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楚雄要放火
    :

    胡一青是个老实人,回想到之前小优的举动,想要为她做些辩解,可是是蠕了蠕嘴最后还是一字都说不出来。

    夜睿面无表情地看了小优一眼,声音阴冷的让人发抖,“哪只有手捂了我儿子的嘴?”

    有了上一次经验,胡一青连忙拦在小优面前,梗着脖子,“人已经还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夜睿一把掐住胡一青的脖子,眼里闪着嗜血的光芒,“剁了她的手,喂狗。”

    说着狠狠一甩,胡一青的身子就像为了线的风筝在半那密密麻麻的雨线中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水花四溅。

    小优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离死亡那样近。

    明明白天看到他跟左小右在一起满脸温柔的模样,可是现在那冷若冰霜的脸仿佛冰雕,看一眼就令人毛骨悚然,寒冷彻骨。

    可是,现在,是她唯一的机会。

    “我没有绑架你儿子。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躲在桥墩后面。”小优重得仿佛身体每一处都痉/挛了,每说一话话都带着沉沉地喘息,“刚刚你的人找上来的时候,我怕是坏人,才把他藏起来的。真,真的……”

    “少爷,发现一辆可疑车辆,我们拦下了。”一名黑衣人走了过来,“人也已经带过来了。”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被推到夜睿面前。

    谢秋月!

    小优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连忙别过头生怕她认出自己。把真/相说出来。

    没想到她担心的一点立刻就发生。

    谢秋月看到小优的一瞬间立刻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扑了过去,“好啊,贱人,原来是你给我下这么大套呢。说什么给我弄个孩子引出左小右,原来是弄个孩子引出我呢。贱人,贱人,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只一句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优立刻狠狠地推开谢秋月,厉声道,“你要害小右,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这一句话如果在谢秋月还没有出现时说出来尚还有点用处,现在……

    夜睿冷眼看着两个女人的撕扯,冷声问,“左小右在哪里?”

    “爸爸,我知道妈妈在哪里。我知道。”小澈立刻从辰亦梵的怀里挣扎着下来,走到夜睿的面前,“我带你去。”看着小优手上不断涌动的鲜血,眼眸闪了闪,拉着夜睿的手,“爸爸,我们走吧。那里还有坏人。我们去救小右。”

    最后一句成功将夜睿的注意力移到小澈身上,他提着小澈的后衣领,转过身向黑色兰博走去。步履坚定,语气森冷,“打碎骨头报警。”

    胡一青艰难地爬过去,要去抱夜睿的腿,反而被他一脚踩住了手掌,痛得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还是咬着牙向夜睿求饶,“放过她,放过我们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夜睿自他手脚踩过,站在地满是积水的地里,眸光从胡一青身上扫过,仿佛在看毫无生命的蝼蚁,“生了孩子再算账。”

    说完将小澈放进兰博副驾,自己则进了驾驶室。声音冷淡,“系上安全带,指路。”

    对小澈说话同样语调冰冷。

    小澈虽然心里有些微凉,但还是听话的系好安全带,照着刚刚的来路跟夜睿说了一遍。

    黑色的跑车立刻迎着夜幕冲了过去,像带光的闪电,将那漆黑的夜色撕裂,赤空疾行。

    辰亦梵带了一队黑衣人跟上,留了一队处理谢秋月和小优。

    夜睿一走,胡一青立刻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往车里走去,看见捂着手脸色苍白的小优。撕开了自己的衬衣,心疼地替她包扎,眼泪不断往外流,“小优,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

    他嘴笨,只会说这一句,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优咬着牙,痛得上下牙齿直打架,一张口就咬牙到舌头,痛得她直哆嗦,“我只是想给宝宝赚点钱。”闭上眼睛,眼泪在眼角无声的滑落,“总不能让孩子跟着我们一起受苦。”

    胡一青哆哆嗦嗦地爬上驾驶座,半天打不上火,鼻涕眼泪横流。他抹了把脸,带着哭腔,“对不起,小优,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我们去医院,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小优的身子无力地瘫软在座椅上,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难得想做一次恶,竟然也不让她成功。上天这是要她穷一辈子。

    左小右没有想到本该月圆的晚上竟然还会下起大暴雨。

    轻盈直立的灌木草丛被大雨压得弯了腰,原本只要弯下腰,蹲着身就可以躲藏的,现在只能趴地上匍匐着移动。

    楚雄和他手下开来的车,将那片草地照着灯火通明。

    左小右之前看得明白,只要穿过这片草地就是下坡,应该就能到公路上。她就可以求救。

    “特么给我放火,我就不信烧不出来。”楚雄怒了,“从后备箱拿汽油,泼上,给我烧。”

    艾莎立刻阻止他,眼露恨意,“不,我要看站她死,一把火烧了,我就看不到了。我要看,我要亲眼看着她在我面前一点点的死去。”

    楚雄狠狠地掐了一把她的屁/股,仿佛在泄火。咬牙切齿道,“老子还特别想把她给睡了,把她c死。现在特么人丢了,怎么办?如果让她跑了,以后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

    “这不就是草大么?直接把刀割了不就行了么。”

    “傻b.”楚雄死死地抓着她的pp狠狠地蹂/躏着,“脑子都喂狗了。就这几个人,十天都不能把这草都割了。”再也不跟她bb,对着雨幕喊,“左小右,我数在三下,你如果再不出来,我就放火烧了。我看看你烧成了丑八怪,夜睿还要你么。”

    左小右早就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内,越听越心惊。

    下雨天是不容易起容,可是有汽油的话就不一样。

    要怎么办,左小右还在匍匐前行,脑子里已经急成一团乱麻。

    这片草地这么大,不知道小澈会不会在这里。她不想死,她刚跟夜睿团聚,更不想小澈死。他还那么小,才四岁。还没看过世界,还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关爱。

    “左小右,我数三下,如果你还不出来,我就烧了这片草地,烧死你们母子。你不顾你自己,难道也不顾儿子么?”

    楚雄的吼声在大雨中蓬勃而出,像临近奔溃的豺狼,带着同归于尽的暴怒。

    怎么办,左小右心急如焚。小澈会不会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