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云嫂之死
    :

    “夜睿……”左小右可能巴巴地看着他,眼里的祈求已经那样明显。

    夜睿却仍假装不懂,邪恶地将一枚手指探入两人紧密地结合处,缓缓勾了勾,听着她唇齿内漏出来的轻吟,又将手指抽了出来。

    “唔……”左小右终于耐不住,看着他小小声的祈求着,“我,我要。”

    夜睿伏下/身有一下没一下的啃咬着她的耳际,低声魅惑,“想要什么左小右,告诉我,嗯?”

    “想你,要我。”左小龙涨红了脸,终是在他的折磨下说出了那羞人的话语。

    “求我,左小右。”夜睿勾了舌尖软软的描绘着她的樱粉的唇/瓣,引得身下人又是一阵轻/颤。

    如果左小右还不服软,他也要受不住了。

    “求你,夜睿,求你。”左小右带着哭腔哼吟着,双手挣扎着想要去抱他,去感受更多他的温度。

    “宝贝好乖。这就给你。”夜睿的舌头探入她微启的红唇,身下一挺,尽数没入。

    “左小右,左小龙……”仿佛惩罚一罚,夜睿疯狂地冲刺着索要着。他一声声叫着她的名字,狠狠地问,“你敢去找别的男人,我就做死你好了。”

    “我,我不会。”左小右软软地挂在他的身上,脑袋偎在他的胸前,小巧的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舔/舐/着男性/感的锁骨,肌肉,“我是你的夜睿,我只有你,只要你。”

    一夜缠欢,夜睿将这几日的积蓄都发泄/了方才将她抱到浴/室洗干净,擦好身。

    干燥的浴巾擦拭过她每一寸晶莹的肌肤,每一个自己种下的痕迹。还有她为自己生下小澈的那道浅疤。

    将她送回床/上,手指拂过她绵/软的身子,眼里浸着满足。终于,可以跟五年前一样,要她,为她净身,为她穿衣,在彼此都冲斥着彼此气息的时候相拥入睡。

    “睿,不好了。不好了。”第二天一大早卧室外就响起了辰亦梵焦急的敲门声。

    左小右睁开眼看见夜睿已经起身穿衣了,也连忙要坐起身。

    夜睿在她额间亲吻,替她拢好被子,“再睡会。”

    昨晚天明了才入睡,他担心她的身体。

    “嗯。”左小右温驯应了,伸出纤细地胳膊圈住了他的脖子,在他唇边印下一吻,“我爱你,夜睿。”弯如月的眸子,“很爱,很爱。”

    看她眸如星辰,笑靥含星,夜睿的心瞬间被填满。修长的手指插她的发间,在她颈肩处狠狠一吻,“等我。”

    他没有回吻她,也没说那句她眸中殷切盼望的话。

    因为,他不想把那句话说得太仓促。

    走出卧室关好门,冷冷地扫了一眼辰亦梵,“说。”

    辰亦梵虽然不严谨,但做事并不莽撞。

    “云嫂死了。”辰亦梵脸上有些悲伤,“她跟佐薰一起,中毒而死。”

    他是佩服云嫂的,为了莱茵的救命之恩,蛰伏在佐薰身边三十几年。

    最后扫出粟基基地如果没有她对克莱斯家族的熟悉根本不可能这样顺利。

    三十多年在克莱斯家族觉得佐薰信任,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金钱权利都已成熟。可是她竟然为了三十多年前的一件旧事抛弃了一切,甚至性命。

    云嫂的存在,让他相信,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活着真的可以不为权,不为钱,只为一生的心安和死得其所。

    “云家家训从来忠心不二主。云嫂这是在为云家守着那古训。”夜睿眸中闪过一抹失落,他昨晚特意告诉云嫂母亲墓在z国,就是希望她会存了一丝希冀不去做这种事。

    云嫂一生都在惦念着莱茵早前的救命之恩,却不得已为佐薰之仆。

    忠仆不二主,她既然认了佐薰做仆人,便合该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

    而令云嫂执念一生的莱茵的救命之恩的最大的原因是,莱茵告诉她,阿云我不需要仆人,你是我的朋友,是同学。

    人人以有云家人为侍而骄傲,偏生莱茵拒绝。

    莱茵给了云嫂至高的尊荣和认可,却因为不需要为仆而令她的人生陷入死局。

    云家人,是皇室钦定的贵族随侍家族。

    “云嫂的身后事怎么处理?”辰亦梵看向夜睿,眼里有一抹悲凉。

    这个世上像云嫂这样女中丈夫还能有几个?!

    “火化,带回z国。跟母亲埋在一起。”夜睿眼底有光,“既然说了她们是朋友,死后该团聚才是。”

    辰亦梵眼眶一红,掉下泪来,“嗯嗯,来生云嫂也不用再做什么贵族仆人,做个普通人就好了。”

    “去准备吧。”夜睿摆了摆手。

    辰亦梵递过一张纸,“云嫂留给你的。”

    夜睿回到房间,左小右则好洗漱完出来。看着他倚着门呆呆地着着手里的纸,走了过去。

    纸上赫然写着一句,“莱茵死于脑癌。”

    云嫂这是不想他因为佐薰的那番话让他们两个起了猜忌。

    夜睿抱住了左小右,语气听不出悲喜,“云嫂走了,送她到夜睿居安葬。”

    左小右紧紧地抱住了他,“好。”

    相处五年,她竟然不知道云嫂是夜睿的人。

    那个面无表情同时也冷酷残忍的人,竟然是克莱斯家族最后堕落的关键。

    她潜伏在佐薰身边的那些个日日夜夜,在为了博得信任而做下一桩桩一件件的恶事时,她的心里该是多痛苦。

    三十几年蛰伏,只为一场报恩。

    夜睿本来打算第二天就起程,没想到当天晚上就收到了女皇陛下的邀请。

    皇室查证了左小右的身份,恢复了白公爵的所有荣耀。

    白家的产业早前都入了克莱斯家族,早就被挥霍了。但还有两处产业,一栋是被焚烧的旧居,还有一栋就是夜睿五年前以萧夜的身份买下的百年古堡。

    女皇陛下封了左小右为女公爵继承了白公爵的爵位。一时间这又成为震撼世界的新闻。

    那天在皇宫里,左小右看到了和雪莉公主一起出席宴会的夜唯。她看到他眼底一抹意味难明的笑意。似道别又似打招呼。

    飞机落地z国s城的私人停机场,看着那湛蓝的天,白的云。

    左小右深吸一口气,心里一片空明。拉住小澈的手,声音温柔,“小澈,这里就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今天开始到下周会有几天应该都在下午更了。昨天一开会,所有存稿君全部归零了。我会在群里发更新信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