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小澈跑了
    :

    左小右胸口闷闷地痛着,眼泪不断地往下落,咬着唇,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小澈,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小澈抬起头,默默地替左小右擦去脸上的泪,小心地说着,“对不起,害你被绑起来。”

    左小右笑着摇摇头,“没关系,我一点都不痛。一点都不怕。”用头撞了一下小澈的头,大大的眼眸弯了弯,“那现在可以原谅我了么?”

    小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又没有怪过你。”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不被人喜欢,想离开而已。在他的心里左小右永远都是那个每周四准时出现给自己做好点心,鼓励自己努力熬下去,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会跟爸爸团聚的妈妈。

    可是他没有想到,团聚之后自己原来是不受欢迎的那个。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难过。

    左小右挪了挪身子,“小澈,快帮我把绳子解开。”

    小澈点点头,正要低下头去,左小右眼尖的发现他的嘴唇有血迹,忙问,“你受伤了?是不是那个人打你了?”

    刚刚在电话里,她清楚的听到一个陈耳刮声。也正是那样,她听到小澈怒骂。虽然很短,她还是确定,那就是小澈的声音。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那样听从绑匪的话,没有告诉夜睿,义无反顾地爬窗而出。

    现在回想起来,左小右还是不由一阵后怕,绑匪真的在夜睿居门口伏着人,如果真的她跟夜睿一起出现的话,恐怕小澈真的会被撕票。

    “我掉了颗牙齿。”小澈张着嘴,门牙掉了一颗。指着绑住她脚的绳子,“我想把绳子给你解开,可是没有解开。”

    左小右立刻道,“那不用解了。我们再想办法。”转而问,“你见过绑你来的人是谁吗?他们有几个人?这里是哪里?”

    左小右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木头做的小破房子里,四周都是一些残木,废弃物。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很多。靠墙角还有一些堆着东西的竹子床。

    看来曾经有人住过,现在废弃了……有些像守林人的小木屋。

    左小右脑子飞快的转动着,s城属于都市,周围森林有限加上需要守护的森林……左小右暗道不好,恐怕不是在s城了。

    “给你打电话的是个胖子,我在电视上见过他。是艾莎的未婚夫。但是他给你打完电话就走了。”小澈歪着脑袋想,“这里离星夜广场有接近两个半小时路程,车开过的时候很颠簸。应该是山里。”

    左小右亲了亲他的额头,冷静地告诉他,“小澈,现在,我需要你的配合。你怕不怕?”鼓励地看着他,“楚雄跟我和你爸爸有仇。他敢让你看到他的脸,说明他已经准备要对我们下杀手了。我们要分开行动,你先逃走去找夜睿,我留下来应付他们。好不好?”

    小澈犹豫地看着她,“如果我逃走了,他们会不会杀了你?”

    左小右摇摇头,“他肯定不会立刻杀了我。”碰了碰他的头,“相信我,我能拖住老巫婆五年,还拖不住几个绑匪么?!”

    她眼里的自信让小澈有了些信心,点点头,“好,我听你的。”

    左小右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然后对他道,“记住了,当你没有把握找到方向的时候一定呆在原地,躲到天亮了再走。知道么?”

    小澈摇摇头,“不怕,今天十五,有月亮,我不怕。”

    “好,乖孩子。”左小右深吸一口气。

    过了二十几分钟,等小澈准备好,左小右才大喊大叫起来,“来人哪,来人哪……救命啊,救命啊……”

    她拼命地嚎叫着,叫了半天没有人,正当她以为没有人看守的时候。门被踹开了,进来一个十分匪气的男人,看见左小右眼神闪了闪,“叫什么叫……老子故意远离你就是怕老大没到的时候c了你。再叫,再叫都比就c你了。”

    左小右冷冷地盯着他,“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你吗?我儿子呢?你们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c,你儿子不是在……”那个男人往左小右身边一扫,骂了一句,咧咧地跑出去,嗷嗷地叫着,“阿标,阿标快起来。c,那孩子不见了。”

    听着那声音渐渐远去,左小右连忙叫道,“小澈,快,快跑。”

    小澈立刻从一堆垃圾堆里钻了出来,深深地看了左小右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冲着开着地门跑了出去。左小右一点点的扭着身子挪到门口,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好的声音,头倚着门重重地吁了一口气。

    真可惜连脚都被绑住了,不然这会就可以逃走了呢。

    过了半个多小时,男人回来了,看见左小右倚在门口,立刻怒道,“c妈的,想跑。”抬脚正要踢,又放下了,弯下腰把她抱回原来的位置,放手的时候还在左小右腰间捏了把,放在鼻尖闻了闻,“c,真tm软。老大怎么还不来。”

    另一个叫阿标的男人拦住他,“老大家里还有美人呢,怎么也得完事了才能来。”警告道,“你可别乱来。老大说了,这个女人必须他第一口。你要是先上手,老大一定会杀了你。”有些担心,“我们现在还是先去找那孩子吧,要不然老大知道孩子不见了,我们就死定了。这么黑的天,一个孩子肯定跑不远。”一拉胖男人的手,“走吧,常哥。”

    那个叫常哥的男人这才依依不舍的看了左小右一脸,舌尖猥琐地舔过刚刚抱过左小右的手,淫/靡地看了左小右一眼,这才锁门离开。

    左小右依稀听着那个叫常哥的男人说了一句,“要不直接放把火烧吧。肯定躲哪个草丛里了。找不到也烧死了。反正老大也是要他的命。”

    左小右吓得整颗心都提起来了,不过好在那个叫阿标的男人制止了他,“这里到处都是树,放火还不全着了。说不定那个女人也能烧死了。”

    左小右这才松了口气,心里祈祷一定要保佑小澈安全。一面环顾着那一堆垃圾里有没有尖锐的东西可以割断绳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