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因为路人不要他
    :

    天才刚刚发亮,还在睡梦中的小澈被夜影叫起。

    “影叔叔,怎么了?”小澈睁开还有些朦胧的睡眼看着他。

    “澈少爷,少爷现在生病了,神医要先给少爷治病。这一阵不能亲自带着你学医了,让我先把澈少爷送到不易居跟东叔学习。等少爷的病好了再接澈少爷回来。”夜影并没有用哄孩子的方式哄着小澈离开,而是将事情跟他做了汇报。

    小澈立刻坐了起来,严肃地问,“爸爸生病了?生了什么病?”掀了被子下床,“我去看他。”

    夜影立刻跪了下去,“事关少爷尊严,还请澈少爷遵从少爷的意思。”

    小澈跳下床,却再也没有往门外走,看向夜影,小手背在身后,沉默片刻,点点头,“好,我跟你走。我去跟妈妈告别。”

    夜影再次垂下头,“少夫人正陪着少爷,还请澈少爷先行离去。”

    小澈眸子闪了闪,“爸爸,他病的很严重么?”

    夜影脸上露出一抹茫然的凄色,“是,很严重。”

    小澈不再问了,只说了一句,“门外等。”

    自己刚开始默默地收拾衣物放进书包里,换下睡衣放进书包里。洗漱完毕,背着书包打开门,对夜影道,“走吧。”

    然而就在他路过夜睿卧室的瞬间,一声凄厉的尖叫突破门缝落到他的耳内。

    虽然惊叫声很短暂,可是小澈还是听出来,是小右。

    他立刻调转身子向夜睿的卧室冲去,早已守候在门口的靳叔立刻冲夜影道,“带澈少爷走。”

    “不,我不走。我听到小右的声音了,是她在叫。是不是夜睿虐待她,是不是。我要救我妈妈,我要救她。放开我,放开我。”小澈尖叫着,小拳头挥舞着不断地砸在夜影身上。

    “得罪了澈少爷。”夜影抱着小澈飞快地往大门移动,“少爷并没有虐待少夫人。等有一天你回到夜睿居,少夫人一定会向你解释这一切的。”

    只要她那个时候还活着。

    “他是不是疯了,他是不是得了疯病。是不是?是不是?”小澈红着眼睛哭吼着,“是不是这样他才虐打小右,是不是?你们都疯了是不是,你们竟然让小右一个人去面对他。”

    “少爷没有疯。”夜影第一次生气吼着,他把小澈塞进车里,红着眼睛一字一句道,“少爷不会伤害少夫人的。他就是因为少夫人才变成现成这样的。他一定不会伤害少夫人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少爷。少爷为了找少夫人,这几年受了多少苦……”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而夜影却说着说着就哭了。

    他捂着脸,伏在小澈身前嗷嗷痛哭起来。

    他这一哭,小澈倒是不哭了,他有些发怔地看着这个从来都没有表情的男人,心里的那点担心似乎少了点。

    小澈没有再哭闹,夜影在一阵痛哭后也安静下来。默默地开着车向不易居而去。

    夜睿回到卧室的时候左小右还在睡,她睡得极不安稳,眉心紧蹙,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句呓语。

    “胡一青,快逃,快逃啊……”

    “不要,不要……”

    她的梦里没有他!

    夜睿眉头紧蹙,眸光森冷,一把掐住她沉睡中的下颚,声音阴冷,“左小右!”

    “唔!”左小右迷糊中感觉到一股痛意,下意识去拍禁锢住自己脸的手。可是不但没有拍掉,反而更痛。

    她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杀气夜睿,双手握住他掐住自己下颔,痛得眼眶通红,“夜睿,好痛。”

    “痛?你怎么会痛?”夜睿松开松在床边坐下,十分温柔地将抱/坐着靠在靠枕上。欣赏般地看着她脸上那几道被自己掐出来的红痕。指着自己的心口,“你会有我痛么?左小右,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她又惹他生气了么?

    左小右有些茫然,胡一青的死让她难过的同时也有些疲惫。因为累,不想说话,所以她才没有跟夜睿说,她知道夜睿不喜欢自己提别的男人。

    看着她眼底的茫然,夜睿冷笑着,看,这个女人果然不知道。

    ”真的,很没良心呢。”夜睿的手抚过她光洁的脸蛋,摸着自己留下的指印,看着她满足地叹息,“左小右,怎么才能让你的心里装满我呢?”手指缓缓下滑,蜿蜒着绕过她精致的锁骨,玲珑的胸线,最后停在她跳动的心脏处,用力地狠狠地戳了戳,声音也发了狠,“要全部,不要那种一点角落的,我要这里全部都是我。”

    “夜睿……”左小右胸口一痛,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去。可是身后就是靠枕,她退无可退。只好忍着痛,看着他,柔声问,“夜睿,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是不是因为我今天晚上没有跟你说话?”

    左小右连忙解释,“我是怕我说出来的话你不高兴听,我想,我想等过几天我心情好再跟你说话。”

    她想等胡一青的事情淡去再跟他说话,这要她就不会在他面前提到别的男人。他就不会生气。然而,他还是生气了。

    “啊~原来还要等几天。”夜睿眼里闪过一抹狠戾,戳在她胸前的手改为用力的抓握着。玲珑的小兔隔着轻透的布料被捏/挤成邪恶的形态,痛得左小右眼泪咻然而落。

    看着她痛得小/脸苍白,眉头紧蹙的模样,夜睿不但没有心疼,反而多了一抹满足。就是这样,她因自己而反应,她因自己而疼痛,她因自己而流泪。

    所有为别人而哭泣的眼泪都该为他而流。

    “为了一个路人,你要好几天不跟我说话。”夜睿扯落她的肩带,露出一大/片雪色肌肤,美好的小兔上已经红痕遍布,他由衷地赞叹着,“这是我弄的。”

    “夜睿,我,我现在不是很想要。。”左小右身体有些疲惫,握住他不断下滑的手,眼里有些祈求,“可不可以等明天?”

    等她身体不那么沉,等她头那么痛,等她心里不那么难过。

    “为什么?”夜睿冷冷地盯着她的眼睛,语气森然,“为了那个路人胡一青,你果然,不要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