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生死都是左小右
    :

    不,不能伤害左小右,她帮胡一青是因为她的善良,并不是因为喜欢他,不是因为胡一青有多重要。

    然而脑海里那个冰冷的声音,森然响起,“你忘记五年前她是怎么抛弃你了么?她没有失忆,她告诉了左少卿却没有告诉你?因为她不相信你,她宁愿相信左少卿也不愿意相信你。你满世界的找她,可是她却狠心地躲着你,不见你。她就是个狠心的女人。跟莱茵一样,为了自己的解脱而抛弃你。”

    不,不是的。五年前左小右是为了救我,为了拿到粟基的解药才走的的。她不是抛弃我,不是的。不是抛弃。她假装失忆不肯认我,是用她的方式保护我。左小右是在乎我的,她不会抛弃我。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行动总是突然,理由事后再后。不管是为了谁,不管原因是什么,出现的结果就是她一次次抛弃你。她可以因为报仇抛弃你,可以因为小澈而离开你,现在她能为胡一青这样的路人伤心难过,看你一眼都多余。你又怎么能保证下一次不会冒出一个张一青勾走她的思绪?!”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脑海里盘旋的怒意终于占据了他的身体。

    明思泽就地蹲着,打开药箱就是配药,辰亦梵在他身边不断地催促着,“快点啊,您老人家倒是快点啊。”

    明思泽一脸严肃,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骂他一声。

    西蒙从厨房端着粥回到书房的时候就看见夜睿的头自书桌后缓缓抬起,那俊美的脸上带着森然地杀气,眼眸里带着诡谲的邪魅。

    他的身后晨光拔地而起,仿佛一把从地底升起的巨大光剑,劈开了天地间的暮色。

    夜睿自那劈开天地的晨光中缓缓起身,似刚从幽冥地狱洒然出走的邪恶鬼王,带着铺天盖地的森冷煞气,他幽冷的眼眸带着对世间一切的蔑视,冷漠地扫过现场众人,薄唇微张,语气森然,“滚!”

    只一个字带着幽冷鬼冥的气息,让所有人都气息一滞,周身一冷。

    明思泽抬起头看着他没有温度的眼眸,一惊,急急吼道,“快,拦住他。拦住他。”

    然而为时已晚,夜睿,已然迈到他的面前,锃亮的皮鞋踩在了地毯上的小瓶子上,漫不经心地用着力,咔嚓一声脆响,瓶子碎裂,露出已经化为粗粉的药丸。

    “还想控制我?!”夜睿居高临下的看着明思泽,唇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意。似乎十分好心情勾了勾唇,“是时候看看我的女人了。”

    “西蒙,拦下他。”明思泽大叫一声。

    西蒙立刻将手里的餐盘一扔,挡住了夜睿的去路,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少爷。”

    明思泽西蒙根本不对夜睿出手,愁得直叹息,推着身旁的辰亦梵,“快,拦住他,拦住他。”

    辰亦梵一来自知自己不是夜睿的对手,二来他也跟西蒙一样没有办法对夜睿出手。

    “你们是想看着左小右去死吗?还不拦住了?如果左小右死了,睿儿醒过来他还能活么?”明思泽看着眼前这两个轻重不知的孩子气得直跳脚。

    “话可真多啊。”夜睿慵懒地回过头,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只见明思泽突然凌空飞起,重重地砸在了书桌上,狼狈的跌落在地。

    夜睿极为淡漠地看了明思泽一眼,轻蔑地笑着,“死心吧,他已经醒不过来了。以后,我就是夜睿,夜睿就是我。”

    说完修长有力的臂膀轻轻地压在门口的西蒙胸前,只微微用力,西蒙便被重重推倒在地。

    “神医,你怎么样?”辰亦梵连忙扶起明思泽,眼里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为什么还是会这样,明明已经给他吃过药了,怎么会这样。”

    明思泽看着夜睿消失门口,重重地唉了一声,恨不得一巴掌呼到辰亦梵脸上,“为什么不拦住他,为什么不拦住他。”摇摇头,“左小右要是死了,睿儿肯定也活不成。”

    辰亦梵眼眶一红,嘴唇不停地哆嗦着,“我能怎么办?他是夜睿啊,他不认得我,可是我认得他,我要怎么跟他出手。”重重地抽了自己一大嘴巴子,“我特么就是下不了手。”

    “怎么回事?”给夜睿送点心过来的靳叔看着明思泽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心里一惊,连忙跑了过去。

    明思泽做为天才儿童一直在皇家天才儿童中心长大,接受的是正规的绅士教育。虽然平时说话很没分寸,像个老流氓,但是他那自小深入了骨血的仪态却一直很优雅,像现在这样狼狈的样子,靳文跟他混了一辈子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第二次,第一次是三年前,夜睿决定要独闯黑市雇佣兵营的那晚。

    靳叔和辰亦梵一起将明思泽扶从在沙发上,脸色冷峻,“那个少爷,他又出来了么?”

    明思泽默默地点头,眼里闪着痛苦的毁恨,“我当时不应该放他出来,当时就不应该。”

    “如果那个时候不放少爷出来,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拿下雇佣兵团,拿下黑市。佐薰,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倒台。”西蒙在一旁解释,默默地垂下头,“我觉得现在的少爷也很好。”

    只要是少爷,哪一个都很好。

    明思泽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刚刚都受不住他一下。左小右能受得住么?左小右的头痛症还没弄明白呢,人如果真被他弄死了。你以为他还能活下去么?蠢货!不想想他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的。左右都是一个左小右。生死都是左小右,你们到底明不明白。”

    靳叔立刻站了起来,“我去把左小右带出来。”看向辰亦梵,“让夜影带着小澈去不易居住一阵。不能让小澈看到少爷现在这个样子。会吓到他的。”

    辰亦梵立刻站了起来,“好,我现在就让夜影带着小澈走。”

    靳叔停下脚步,神情有些紧张,“对,你先带小澈走,我再去带小右。不能让他们撞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