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最后遗夜
    :

    “三!”

    楚雄的声音突破雨幕,似一声闷雷在左小右耳边炸响,也让她的心跟着狠狠揪动。

    小澈,小澈,你还在不在这里?

    左小右甚至荒唐地闭上眼睛企图又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去感受小澈现在是不是安全。或许是她太紧张了,除了自己混乱的心跳、嘈杂的雨声还有楚雄扯着嗓子喊出的“二”什么都听不到,感受不到。

    看着左小右一直隐忍不起,楚雄终于用尽了所有的耐性,爆喝一声,“三!”

    “泼汽油,泼汽油。给我烧死丫的。”楚雄在屋檐下来来回回地暴躁地走着,撑伞的保镖也跟着来来回回地走着。就连艾莎就被他扯着pp来来回回的跟着走。

    楚雄是个变/态,艾莎尴尬又屈辱。

    眼看着保镖们往停车的方向走去,她心里恨得直痒痒。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左小右应该在被绑着,被她一刀刀放血,一点点割肉地死去。她要切下左小右所有能勾引男人的东西,那双永远扑闪的大眼睛,挺俏的鼻子,还有专门勾引男人的脸,总能说出让男人喜欢的话的嘴,要全部割掉。

    她要看着左小右一点点变成丑八怪,变成世界上最丑的女人,被所有人恐惧,嫌弃。然后不堪的死去。那才是她想要的。

    烧死左小右,太便宜她了。

    她什么苦都没有受过就想去死,不可能!

    艾莎将双手拢在嘴边,对着宽阔的草地大喊,“左小右,你这个自私的女人。你不敢你儿子了吗?不管小澈了吗?他才四岁,从出生那一天起就被关着。现在才刚刚自由几天你就忍心让他跟着你一起被烧死吗?”

    “左小右,你自己死就死了,夜睿已经失去了你,你想让他连儿子也一起失去吗?”

    艾莎大喊,两眼紧紧地盯着草地上每一处风吹草动。

    谢秋月走的时候只跟楚雄说可以找个孩子装成小澈,把左小右引出来。艾莎并不清楚小澈到底有没有真正逃走。谢秋月迟迟不归,她这样说,不过也是为了逼出左小右。

    “大哥,现在就泼吗?”保镖提着备用汽油走回来,向楚雄请示。

    “泼!”楚雄扯着嗓子喊,“给我烧死她娘俩的。”

    眼看着保镖向草地走去,艾莎急了,嘶吼着,“左小右,你这个人狠心的贱女人,竟然真的置儿子性命不顾……”

    此时艾莎的心里比左小右更着急,更紧张。

    她在楚雄身边忍受屈辱这些天,为的就是等着亲自杀死左小右的那一天。左小右如果就这样死了,那她这些时日生不死的日子算什么?她这些日子的煎熬算什么?

    左小右,一定要死在她的手里。

    “左小右!左小右!”艾莎不顾一切地冲进了雨里,“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不要叫了,我在这里。”清清冷冷地声音从草地的某处穿了出来。

    哪怕小澈还留在这里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一,她都不会能让小澈有一分这样的危险。

    磅礴大雨下,左小右从一堆草丛里缓缓站了起来。左小右其实已经很靠近山坡了,只要再往前走两三百米,她就可以逃出去了。

    污泥糊了她的脸,脖子以下全是泥泞。

    然而大雨很快冲刷了她脸上的污泥,左小右伸手抹去了脸上的雨水,同时也顺走了一脸的泥污,露出那张清纯绝艳的小/脸。

    纯净的大眼里闪着一抹决然,那一身泥污不但没有让她看起来邋遢反而让她看起来更楚楚可怜,让人揪心。

    最杠不过美人故做坚强时眼里那闪过动人的绝望。

    楚雄远远地看着她,车灯下,那小小的人儿被大雨浇得东倒西歪。

    “c!”楚雄狠狠地爆着粗口,这一刻他想要的就是立刻把多年的愿望付诸事实,把她qj到死。

    楚雄一把推开黑衣保镖一头钻进大雨里向左小右跑去。

    艾莎看着楚雄那肥硕的身体在大雨里敏捷地移动着,那一瞬间,她有了跟谢秋月一样的心思,自己的男人被勾走的不甘心。

    她站在雨里双手死死地握着,水晶指甲狠狠地掐入掌心,咔擦断裂。化着精致眼妆的大眼里闪着狠毒的杀气。

    左小右,她一定会好好地给她送终。

    “美人,老子等这一天,可等了五年。”楚雄一把抱住了左小右,再也毫无顾忌地一口亲了下去。

    “到里面去。”左小右挡住他腥臭的唇,神色冷肃,“不要让我儿子看见。”

    “好。如你所愿。”楚雄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冲打伞的保镖吼着,“死人啊,不会过来打伞。”

    受了雨左小右的头有些昏沉,但并没阻止挣扎。这个时候,她不想惹怒楚雄。

    这次进的不是左小右之前关的那间小木屋,而是一间由水泥砖砌成的平房里。虽然看起来也是废弃的,但是明显收拾过。

    楚雄把左小右扔到床/上,十分急切地开始解自己衣服。

    艾莎一把拦住了他。

    楚雄狠狠推开她,“干什么?”

    艾莎扭着腰对着他谄媚地笑,“不急,五年都等了,还怕再等一等吗?不如,玩点刺激的怎么样?”

    楚雄看着被湿衣包裹着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的左小右,脸上露出垂涎的笑意,“对对对,五年一发,当然要刺激点的。”看向艾莎,“说出来,怎么个刺激法。”

    艾莎在耳边低语,逗得楚雄满脸笑意,肥肉抖动,“好好好。”

    “这样是不是很刺激?”艾莎讨好地笑着。

    “是很刺激。”楚雄森森地看了她一眼,“但是老子也只能来一p.”

    艾莎妖/娆地笑着,“一次,才可以够你一生回味啊。是不是?”

    楚雄桀桀一笑,“不错。遗憾才是最完全。”冲保镖一挥手,“把所有的弟兄们都叫进来。”看向艾莎,“你刚刚说这叫什么?美人一夜?”

    艾莎娇滴滴地笑着,“是遗夜,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对,遗留的一夜。”楚雄哈哈大叫着,对着进来的保镖发号施令,“把人给我绑柱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