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一生恩怨
    :

    “你没有开我准备的车?!”佐薰第一反应就是失望,“所以你早就已经不相信我了么?你也根本就不相信我是吗?”

    因为不相信才不会开自己准备的车,因为不相信才会到现在都活着。

    骗子!男人都是骗子!口口声声说着爱自己,可是心里早就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佐薰气得发抖,“为什么,为什么连你都不相信我?连你都在骗我?!为什么?为什么?”她颤抖着手要去抓他的衣领,可是那沉重的镣铐拖着她,让她抬不起手来。只能怔在原地嘶吼着,愤怒的青筋在她瘦细的脖子和皮包骨的额头突突地跳着。

    夜文龙看着眼前这个形枯瘦的老太太,在看到她时那一瞬间的怜悯与哀痛都不见了。

    就在刚刚的到她那一句“我辜负你”时产生的所有情意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一个笑话,他爱了一生的女人,他追寻了一生的女人,竟然是这样一个自私到骨子里的人。

    他以为她会后悔,而他也切实地听了她说出懊悔的话。然而,当她发现自己没死时,她的反应不是高兴,不是庆幸,而是……失望。因为他没有听她的话去死而失落。

    他看着佐薰,苍老的面孔带着无尽的哀伤,“莱茵说的没错,爱上你我会后悔的。”那浑浊的眼里涌出一滴泪来,“我不信,为此我用一生去证明。然而,她猜对了。我后悔了,在这一刻。我后悔了,佐薰,爱上你,辜负了莱茵,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已经苍老的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我的一生是个笑话,爱上你是一个笑话,真正,可笑的笑话。”

    他转过身向门口走去,脚步沉重,重似千斤。

    佐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可是那是她当时最真实的想法,最自然的反应。

    如果是以前,她的骄傲肯定不屑去理他,可是现在,当她看到夜文龙颓然转身时的决绝心里突然一阵慌乱。

    她下意识想去拉他,可是手被沉重的镣铐束着,举不起来,只能站在原地喊着,“文龙,别走。文龙我错了,我刚刚说错了。”她有些焦急,泣不成声,“我说错话了,我刚说的话是假的,是骗你的。你没事我很高兴。真的,我很高兴。文龙……我是爱你的啊,文龙,不要走,不要丢下我。我害怕,我好孤独,不要走好不好?陪陪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还是跟以前一样,哭的时候那样羸弱不堪,让人想用尽一切去保护她。

    夜文龙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她,声音却已经哽咽喑哑,“我信了你一辈子,从来不曾怀疑过,纵然这一次也没有怀疑过你。我从来不曾信过睿儿,纵然这一次我也没有信过他。可是,做为父亲,总该信自己的儿子一回,哪怕只做做样子。”声音颤抖地语句艰难,“我只是装着信了他的样子,我只是装着做了一个父亲该有的样子,却因此救了自己一命。睿儿,被你害得好苦。我这一生,辜负了莱茵,辜负了她给我生的儿子,唯独没有辜负你。可是,你到最后都在盼着我死。哈哈哈……”

    那笑声带着呜咽的哭腔,带着苍老的无尽的绝望与凄凉。

    夜文龙走了,佐薰颓然跌坐在床/上,两眼空洞呆滞。走了,走了,这一生唯一相信自己的人就这样走了。

    她终于在最后,众叛亲离。

    门再次被推开,佐薰一喜,泪眼朦胧的扭过头,“文龙。”

    映入眼的,却是面无表情的云嫂。

    “夫人,我给您洗脚。”云嫂像以前那样端端正正地端着洗脚盆进来,在她面前蹲下。

    仿佛还是在伺候以前的佐薰夫人,没有半点不敬。

    “滚,你滚!”佐薰看着云嫂恨得血气上涌,两眼发晕。她狠狠地抬了抬手想要去打她,可是她抬不动手。

    她抬了抬脚要想去踢她,可是她的脚也被镣铐烤着,动弹不得,反而被她脱了鞋袜子放进了水里泡着。

    这个世上,她最恨的人就是云嫂。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所谓的劫匪入侵到克莱斯家族时那些保安为什么会全员消失;为什么那些劫匪能够第一时间销他们所有的通讯设备……因为奸细是对她最熟悉的云嫂啊。

    她曾经怀疑过辰亦勋没有死,怀疑是辰亦梵找人寻仇来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那个内奸竟然会是她从来都不曾想过的那个人。

    “侍候完夫人,我会走。”云嫂面无表情地替她洗完脚,起身端起脚盆就走。

    “站住。”佐薰冷冷地叫住她,“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这些年,我对你不够好么?”

    云嫂背对她的身子站得笔直,声音木然,“夫人对我很好,但是我的命是莱茵小姐救的。”

    “就因为这个?”佐薰难以理解,“我这些年对你的好,难道都不足以抵消当年她对你的那点小小恩惠么?”

    “那不是小小恩惠,是救命之恩,是我们全家的救命之恩。”云嫂突然激动起来,转过身看向佐薰,“当年学校宿舍火灾,明明是莱茵小姐把我背了出来,当时我虽然晕了,可是我听到她叫我名字,听到她说了她是莱茵,问我相不相信她……我从来都知道救我的人不是你。你因为知道我们家族历来都是皇室侍卫,为了向别人炫耀我们云家敬你如女皇,你揽走了莱茵对我救命之恩。更派人暗杀了那晚的目击者。是莱茵怕你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来才配合你告诉我救我的人是你。”

    云嫂看着她,摇摇头,“我不想辜负莱茵才答应为你随侍。莱茵那样善良,她当你是朋友,致死都不愿意杀了你。她知道你一直在跟她攀比,才在油尽灯枯时选择了自杀。可是你却还是不放过她,连她唯一的儿子都要害。你简直禽兽不如!”

    “好一个禽兽不如!”佐薰脸色灰败,她此时身心俱灭,身子剧烈的颤抖着,“我这一生,有多少坏事不是你帮着做,有多少人不是你帮着杀?我禽兽不如,你又能好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