

    哪怕后来他为她出轨,气死莱茵,放弃儿子。她都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要的不是他的爱,而是要证明自己比莱茵有魅力,当然也有家族的使命,占有他的财富。

    一度,她眼里的夜文龙就是低三下四舔自己手的平民。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她眼里不屑的男人们,其实,从来都没有一个人眼里真正有过她。

    只有他爱过她。

    “薰儿……”夜文龙神色复杂地看向佐薰,“我没有死。那一天,我没有开家里的车,虽然是一模一样,但是睿儿做手脚。”叹了一口气,“我爱了你一辈子,因为你做了一生别人嘴里的渣男,没想到,到头来,你还是要杀我。”

    :接下来剧情部分就是佐薰之死,解密夜睿如何布局,然后就开始感情线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