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小澈出走
    :

    离开星夜广场,夜睿戳着她的鼻子不满,“你没看到那个女人眼里的算计么?你还让她靠近。”

    左小右笑了,“看到了啊。看到了才走的。”

    本来还有些期待的,却不料五年不见,小优比以前更大胆了。

    回眸看他,“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夜睿侧身替她系上安全带,回身时还不忘偷/香,坐直了身子,“夫人想去哪里?”

    左小右咬了下被他偷吻的唇,勾了勾唇,“跟你在一起,哪里都好。”

    接下来并没有去哪里车子,在sh大桥停了停。五年前才落成的大桥已经成为大家的惯用交通工具。

    左小右看着桥上穿流不息的车队,喃喃着,“小澈四岁了,该送他去幼儿园了。”回头看着夜睿,“你说小澈去公立好,还是私立好?”

    夜睿掐住她的脸,狠狠地了咬了她一口,“左小右,是不是要我在这里要你一次?”

    左小右有些委屈,“小澈也是你的孩子,他四岁了,难道不该考虑他上学的问题吗?”

    夜睿有些爆走,“可以考虑,但是不要在现在。”

    不要在他努力营造着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回忆时考虑。

    左小右,竟然在对他的感情走神。

    如果不是她眼里的那一丝疲惫,夜睿肯定毫不犹豫在车上再要她一次。

    终归,这一生,只爱了她一个。

    夜睿一路黑着脸回到夜睿居,再也扯不出一抹笑容来。

    左小右知道他又吃小澈的醋简直无语又好笑,无耐身体确实疲劳,只好留着晚上再哄他了。

    夜睿去了书房,左小右则去了小澈的房间。看见守在门口的夜影,笑问,“小澈今天乖吗?”

    夜影连忙垂下头,“澈少爷今天一直都在海边玩,我们还堆沙滩城堡。现在正在午休。”

    左小右看着有些昏暗的天不由好笑,“这都几点,还睡。我叫他起来。”

    看着小澈房间的门紧锁着,左小右笑着敲了敲门,“小澈,小澈,我是小右,快开门。”叫嚷了半天,里面也没有人应。左小右心里一慌,以为出什么事了,但又想到可能还在熟睡,看来下午真的是累坏了。

    左小右让夜影跟靳叔拿了钥匙,打开房门。

    小家伙的床/上,果然有一堆小隆/起。

    左小右的心放下了,这孩子怎么蒙头睡。

    她轻轻地走到床边,拍了拍那堆小凸起,刚一拍,被子就凹了下去。她心里一紧,连忙掀开被子一看,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小澈根本没有躺在被窝里。

    左小右急了,连忙拉开衣柜,察看床底,洗手间,都没有发现小澈的身影。窗外吹进一阵凉风,让左小右升起一丝不好预感。

    “夜影!”左小右厉声大叫起来。

    “夫人,发生了什么事?”夜影立刻冲了进来。

    “小澈呢,小澈在哪里?”左小右急急地问。

    “就在房间里啊。”夜影一脸疑惑,“少爷从回来后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过。我一直守在门外。”

    夜影把小澈当夜睿一样恭敬地待着,小澈睡觉他就在门外随侍。没有小澈的吩咐不敢随时进入。

    左小右的心在沉沉下坠。

    “怎么回事?”夜睿本来在书房生着闷气等左小右来哄。等了半天没有等来人。最后决定亲自下来教训她,却没想到看着她一脸慌乱的样子。

    “夜睿,小澈不见了。小澈不见了。他怎么会不见了呢,怎么会不见了呢。”左小右慌乱地抓住夜睿的手,嘴里喃喃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夜睿看着她哭,立刻心疼地安慰,“不用担心。”看向夜影,声音一沉,“说情况。”

    夜影把跟左小右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再次肯定地强调,“少爷,我一直守在门外,从澈少爷进房里在开始,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后颈有风吹来,左小右跑到落地飘窗前,只见窗户看了一点,心里更加惊慌。

    夜睿扫了夜影一眼,“调出监控。”

    说着拉着左小右一起赶到顶岗楼的监控室,靳叔立即打开了监控视频。

    没有多入,监控视频里就出现小家伙的脑袋伸在门外跟夜影说话,关上门然后扑到床上睡觉。只是没有过几分钟,小澈就爬下床,打开衣柜,拿起了自己的书包,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往书包里装。

    大概收拾了三套衣服,小家伙又拿出自己的存钱箱打开看一眼,一起塞进书包,全部收拾好。

    他人小衣服小,收拾起来动作却干脆利落,十分熟练。显然平时没少做。

    左小右一阵心酸,才四岁的孩子却把家务做得这么利落,看来在佐薰的别苑,他并没有近身的佣人服侍。

    小澈很快就打开了飘窗,用一要绳子把自己吊下楼。

    天那!

    左小右捂着嘴,看着他小小的身体像一只蠕动的小乌龟,沿着窗外的管道安全落地。

    他背着书包行动十分小心,甚至算好了巡逻保镖的轮回间隙,事先躲在灌木丛里,等保镖一过立刻冲出去钻到另一堆灌木丛里,一点点向后门移动。最后的画面,却是连监控都看不到了。

    随后赶到的明思泽看到监控里的画面眼里闪过一抹惊艳,更加坚定要收他为徒了;辰亦梵却是摇着头无声的赞叹,这身手这脑子,哪里像个四岁的孩子;而江浩东则一脸的自叹不如。

    这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担心小澈怎么样。他们坚定的认为像小澈这样的孩子,不去卖别人就好了,怎么可能会被人卖了。

    可是左小右却不一样,她一心想着小澈才四岁,他那么小,才三十斤,风大一点就能把他给吹跑了,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会不会被人做成/人彘?会不会被那些人贩子砍掉手脚放到街上要饭?

    左小右的心紧紧地揪成了一团。

    其实夜睿的心里跟明思泽他们一样,颇有些得意,毕竟是他的儿子。

    但是看到左小右惊慌失措的模样,心疼的连忙安慰,语气十分温柔,“不要慌,孩子这么小,不会走到哪去。一定是在什么角落藏起来了。我现在让他们每个角落,每一颗花草和石头都找过,一点点的找,一定能找到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