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救出左小右
    :

    左小右的头渐渐下垂,变/软。

    “大哥,她好像不太对劲。”一个保镖眼尖的发现柱子后面积起了一滩鲜血,连忙走到柱子后面,惊地脸都白了,“大,大哥,她,割腕自杀了。”

    不,准备的说是插腕自杀了。

    那纤细雪白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扎出一个丑陋的大洞,此刻正汩/汩地流着血。

    “起开。”楚雄走了过去,一把推开挡在左小右面前的艾莎,凑过头去看,看见左小右被绑在身后手腕有一个狰狞的破洞。

    “我c。妈的。”楚雄恨恨地骂着,一把掐住左小右的脸,咬牙切齿地说,“臭娘们,想死?你以为死了老子就不会上你么。c,你死了,老子照样奸/尸。”

    气急败坏地去脱扯左小右的衣服裤子,“刚烈是么?想做贞洁烈女是么?想给夜睿守身是么?c,老子就j到你死。看你看给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守身。我c!”

    左小右气息奄奄地垂着头,身子软软的垂着,连抬头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她用力最后一抹力气,气若游丝地笑着,“随便,反正,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我只要,只要,活着,是夜睿的女人就好。死后,是不是,我管不上了。”

    “c,臭娘们。c你m的。不管死活,老子都要一p。”楚雄骂骂咧咧地去解自己的裤腰带,却几次都没有解开。

    对于左小右,他是吃惊的。

    纵然他一惯在欢声混,从底层到上流社会玩尽各色/女人。也有人挣扎,也有人不肯认命。可是从来没有人像左小右这样对自己狠的一点后路都不留的。

    他见过很多女人撞墙上吊吞药,但没有一个真正是会把自己弄死透。不过都是以死威胁罢了。不是撞得不够用力,就是药放少了或者就是上吊的时候一定要听到人的脚步声才踢掉。

    左小右却是不声不响萌了死志的。她怕别人发现自己自杀,扎了那样深一刺之后竟然还能忍痛把竹篾刺放悄无声息地放进裤袋里,然后安静等死。

    这个可怕的女人,竟然对自己这么残忍。

    楚雄自认凶残,可是他向来对自己极好,而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敢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

    艾莎看着左小龙身后那滩鲜血和那小指粗的洞口时也怔住了。身体情不自禁地发抖,左小右,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竟然会以这种可怕的方式自杀。

    c,还好只是个要死的娘们。

    楚雄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意,暗啐了一口,解开下裤腰带,露出丑陋的下体。转过头看向那些默默退开一步的保镖狰狞着脸,“都给我看好喽,等我结束了,你们都得给我上。管他是人是尸,都给我上。”

    保镖们的回答失去了原来的洪亮,稀稀拉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单薄。

    甚至有些人默默低下头去,刚烈的女人总是能够让人心升敬意。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拼命去挽留你的尊严时,你的举动会让人感受到你强烈的愿望。不管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有自己坚定着,别人才会因你的言行而感动。

    左小右就是这样的人,她极度地追求尊严,不惜以死护存。她的决然无法打动楚雄却能打动一些稍等还有些人性的人。

    “c,今天不上的人都tm给老子留下一根手指。”

    楚雄转过身,抬手就去拉在左小右水已经滴得半干的运动被。

    左小右意识涣散,她想挣扎想推拒,可是身体已经沉重的一点都动弹不了。

    她在心底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怎么还没有死呢。

    “啊~”楚雄突然杀猪般的尖叫,肥硕的身子轰然倒在地上。而他的身边赫然落着属于男人的物件。

    “我的宝贝,我的宝贝。”楚雄尖叫着,疯狂地嘶吼着,一只手捂着挡部,一只手颤抖着去捡掉在地上属于自己那一部分,疯狂地尖叫着,“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

    “大,大哥……”

    保镖们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地上那属于男人特有的物件,所有人都吓傻了。没有人看清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出手的。只看到那寒光,好像从门口传来。

    没有人叫救护车,因为门口涌进了一队来势汹汹的黑衣人。

    夜睿戾气大盛,一脚踏过楚雄肥硕的肚子,来到左小右面前,黑沉着脸,切断绑住她的绳子。

    看着她手腕处还在不断涌动的鲜血,脸色苍白地接过辰亦梵递过来的纱布,吩咐,“通知明思泽准备手术。”

    纱布很快就被鲜血染红。

    夜睿脸上的血色随着左小右体内鲜血的流血而跟着流失。第一次,他的手颤抖的那样厉害。性/感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看向辰亦梵,“去车里把药箱准备好,你来开车。”

    拖下外套,往左小右身上一盖,飞快地冲进了雨帘里。阴冷的声音从雨幕中传来,“所有人切断男/根,喂狗。留着命关到别苑。”

    黑暗中跑车疾驰,辰亦梵恨不得把跑车当飞机开。心里祈祷着快一点再快一点。前面所有的跑车都在为他们开车,驱散迎面而来的车辆。

    此时,天已放亮。

    夜睿小心翼翼地抱着左小右,她浑身是伤,他几乎不敢碰她,生怕碰到她的伤口弄痛她。

    身上每一处都流着血,可是最严重的是手腕处。

    止血的药粉刚倒上去很快就被涌/出的鲜血冲走了。

    最后夜睿智只能将一整瓶药粉都倒了上去,用厚厚的纱布狠狠地按/压着,血流的速度才慢了。

    辰亦梵看着观后镜里夜睿猩红的眼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下来。

    这两人怎么这么命苦,一个病着,一个半死不活。

    回到夜睿居后,明思泽看着看着左小右的样子也是惊讶不已。

    手术台早已准备好,看向夜睿,轻声说,“睿儿,你做得很。小右不会有事。但是,你去吃药好么?不然你现在这个样子,等她醒来吓到了怎么办?”

    现在这个样子……

    夜睿僵硬的唇角勾了勾,还是接地辰亦梵递过来的药就着水喝了。

    他也终归对她一人不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