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美人计
    :

    楚雄!

    浴/室里,艾莎一点点清洗着自己不堪的身体,以后火辣辣地灼烧着的pp。

    为了能亲手毁掉左小右,她答应了楚雄所有变/态的条件,包括这一场无节操的x事。

    左小右要死,楚雄也要死。

    等左小右一死,她就会把消息放给夜睿,告诉他害死左小右的人就是楚雄。

    她就不信,楚雄还能好好的活着。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蜡黄,形容狰狞。

    艾莎对着镜子化着妆,将镜子里那张蜡黄的脸一点点填上雪白的颜色,打上腮红,涂上艳丽的口红。很快,那个形容有些枯槁的女人立刻变成明媚动人的模样。只是虚浮的粉底却掩不住她的憔悴。

    谢秋月急匆匆地冲进别墅,看着坐在沙发抽雪茄的楚雄,急切地问,“你说你抓到了左小右,是不是真的?快带我去。”

    楚雄看着谢秋月一脸邋遢,满面油光,头发凌/乱不堪,一副农村妇女的模样,一阵反胃,不悦地皱眉,“怎么弄成这样。”

    他自己长得油腻不堪,肥头大耳,对女人却非常挑剔。

    谢秋月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他冷笑,“我的脸需要要定期护理。你自从当上克莱斯家族的女婿就没有给过我一毛钱了。我怎么去整我的脸,你只能看到这样的我了。”

    她的脸之前被左小右抓伤毁容,为了迎合楚雄的审美,还做了几次整容。动过刀子的脸,必须定期护理。

    而楚雄自从去了y国跟艾莎搞上以后就再也没有理会过她,失去经济支持她哪里难维持美貌。

    楚雄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还在睡觉,听到左小右被抓了她哪里等得牢,立刻匆匆画了个妆就出来了。

    “恶心。”楚雄冷冷地甩给她两个字,“五分钟给我一张能看的脸,看在这么多年侍候我的份上带你去找左小右。否则,滚!”

    艾莎刚打开门出来就看见向卫生间走来的谢秋月,她傲娇的扬起了头,嗤之以鼻。

    她走楚雄身边,轻蔑地笑着,“那个就是新找的小情人啊?”

    楚雄揽着她的腰猥琐地上下摸着,淫/靡一笑,“什么新找的小情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才是我的小情人。她那都是老情人了。”

    艾莎扶着他肥硕的肩膀,嗲声道,“这不会是你传说中的女儿吧。干的,还是湿的?”

    楚雄拍了拍她的pp,淫/笑着,“都是。”

    不一会谢秋月就出来了,看着他们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恨得牙痒痒。

    她跟楚雄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恨不得楚雄立刻去死,可是看到他跟艾莎这样亲密的样子,又气得好像被夺走了老公的正室,气不打一处来。

    谢秋月直接无视艾莎,冷冷地看着楚雄,“走吧。”

    楚雄看着她重新化过妆的脸,皱了皱眉,虽然比之前好点,但还是好不如艾莎的脸看起来精美。当下脸色一沉,搂着艾莎的腰,“走。”

    上了车,艾莎坐在前排而谢秋月则坐在后坐。

    一路上两个女人各怀心事,但是有一件却是共通的,那就是如何把左小右折磨死。

    左小右挪到那张废弃的旧床前,蹭着那断裂的边缘一点点磨着。

    竹床的边缘本来是被掰成一圈固定着,因为长时间不用,断裂的切面有些锋利。左小右磨了半天,终于切断一点点丝线。这让她喜出望外,说明这个想法可行。

    因为不知道那两个男人什么时候会回来,楚雄什么时候会到。让左小右有些急切,几次被竹蔑尖插到手。

    也不知道到底磨了多久,绳子终于断了。终于掰开一断竹蔑尖握在手里。并没有松开脚绳,而是回到原来的地方躺好,等那两个男人回来。

    而等回来的只有常哥一个,他打开门进来就看见左小右一脸认命地躺在地上怔怔地看着自己。那泪汪汪的眼睛看得他心脏一阵狂跳。

    都说克莱斯家的女人勾人,看到艾莎的时候他还没有觉得,可是看到左小右的时候他才知道传言是真的。

    那双明明清澈的眼里含着泪的样子,真恨不得立刻好好占用她,让她哭得更美好。

    左小右看着他,眨巴着大眼,“你老大是不是想杀了我?”

    常哥被她一眼勾了魂,在她身边就地坐下,“是。”说着话目光却已经从左小右的脸移到她的身上。

    明明只是一件宽松的运动服,却能轻易的挑起男人的**。

    左小右咬着唇,轻声道,“如果,如果,我给你,你,你能放我走么?”

    常哥喉咙一紧,肥胖的身体有一瞬间地抖动,眼里闪过一抹犹豫。

    左小右见状,垂下眼敛,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这一生,只有夜睿一个男人。如果被人侵犯,以夜睿的骄傲一定容不下我。”看着他,“你该知道我的身份。就算没有夜睿,我也很有钱。如果……”害羞的咬咬唇,“如果你能放了我,以后,我们在一起。”连忙解释,“我,我不喜欢自己的身子变脏,不想再经历更多的男人。”

    党哥咽了咽口水,“我要真放你走,恐怕你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左小右摇摇头,“如果,如果我们有过了。夜睿一定不会要我了。”眼眶一红,“我以后也不能没有男人。不管是情人还是……别的身份,你想要,我都给你。我的钱,也都是你的。”

    最后一点,很诱人。

    风里来雨里去,杀人放火什么都做,为的就是那点财。

    常哥闪烁了目光,“好,但是,我只能松你的腿。”

    左小右点点头,“你现在不相信我,我知道。”

    常哥解开绑住左小右腿的绳子,伸手就要去拉她的裤子。

    “嗳!”左小右一抬腿,顶在他肥硕的胸前,仰起雪白的天鹅颈,“不应该,从上到下么?嗯?!”

    那柔媚的眼神勾得常哥魂都没了,立刻纵身扑向左小右的身上,一张血盆大口照着左小右雪白的脖子就啃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尖细的竹刺狠狠扎入了常哥的太阳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