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人心易变
    :

    “扑!”

    一道猩红的鲜血在空中滑出一道诡异的血线。

    “你,你……贱人……”常哥摇晃着身体抬手狠狠地向左小右扑过来。

    左小右一惊立刻狠狠地推开他,只听得咚的一声巨响,常哥顿应声倒地。左小右立刻拔腿就往门外跑。

    小澈说得对,今天十五,可是月影稀疏,一点光都没有。

    左小右深一脚浅一浅的跑着,又担着小澈还没跑出来,就小心地沿着草丛里跑,希望能碰到小澈。

    那个叫阿标的男人还在找小澈,手电筒的光远远的射过来,左小右吓得立刻趴倒在地,再也不敢往前移动半步。

    天空被一道道好闪电劈开,左小右看见不远处亮起了一片车灯,这让她惊惧万分,肯定是楚雄来了。

    她再也不敢站起来,只能伏在地上一点点移动。好在这片森林好久没有森林管理员,地上的灌木草丛都十分茂盛。

    左小右身子贴着地面,听着脚步声,应该来了好多人。

    不一会就听得远处传来楚雄一声爆喝,“人呢,人呢~阿标……”

    紧跟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跑了过去。

    左小右连忙弯起身子在草地里不断小跑着,移动。这片草地连接着的后面就是森林,左小右很担心月影很暗小澈会不会往林子里跑去了。

    她一面移动着,一面又担心纠结。小澈如果现在又落回到楚雄手里,就必死无疑。

    楚雄揽着艾莎,带着谢秋月和一群保镖走进小木屋就看见太阳穴汩/汩流着血常哥,立刻嚎啕着把阿标叫回来了。

    “老大,救我,老大。”常哥抱着楚雄的腿小声地哀求着,“救我,救我。”

    “救你m蛋,把劳资的人看丢,你还有脸活着。”楚雄狠狠地踹了他一脚,骂了一句,还不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蹲下/身狠狠地刺向了他的心脏,“c你m,老子辛辛苦苦熬这五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报仇的机会,你竟然给老子把人给看丢了。md,你还有脸活,去死,去死,去死……”说着话连捅了常哥三刀,哪人已经断了气,他还不放过,站起身狠狠地踢了他几脚。

    身后刚好传来阿标颤抖的声音,“老大……”

    “啪!”楚雄一转身,狠狠地巴掌把阿标打了个晕头转向。

    楚雄一把扯起谢秋月的裙子将手里的匕首手柄包裹着擦了擦,还用谢秋月的裙子包了握着递给阿标,“拿着。”

    谢秋月虽然为人狠辣阴毒,但真正现场看到杀人还是第一次。本来想得有些腿软,没想到楚雄还拿着自己的裙子擦杀人凶气,吓得她脸色发白,身子不停地颤抖。

    等阿标接过了匕首,楚雄一把掐住了谢秋月的脖子,恶声恶气地说,“怕什么,算不到你头上。”

    看了一眼身后的保镖,“给我把左小右找出来。”脸上横肉凶残地抖动着,“挖地三尺也给我把人找出来。”

    那十名保镖他本来是带来折磨左小右用的。等他用完之后就让这些人轮着上了她。没想到竟然让她给跑了,还伤了他的人。

    “c!”楚雄抹了一把脸,丑陋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有意思,看不出来左小右竟然这么带劲。这种妞玩起来才够爽。c!”

    “你怎么不多找几个看着?”艾莎脸色一变,“左小右那么狡猾,两个人怎么可能看得住她。”

    本来左小右跑了楚雄就更窝火了,这会看谁谁都不顺眼。听完艾莎的话,立刻狠狠一个耳刮子抽了过去,“你懂个屁。我要是出动两三辆车开到这里,夜睿tm现在就已经找上门来了。傻/逼!”

    艾莎被打得一脸懵逼,可是看着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充满了杀气,那到嗓子眼里的怒气立刻就憋屈的收了起来。

    谢秋月看见艾莎被打了一顿,心情莫名的好,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轻笑出声来。刚笑完,就听得啪得一声,脸被打得偏到一边。

    谢秋月不可思议地看着手还举着的楚雄,那神情,那惊讶,那憋屈跟刚刚的艾莎完全一模一样,而最后,她也跟艾莎一样敢怒不敢言地收了怒气。

    楚雄冷冷地看了两个杵在原地的女人,阴沉道,“还不一起找人。”

    sh大桥上一个小小的身影缩在桥蹲后,慎重地看着来往的每一辆车,每一个行人。

    小澈并没有像左小右想的那样,跑向了森林公园,而是借着昏暗的月光,沿着不沿地往下坡地方走。车子来的时候,一直在徒,一直在爬坡让他知道下山一定是下坡。

    虽然没有路小澈却很认命地一直走直线,终于来到公路上。

    他在路边搭了一个夜间出行的油罐车进了城,才知道自己居然在h城。

    他的样子很狼狈,灰头土脸的,衣服也因为在林子里穿行而有些破烂,司机以为他是要命的。很好心地告诉他sh大桥桥头比较容易要到钱。

    小澈就一直躲着,在等友善司机的出现。

    直到不速之客的到来。

    一个过路的司机竟然为到他在的桥墩小解,差点尿到他的身上。

    小澈立刻退开几步撒腿就跑。

    “小朋友,你跑什么?”胡一青连忙追过去拉住他,看着他可怜,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小优坐在车里给谢秋月打电话,“你刚刚说左小右被抓了是吗?”

    她刚刚和胡一青从胡一青的妈妈家,不敢跟谢秋月多说。这会趁胡一青下车小解,连忙给谢秋月打电话问清楚。

    电话里传来谢秋月气急败坏的声音,“……不但左小右不见,连他儿子也不见了……”谢秋月骂骂咧咧了半天,把气都撒在小优身上,“你那些情报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左小右不见,你别指望着我会给你钱。”

    “左小右的儿子?”小优脸色一变,她竟然有儿子了。她的手放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左小右怎么这么命好。什么都比自己好,连儿子都有得比自己早。而自己现在却连奶粉钱都没有。

    小优一边打电话,一边留意胡一青的动静,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胡一青拉着一个孩子的手在说着什么。

    :明天还是下午更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