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假装不知情
    :

    左小右双手撑在桌子上,极为震怒地看着眼前这两位老人。

    他们可都是夜睿最亲近的人啊,怎么可以说出那样残忍的话。

    猎补!关入囚笼!

    这种词语怎么能用在风华无双的夜睿身上,怎么可以?!

    左小右的身体因为激动而剧烈地起起伏着。压抑地喷薄而出的咆哮,“就算夜睿有病我也不在乎,就算他要我死,我也不在乎。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把夜睿关到笼子里……”通红着双眼死死地明思泽,“就算是明叔叔你,也不可以。”

    “你们凭什么把他当猎物一样对待?猎补?!”左小右愤怒地嘴唇颤抖着,“凭什么?他是人,他是夜睿居的主人,是这个萧夜集团唯一的领导者,是这个世上最聪明最美好的人。”狠狠地抹了脸上不为滑落的泪,“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对他用这样的词。”终于在最后崩溃地咆哮着,“你们没有资格!”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配对夜睿用这样的词,没有任何可以对夜睿做那样的事。

    左小右冷冷地盯着他们两个,深吸一口气,唇齿间每一个字都那样斩钉截铁,“我现在回去,九天了,到现在我也没有死。说明夜睿他根本不会让我死。以前也是,五年前他有无数次机会掐死我,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对我真正动过杀心。就算他的心里藏着另外一个人,夜睿,他还是夜睿。”

    “小右,你不要激动。”看着左小右要走,靳叔连忙拉住。满脸愧疚不安,“我们,很抱歉对少爷用了这些不好的词。但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少爷并不是一般人能控制的……所以,我们用词不准确,小右,先不要激动。”

    原本的夜睿身手就已经十分可怕,而这个黑暗系的夜睿武力值更加恐怖。否则,当然三年前的夜睿也不会为了拿下黑市雇佣兵而要求明思泽把这个暗黑系夜睿放出来。

    因为无法轻易控制现在的夜睿,所以明思泽计划对他施计“猎补”,以围困巨兽的方式禁锢他。虽然听起来残酷,但是却是最准确的用词。

    明思泽和靳叔相视一眼,没想到左小右会因此而如此强烈反应。

    仅仅是措辞上的不准确,她就跟护仔的母鸡一样疯狂地跳出来,挡在他的面前。

    看来,计划告诉左小右反而是错了。他们低估了夜睿在左小右心里的位置。低估了左小右爱人的能力。她不只是单纯的爱着夜睿,更以她那微不足道的力量去护着夜睿。

    明思泽摇摇头,为爱失去理智的人。

    在这个时候尊严和骄傲还及得上命重要么?他之所以想强制给夜睿治病也不过是怕左小右死在夜睿手里,而左小右却为了维护夜睿的尊严和骄傲不顾自己的死法。

    做为一个医者,他理解不了,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比生命更重要的。那种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的尊严么?

    “小右,小右,你先不要激动。”靳叔递去一杯热牛奶,柔声道,“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是夜睿居的少爷的亲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你放心,不会折辱少爷的。”

    想到他们给夜睿的奶油里下/药,左小右并没喝那杯牛奶,只是紧紧地捧在手里捂着。声音平静了下来,“骄傲和尊严在自己心里,不在别人心里。”

    换做任何一个人把他关笼子里也受不了,何况是那样骄傲的夜睿。

    她的心现在很冷,她眼神警惕地看着靳叔和明思泽,生怕他们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就把夜睿关在笼子里。

    看着她眼底的紧张和疏离,明思泽冲着靳叔摇了摇头,左小右不配合,计划无法实施。

    做为最大的受害者,最轻易能执行这个计划的人都在排斥他们,他们又将如何下一步行动。

    靳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悲悯地看着左小右。最接近死亡的那个人,是你啊,小右。

    明思泽掏出一只盒子递过去,“受不住的时候吃一颗,可以保命。”

    “谢谢!”左小右接了,看着他们两人,叮嘱道,“今天的事,你们不要跟夜睿提起。他,一定不愿意我知道他的病。”

    看着左小右的身影消失在餐厅里,明思泽突然一声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喜欢一个人,竟然可以连命都不要么?”

    为的,只是对方能有尊严的活着?!

    爱人的尊严大于自己的性命么?

    这就是爱情么?!

    靳叔没有说话,忽然眼眶通红,咻然有泪,唇角却挂着一抹满足的笑意,“这是少爷的福气。”

    有一个人愿意用性命去维护少爷的尊严,还有比这更深刻的爱情。

    洗过澡吃过饭,左小右觉得自己的体力恢复了。

    她将明思泽给的药放在床头的抽屉里,自己则在夜睿身边躺下,看着他安静的睡颜默默地试去了眼角的泪。心里喃喃着,这样的夜睿不是很好,很正常吗?我们不需要治病,夜睿,不需要治病。这样的你也很好。

    左小右抱着夜睿再次沉沉睡去。

    夜睿这一觉睡得极沉,左小右中间又起来起来,给左少卿打了电话问了小澈的情况,才知道原来,他也知道夜睿生病的事。

    那天,从不易居出来的时候,左少卿对她说过一句“夜睿很在乎你……”

    左少卿也知道夜睿因为五年前自己的出走而引发的双重人格症。

    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一个笨蛋。

    第二天早上,左小右醒来的时候,夜睿已经醒来了。

    她一抬头就看见夜睿垂头望着自己,眼中有些漠然的模样。

    “左小右,你是猪么?!怎么这么能睡。”夜睿翻身覆在她的身上,咬着她的嘴十分任性的抱,“我已经等你半小时了。”

    左小右柔软地圈住他的脖子,顺从的迎了上去,唇角扬着撒娇般的轻笑,“我这么能睡,还不是因为你让我累到么?!”

    大大的眼睛巴眨着,夜睿一口咬住她的肩胛,舌尖勾了她颈间细细嫩嫩的肌肤亲吻着,“左小右,我就喜欢你勾引我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