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所有真相
    :

    “那时候的少爷告诉我,我接下来只要好好做你的佣人。直到他再找我都别去找他。”云嫂眼里浮现着无与伦比的钦佩,那个莱茵的孩子,跟莱茵一样聪明,却又比她更果断更勇敢也更残忍。

    一个能对自己如此残忍的人,何况是对仇人?!

    “靳文和明思泽有些交情,第一次毒发后他就把少爷偷偷带走了。夜文龙为了省心,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云嫂道,“你在幽魂岛埋下了细作,我想告诉少爷,可是他不给我接近的机会。也是因为五年前你为了用左小右稳定族长之位,用细作催动了夜睿体内的粟基。那以后,你对我更信任一步。因为细作之事只有我知道,而我,没有出卖你。”

    佐薰浑身冰冷,夜睿为了稳住云嫂这颗大棋子,竟然几次不顾自己有性感之危,为的就是在最后一刻的大用。

    这个男人,残忍的可怕,他的残忍不只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少爷从莱茵死后就恨上了你,跟粟基没有关系。从始至终,少爷要做的,就是替莱茵报仇而已。”云嫂眼眶通红。

    一个孩子为了能母亲出气,竟然能隐忍筹谋二十五年。

    他不只是要佐薰一个人的命,他要的是那个养出佐薰这种人的家族,全族倾覆。

    佐薰脸色灰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汲汲营营一生,却不知道被人盯了二十五年。特别是最近五年发,她自以为夜睿活在自己眼皮底下一无所有,却不知道他已经成就了新的商业王国,甚至侵吞了整个黑市的力量。

    那个可怕的男人。

    “那个萧夜是怎么回事?”

    与佐薰的问题相同,左小右推开夜睿的热吻,想到那夜萧夜对自己的不轨,心里就一阵严寒。

    夜睿这才恍然大悟,这才是这几天左小右跟自己生气的真正原因。

    “萧夜,当然是我。”夜睿圈着她的腰身将她抵在墙上,笑道,“你没有看新闻吗?所有人都知道,萧夜就是左小右和夜睿,就你不知道。”

    “不对,我见过你们两个同时出现。”左小右脸色通红。而且那个时候萧夜被他打晕在地上,而自己则跟他……偷情。

    夜睿轻笑,“准确的来说,萧夜是两个人,我和夜唯。”他轻笑着为她解秘,“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我,我跟他同时出现的时候就是他。”咬了她的唇,“笨蛋,我怎么会让别的男人碰你。你是我的。”

    左小右身子轻/颤抖,心里涌起一股甜蜜感,转而一想又不对,“可是我在婚礼上看到你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

    夜睿打开手机递了过去,“这是夜唯。”

    左小右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跟夜睿五官和气质都很像的男人,但是细看就会发现略有不同。夜睿更好看,气场更强大一点。

    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这么像?”

    夜睿将手机扔到一边,“整的。是明思泽和靳叔为我培养的替子。我出幽魂岛后,为了行/事方便,所有无距离接触都由夜唯佐薰完成。”

    左小右恍然大悟,这就是五年前西蒙常说的,不愿意跟夜唯换,应付那个老妖婆的原因。

    夜睿深情地看着她,“左小右,婚礼那天晚上的是我。看了你的人是我,碰了你的人是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可以要你了吗?我好难受,左小右。”

    左小右红着脸别过头去,“那你不用装得那么变/态,用那么可怕的东西吓唬我……”

    夜睿的手抚上她纤瘦的肩,缓缓游走,浮动,声音喑哑,眼底委屈,“当时你不认我。我都要气疯了,只想好好惩罚你。”

    “那你……”左小右话还不说完,就被某人吻住了唇。

    “唔!”左小右哼哼着挥着小拳头打他,却被某人一把握住,将她的手压在了头顶,“左小右,我要办正事了。”

    “你还没有说清楚,那个公主……怎么回事。”左小右嘴里囹圄地吐着话,却不知舌尖一动就勾到了他的舌尖。

    唇/舌交缠的瞬间,一股细细地电流从舌尖涌/出/酥/软了全身。

    “夜唯已经去应付皇室那些人了。”夜睿咬住她的耳朵,低哄着,“宝贝,让我进去。”

    左小右将腿闭得死紧,挑衅地看着他,眼眶有些红,“不让,谁让你骗我。”

    这一阵以来她一直过不去的就是被萧夜看了身体,那一晚虽然没有得逞,可是深爱着夜睿的她,想给他的是最完整的自己啊。

    他害自己难过这么久,她就只是惩罚他一点点而已。

    “感受我。”夜睿抓/住她的小手移到自己腹下让她感受自己的炙热,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憋坏了你以后怎么办?”

    左小右傲娇地别过头,“哼,我就去找别人。”

    “左小右。”夜睿惯她纵她,却最受不得她说这种话。脸色一沉,冷声道,“你敢!”

    一把扯下自己的腰带直接将她双手束了扔在床/上,大手毫不客气掰开了她交叠的双/腿,转眼褪光自己狠狠地撞入了她的身体。

    “唔!”左小右一声闷/哼,唇角溢出一抹轻吟。想到自己之前的推拒,不禁脸色一红,扭过头去不敢看他。

    “左小右,明明你了很想要我。”畅通无阻地进入后才发现她的地带已经湿泞一片,男人扬了扬唇角,抚向两人结合处,弹了弹潮/湿的蕊珠,看着她咬了唇不断颤抖,邪恶地笑着却再也不动了。

    “夜睿……”男人停滞不前,体内空寂难耐。

    “左小右,这样很舒服。”男人不动了,柔柔地拂着她身体各处,欣掌着自己手指所过之处她的反应,轻/颤,浅吟,娇红,微喘,还有那若有若无的缓缓游动的小身体。

    “夜睿……嗯~”左小右难耐地仰了着脖子,拱起身体让自己更贴近他;可是被捆了手,她能动有限。只好半含/着泪眼,羞耻地看着他,“我,我……”

    “你怎么了,左小右?”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