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魔鬼夜睿
    :

    左小右一怔,就听得夜睿轻声叹息着,“我其实,有两个我。”

    左小右身子一僵,却引得男人一阵轻呼,“小妖精,不许在这个时候勾引我。”

    见她不再动弹,夜睿接着道,“你走后,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所以……另外一个我就出现了……”

    夜睿说的内容跟靳叔和明思泽的内容并没有多远,声音很轻,很淡没有一点悲凉。可是左小右却心疼的要死了。

    “左小右,我是双重人格的变/态,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那样无辜而受伤的眼神狠狠地刺痛了她,让她的心狠狠地揪成了一团。

    她转过头亲吻他,眼里闪着晶莹的泪,“不会,不会,我永远都不会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哪一个我?”夜睿试探地问。

    左小右轻笑着,“哪个我都喜欢。因为都是夜睿啊。都是我喜欢的夜睿。”

    夜睿却不依不饶,“我不信。我是不是不喜欢另一个?他是不是会伤害你?”

    “不会。”左小右摇摇头,“那个也喜欢。都是你,都喜欢。”

    “不可能,他那么坏你怎么会喜欢他?是不是他欺负你?我去找明思泽治病,不让他再出来,好不好?这样就不会伤害你了。左小右,不要怕他。”夜睿像孩子般发誓。他骚着她的痒痒肉,轻揉地低哄,逗弄她却不再往里进入一分。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轻哄,让她忘却了昨晚的伤痛。

    左小右被他弄得饥痒难耐,求饶道,“真的,我真的两个都喜欢。不然,我就不会拒绝明叔叔给你治病了。”

    话音刚落,眼前似天幕骤降,乌云密布,周围空气瞬间一片阴冷。

    左小右一惊,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脸蛋变被夜睿狠狠扣住了。头顶传来他阴狠无比的声音,“你果然知道了。左小右,你居然敢骗我,该死的,你居然敢骗我。”

    夜睿的声音带着磨砺地嘶吼,眼底狂卷起一片惊涛骇浪。

    左小右被扣住了脸,连一声痛都叫不出来。脸被挤得变形,所有的骨头都被往一个地方压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全部碎裂。

    “骗我,都骗我……”男人发了狠的进入直到身下的人再次晕了过去。

    夜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西蒙和保镖之外明思泽,靳叔和辰亦梵都被赶出了夜睿居。原因,只要看这几天左小右没有出门就知道了。

    显然夜睿知道了明思泽他们要给他治病的事。

    一群人无处可去的可怜人都毫不犹豫地涌/向了不易居。

    左小右已经整整十天没有出过房门了,除了脸色苍白脸,视力模糊点,身子更瘦点,其他都还很好。

    夜睿对她也不错,只要在房间里就会跟她粘在一起,不在房间里……就会像现在这样用铁链将她锁在房间里。锁链的一头是从洗手间的浴缸下衍生出来的,以前用来禁锢粟基毒发的夜睿。现在用来锁住左小右。

    锁链很长,可够她从洗手间活动到飘窗。夜睿不在的时候佣人会进来伺候三餐,夜睿在的时候他会亲自侍候她一日三餐。

    除了无休止的需要,夜睿会不断逼问她五年来所经历的男人,每个追求者的名字,然后去一个个的查。查完后确实对方没有跟她在一起过,就会温柔待她。若是查到他们曾经一起共用晚餐,那一夜左小右就会熬一夜的疼痛,床单染血。

    她的惨叫与哭泣再也不会让他有一点心软,折磨她是他唯一能舒发自己心情的方式。

    渐渐的左小右就不哭不叫了,痛着痛着也就习惯了。

    身体的疼痛习惯了,可是当她看着那张让她爱慕至深的脸对着自己说出那样刻薄残忍的话时,心里仍然阵阵揪痛着。

    左少卿曾经趁夜睿在书房处理公事的时候潜入夜睿居,翻窗找到左小右。

    那时候左小右正坐在飘窗上看书,翻译诗稿。当她看到窗外的左少卿时,唇角自然地扬着,并没有被他看到自己被束缚的尴尬。

    而左少卿看着他却心痛得恨不得立刻把夜睿给砍了。

    “他,他竟然这样对你。”左少卿抓着束着她的锁链,气得直发抖。

    左小右反而安慰他,“又有什么关系,终归我还是好的,他也是好的。而且,我们还在一起,是不是?”

    左少卿看着她已经那张瘦得只剩下眼睛的脸,吼道,“你现在好么?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

    轻薄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了。

    “她像什么需要你来操心么?”夜睿气势森冷地出现门口,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左少卿,冷声问,“你又不是她的谁。”

    是,他不是她的谁。不是真正的哥哥,又有什么资格名正言顺的关心。

    左少卿冷冷地看着他,“我是她的未婚夫,只她愿意,我随时都能娶她。”

    夜睿走到左小右的面前,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左小右,你愿意给他么?”

    如果以前左小右爱极了他温柔的模样,可是现在她知道这是夜睿暴怒前的征兆。她压抑着心底的恐惧,看向左少卿,“你回去吧,替我好好照顾小澈。我很好,我没事。”

    夜睿将目光扫向左少卿,“没听见么?我的女人让你走。”见他固执地杵在原地没有动,夜睿缓缓地挑开了左小右衬衣的一枚扣子,淡道,“你要留下来看我们夫妻恩爱,尽管自便。”

    左小右胸前一凉,满眼祈求地看向左少卿,“走啊,求你了,快走吧。”

    她不想在人前的那点尊严丢了。

    就在夜睿解开左小右胸前的扣子时,左少卿立刻转过头,飞快走冲出门外,声音带着无尽的怒意,“夜睿,我告诉你,如果小右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夜睿完全无视他的话,手指拨开了左小右身上的最后一颗扣子,声音柔软暧昧,“看样子,以后在家里,还是不要穿衣服的好。免得有些人老想着来带你走。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