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夜氏夫妇日常
    :

    来接机的是西蒙,看见夜睿的时候,西蒙那木然的脸抽了抽,眼眶有些红,有些像要哭。

    五年,虽然偶有联系,但是他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夜睿。

    “好了,是你自己那么不愿意跟夜唯换的。”夜影拍了拍西蒙的肩膀调侃。

    夜睿看向西蒙,“回去说话。”

    西蒙点点头,疑惑地眼神落在左小右身边的小澈身上。

    一脑袋的疑问却一句也没敢问,跟五年前一样,侍在车门前,等夜睿上车后才坐到驾驶座开车,回夜睿居。

    小澈虽然一路都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那一直看着外面的眼睛诉说着他对一切的兴奋。

    以前被佐薰关在别苑,虽然仆佣成群,但是坐井观天,他抬起头能看的是别苑上空的阴晴;后来被夜睿阴差阳错劫走了,要防着佐薰的人随时找来,后来就几乎都在地下室活动,地面都少上来;佐薰倒台后,虽然自由了,但是夜睿和左小右的后续事物很多,并没有带他出去看看。

    这次,是小澈生命中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那样绚丽多彩。当到车子驶入海滩往夜睿居开的时候,小澈那一直维持平静的眼眸咻地亮了。

    他回过头看向左小右,“我想下车看海。”从包包里取出拍立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海,我想拍照。”

    这是以前在别苑的时候左小右送给他的,小澈就有了写图片日记的习惯。

    发生什么,看到什么,拍下来写成照片日记。

    左小右笑道,“好。”心里却有些酸涩,看向夜睿,“我陪小澈走过去。”

    夜睿示意西蒙停车先回去,自己抱了小澈下车,对左小右道,“我们一起。”

    小澈没想到夜睿也会下车,乌溜溜的眸子闪了闪,抱着拍立刻飞快地跑到海边,背对着左小右和夜睿的小脸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左小右看着小澈在海滩上飞跑的身影,看着蔚蓝的大海,看着那阳光金色着无限向外延展的沙滩,看着不远处那若巍然矗立的夜睿居,看向身边的夜睿,弯了弯眸子,声音那样温柔那样轻,“夜睿,我爱你,谢谢你。”

    谢谢你等我五年,谢谢你一直都在。

    真好。海浪、沙滩,夜睿居,她的夜睿……每一样都还跟五年前一样,都还在,都还属于她。

    “笨蛋!”夜睿抚上她的脸,顺开她被风吹乱的长发,揽住她的腰与她一同看向在海边奔跑的小澈,“是我要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都是我的女人,谢谢你给我生下小澈。

    沙滩上,小澈放肆的纵情奔跑着,拍下了一张又一张照片。

    左小右和夜睿牵手走在海滩上,看着随着海浪奔跑的小澈,无声无言,却幸福漫天。

    他们缓慢踱着,可是急坏了夜睿居列队整齐的众人。

    靳叔整了整领结问西蒙,“怎么样,歪了没有?”挺直身体戴着手套的手端正在交叠在身前,正了正嗓子问,“看看驼背了么?”

    西蒙摇摇头,“没有,很好。”

    “靳文,你是接睿儿,又不是接你女人,干麻这么紧张。”明思泽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渐渐靠近。

    靳叔正要说话,可是一回头就看见明思泽一身白色西装礼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那你呢,穿这么正式是要接谁?”

    明思泽正了正领带,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我跟你不一样,我是接左小右。”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浩东,“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江浩东点点头,“准备好了。”推了推眼镜,看向西蒙,“辰亦梵不是也回来么?”

    他跟辰亦梵有难兄难弟的情谊,所以就会关注些。

    西蒙道,“他处理一些事情。”

    虽然每个人在夜睿面前都无所事事的样子,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分管的部分。辰亦梵就负责黑市的管理,西蒙负责z国夜氏的管理。

    靳叔看向西蒙,“听说小右生了个孩子,带回来了吗?见到了吗?”

    西蒙目光闪了闪,点点头,“嗯,见到了,小少爷长得跟少爷很像。”

    “是,是吗?”靳叔眼里泪光闪闪,冲后园塔楼的方向合什拜了拜,“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再也等不住了,拔腿往外走,“不等了,不等了。我去接小少爷回家。”

    明思泽不屑地在他身后嘲讽,“我说靳文,你这管家仪态就到这啦?太不敬业了啊。”

    靳叔摆摆手,浑不在意道,“老了,没那么多讲究了。”

    他现在就想看看小少爷,看看他跟莱茵像不像啊。

    小澈拍了不少照片,这才走回到左小右身边,在她腿边仰了头看她,“我拍好了。我们走吧。”

    “好。”左小右伸出手要去牵他,就听得响起一个兴奋的声音,“小右,小右啊……”

    左小右抬起头就看见靳叔远远地跑了过来。看着一身得体的礼服,配上步履仓促的脚步,看起来违和不搭。靳叔的礼仪是刻在了骨子里的,此刻他抛开矜持,一路狂奔。

    强烈的日照让左小右眯了眼睛,掩去了眼底的涩意。左小右蹲下/身,对小澈道,“那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靳叔,你要叫靳爷爷。去吧!抱抱他。”

    小澈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虽然对抱抱这个词不那么有好感,但他还是迎着靳叔迈动了自己两条小短腿。

    “你跟小澈说过夜睿居的事么?”夜睿牵着她的手问。

    她竟然能在佐薰的眼皮子底下对孩子渗透这些,不知道该夸她缜密还是该说她大胆好。小澈毕竟才四岁,万一不小心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他的儿子,总是与众不同。

    小澈跑到靳叔面前站住,没有听左小右的话拥抱他,而是认真地将自己的小手伸到靳叔面前,面无表情的自我介绍,“我叫小澈,左小右和夜睿的儿子。”

    靳叔在他面前蹲下/身,保持着绅士的礼貌,与小澈平视,伸出手,露出温和的笑容,“小澈你好,我是靳文,是夜睿居的管家。欢迎您回家,我的小少爷。”

    他的话很平稳,姿态很优雅,可是眼眶通红,话音落时,眼泪夺眶而出,泫然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