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蛋糕游戏
    :

    “那,等吃饭早饭好么?我好饿。”左小右抱住他轻声哄着。上次自己竟然因为做那种事情饿晕过去,还萎靡的整整一个月。

    简直丢死人了,她不想再丢一次脸了。

    虽然明思泽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光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就让人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行。”夜睿按下铃,吩咐女佣,“把早餐过来。”

    左小右有些好笑,抱着他哄孩子般轻笑着,“这么着急啊。”

    夜睿看着她好笑的地看着自己,心里莫名来气,照着她的唇就吻了过去。啃咬着她粉色的唇/瓣,重重地啃咬着,直到好感受到唇齿内的粉/嫩逐渐丰满,才霸道地撬开轻/盈的贝齿,贪婪地纠缠着她柔软的舌尖,深深地探入最深入的小/舌,耳畔传来一声声软糯无比的轻吟,刺激着他更进一步。

    “少爷,早餐送过来了。”门外响起女佣的声音。

    夜睿将左小右往门后一按,自己挡在她面前,掩住好布满春潮的模样。沉声道,“进来。送到床前。”

    夜睿这一举动其实很多余,女佣送早餐来时,靳叔就吩咐“进房间低头看地,东西送进去就出来”。

    女佣按吩咐将餐车推到床头,低着走出门。

    从头到尾,她只看到两双紧紧交叠的腿,其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宝贝,给我。”夜睿动作利落地褪去了她的衣物,布料堆了一地,露出她洁白无暇的身子。

    还好有明思泽的药,否则此刻她的身上早就布满了伤疤了。

    “夜睿~”左小右倚在墙上,无耐地捧着他的脸,“可以先吃东西了么?”

    虽然果着身体说用餐这样的话很奇怪,但是,她真的饿的有点低血糖了。

    “好。”夜睿顺从地应着,就在左小右打算往餐车走去的时候,体内瞬间的膨/胀让她惊讶之余又十分无耐,“夜睿……”

    刚刚才说好,下一秒就……

    “我喂你。”夜睿抱着她从门口走到床头,每走一步体内就传来似雾似电的酥/麻感让她不断地嘤咛着。

    “宝贝。”夜睿满足地听着她因自己而发出的声音,在床边坐下。

    一下重重的垂落带着破体而入的酸胀让她一瞬间绷紧了身子,绽开了清晨第一抹春色。

    “夜睿,我,我……”左小右酥/软的喘不上气,身体无法自控地颤抖。她无力地想拒绝,可是一抬头就看见他无辜又期待的脸。到嘴里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生生的吞了回去。

    “左小右,宝贝。”夜睿亲吻着她情动时的眉心,鼻尖,唇/瓣。身体在她的紧绷颤抖而产生轻松的满足的感觉,“喜欢么,宝贝?”

    左小右哪里敢说不喜欢,娇娇/软软地喘不上气,“喜欢,喜欢夜睿。”

    她一点都不想顶着一张某事过后泛着春潮的脸去见人。

    “宝贝,喝粥。”夜睿喝了一口粥喂进她嘴里。

    左小右略一迟疑就看见他眸色瞬间森冷,立刻张嘴乖乖地吞下了。

    可是这样一来一碗粥从热喝到凉,虽然比不吃好点,但是哪里有吃食物的快/感。

    而且被夜睿一直勾着,身体也很不舒服。

    左小右不满意,夜睿却极满足。

    他本来是想怕左小右像上次那次饿晕了才让她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吃些东西。但是他发现这样不但可以时刻不跟左小右分开还不会影响她的健康。

    “左小右,以后,我们每天都这样吃饭。”夜睿放下碗,看着餐车的两块奶油蛋糕目光闪了闪。

    “不,不用吧。”左小左笑得有些僵硬,“那样,你会很累的。”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我最近胖了,很重的。”

    刚一触手就摸/到小腹处的硬/物,引得某人和自己一阵轻/颤抖,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的。”

    “我喜欢,左小右。”夜睿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染着重重的欲色,“左小右……我想吃草莓蛋糕。”

    左小右也发现了今天早上的餐后点心是奶油蛋糕,连忙道,“两块都给你吃好不好?”

    “嗯。”夜睿十分爽快的同意了,“左小右,你真好。”

    男人坚实手臂将她往床头的靠枕上轻轻一推,两人之间便拉开了距离,让她美好的身体他面前尽数绽放,也让她的视角看到了两人羞涩的的结合。

    还以为他要吃蛋糕,左小右正想说“不如你先吃,我上洗手间”,就见男人修长的手指挑了一团雪白的奶油抹在她挺立的红莓上。

    左小右的脸一红,虽然这种侍候男人的技巧佐薰也曾传授过她,但毕竟实战跟观摩有很大的区别。

    她扭动着身子,又羞又急,“夜睿,别……不要这样。”

    夜睿却不听她的,握住她推拒的手压在头顶,越发拉长了她的身线,看起来纤细而美好,娇艳动人。

    左小右看着别过头不看他,眼眶一红,眼底泪意涌动,“不要这样,我,我……”

    “宝贝,好美,好香,好甜。”夜睿满意地品尝着独属于他的草莓蛋糕,森冷了一早晨的眼眸终于恢复了暖意,而埋在她身体的分身也随着满足感逐渐膨/胀。

    左小右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身体一点点地被撑开,被侵略。

    “宝贝,哭给我看。”夜睿看着她眼底的泪意,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在刺激着他。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嘶吼,“让她只为你一个人哭”。

    “夜睿,下次可不可以不这样。”左小右可怜巴巴地求着他。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堪,她都已经是个四岁孩子的妈妈了,玩这种游戏太不端庄了。

    “嗯。”夜睿点点头,舌尖舔/去最后一块奶油,得意地提意,“下次用瓦萨米,再下次可以……”

    “不要,不要……”左小右摇头,祈求的看着他,“都不要,好不好。”

    她一点都不喜欢玩这种游戏。

    “不好。”夜睿看着她眼底涌动的泪意,那弱花等着被摧残的模样正深深地诱/惑着她。

    “宝贝,好美。”因为他而哭泣的左小右他好喜欢。

    他喜欢左小右因为他而产生出的任何一种情绪,任何一种状态。那都是左小右在乎他的表现。

    :顺了剧情那么久,开开荤。说很污,就真的很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