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经过少爷同意
    :

    夜睿的眼底缓缓积聚起一阵狂疯聚浪,他沉沉地喘着气,狠狠地咬住了左小右的肩胛。

    他是真的咬并不同与此前的**逗弄,牙齿切肤的痛意让左小右痛得仰起头,雪白的天鹅颈向后拉扯出美妙的弧度。

    她所有的美好都在刺激着他,唤醒了他心底的恶魔。

    心底一个声音沉沉响起,“占有她,否则她还会因为别人抛弃你。占有她,不要停止,不要再给她机会逃走。忘记五年有她是怎么走的了么?你找遍了全世界,她就在跟你面前的左少卿保持联系;忘记几天前她是怎么走的了么?因为那个小小的孩子。占有她,否则,她还会再次逃跑……”

    心底的声音还着带着重重的蛊惑和煽动让他眼眸里的戾气不断积聚。

    左小右没有推开他,秀气的眉宇紧紧地蹙着,贝齿紧咬着唇承受着他的怒意。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想伤害自己的就是夜睿。

    “给我。”夜睿唇角染着她的鲜血,大手已经探入到她的裙底,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身体刚刚恢复的左小右连支持着自己的身体都不能,身子倚着窗棂,心疼的亲吻着他带血的唇角,温顺地将自己的身体往他怀里送去,“对不起,夜睿,让你担心了。”

    受过伤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已经去解他的衣扣。

    从醒过来的那天早晨到现在夜睿眼底的压抑和克制她一直看在眼里。那不只是对**的克制还有对所有事情的压抑。

    这几天他没有责怪过那晚她的不辞而别,可是看得出来他在隐忍不发。

    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要解释,而是每次想要开口都被夜睿打断了,仿佛所有的解释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眼里“理由不重要”的眼神让她有些无助。

    此刻他终于爆发,对左小右来说反而畅快。

    左小右的配合让夜睿暴躁的心得到了一些缓解,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还是冲动而急切。粗糙的过了一遍前奏后便立刻狂躁的进入。

    感受到着包裹着自己那专属于她的温度,夜睿暴走的情绪才开始渐渐安稳下来。

    夜睿将她顶在自己与窗棂中间,将她一条腿高高抬起放在飘窗上,使她紧/窄的甬道可以敞开些方便自己进入,也方便他看到两人结合时的美好。

    这羞赧的姿势令左小右羞红了脸,她迫着自己抬眸看他,“舒服么?夜睿?”

    她不舒服,因为他的急躁,她很痛,可是她更怕因为自己的干涸弄痛他。

    “很舒服,左小右。”夜睿撞开她纤细的腿心将自己更深地占有她,深一寸再深一寸,看着她平坦的不腹因为自己的进入而微微/隆/起,那狂躁不安的心绪又安稳些。

    她是他的,是他的……

    他抬手抚上她平坦的小腹,隔着她平滑薄嫩的肌肤去感受自己在她体内的温度。

    “唔~夜睿……”他的手刚刚碰到她小腹的凸起就激得她一阵颤抖,也让原本不适的身体涌/出浓浓的蜜/意。

    温暖的湿热感令他的紧绷的面部也缓缓放松下来,他不断地抚摸着她的小腹,看着她雪肌上不断叠加的粉色,红色冰冷的心渐渐回暖。

    “我的左小右,好漂亮。”夜睿痴迷地看着她精致的脸蛋因为自己而染上重重春色。

    她的每一处都让他着迷,逐渐沉醉的眼眸,涌着春潮的脸蛋,无法克制地微张的小/嘴和那轻轻吟吟若有似无的嘤咛……

    所有这些,都因他而滋生……因为他而变化的左小右,好美,好迷人。

    为了让她更绚烂的绽放,夜睿疯狂的顶/住了她,他狠狠地进入欣赏着她难耐的蹙眉低吟;在她到达顶峰时不断深入看着她在极致中颤抖抽泣、绷直身子,身体拉伸出各种各样美好的形状。

    这才是他的左小右,一切因为他而变化的左小右,这才是她爱他的样子。

    只不这样左小右的脑海里才不想着别的东西,别的男人,才不会有精力离开自己。

    整整一下午,夜睿都没有歇过,从飘窗到沙发,从浴/室到梳妆台,从床/上到房间中央。哪怕中间休息,他都要将分身埋在她的体内。

    左小右想陪着他,想撑着精神去取/悦他。只要他高兴就好,只要他不生气就好。

    可是漫长的情潮刺激着她,一阵阵不断涌动的快意抽走了她的力气。终于一次登顶的快/感到来时昏睡了过去。

    夜睿还是没有放过她,他将探着她的鼻息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后,将她放回床/上自己则再次深入。

    晚饭时左小右还没有醒来,夜睿索性也不吃了,抱着左小右直接睡觉。

    他翻了个身让左小右趴睡在自己身上,两人之间毫不缝隙的接触让他十分满意,然后同左小右一起沉沉睡去。

    没有夜睿的餐厅变得热闹,就连靳叔都加入了餐桌的行列。原因是明思泽说,“我可不是你家少爷,你这样杵,模样又不鲜嫩,看起来就像棵枯树,太影响我的食欲。”指着自己一旁的位置,“坐我边上,免得我看见你。”

    因为等夜睿大家都吃的晚,小澈早早被送回房间休息。

    辰亦梵有些迟疑地问,“睿的情况,我们要不要告诉左小右?”解释道,“小右那个女人,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主意大的很。如果再发生一次突然消失不见的情况,我怕睿的情况加重。如果告诉她,以后她行事收敛些,对睿的情况有所帮助。”

    靳叔摇摇头,“这事必须要经过少爷的同意,否则贸然告诉小右少爷一定会震怒。”

    明思泽也赞同靳叔的观点,“这是对病人的基本尊重。”

    两位有分量的老人家都这么说辰亦梵和西蒙等年轻人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浩东,小右的血液培养怎么样了。”明思泽开始聊专业上的问题。因为关系到夜睿居女主人的安危,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竖起了耳朵。

    “唔,脑细胞和心肺血液都没有问题。”江浩东道,“是不是考虑扩大范围查证。”

    明思泽点点头,“嗯,眼部神经也会牵动大脑阵痛,过一阵给小右做个眼部彻查。”想了想,“小右的血液培养跟小澈解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