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没关系我看不见
    :

    夜睿淡漠地看着他,“视网膜移植不需要配对,我为什么不可以?”

    明思泽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左小右的视觉神经是被忘情水的残忍腐蚀的。移植视网摸的时候会重植这神经。你觉得你的神经正常吗?你想让左小右变成第二个你吗?”

    这是直接在骂夜睿神经病啊。靳叔脸色一变,连忙拉住他。

    明思泽却不管,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怕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与靳叔的紧张不同,夜睿的神情非常平静,看向明思泽,“我接受治疗就是了。”

    什么?!

    明思泽和靳叔都非常震惊地看着他,小心地试探,“你,到底是哪个少爷?”

    夜睿神情很平静,可是头却疼的越来越厉害。视线落到在左小右苍白的脸上时,心也格外疼痛。可是当他说出接受治疗的时候,头痛似乎就好些了,心也没那么疼了。

    左小右那么不顾性命地护着他的尊严,他为她给出属于自己的光明又怎么样。或者,那样才是真正的合二为一呢。

    左小右醒来的时候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她默默地叹了口气,恐怕还是没有休息好。

    这是这一阵以来/经常发生的状况,疲惫的时候眼前出现一片白茫,但是睡醒一觉后又会好点。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侧着耳朵听了一下,房间里没有声音,夜睿似乎不在。耸了耸鼻子,脸色一变,咻地坐了址。

    因为一睁眼,白芒刺眼,她索性闭着眼睛,叫了一声,“夜睿。”

    “左小右,你醒啦?”进来的不是夜睿,而是江浩东。

    左小右紧张地问,“江浩东?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走了么?我现在在哪里?”

    江浩东好奇地问,“你现在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比如视力有什么障碍么?”

    左小右皱眉,“我现在眼睛是有点不舒服,但是休息一下就好了。”忽而想到什么,一喜,“是不是因为这样夜睿让你回来的。”

    江浩东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好,摸了摸脑袋,“这个,是吧……”好像也不那么准确。

    左小右轻笑着,“我就知道夜睿他不会真的对我狠心。”她还是小心地竖着耳朵听了一会,确定周围没有别人在,才问,“你在不易居有看到小澈吗?他好不好?有没有瘦了?晚上睡得好不好?会不会闹?”

    江浩东如实相告,“小澈很好啊。也不有瘦吧,左少给他配了儿童营养师。晚上,应该好吧。没有黑眼圈。小澈从来不闹的。”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又问,“左少卿呢?他有没有事?”

    江浩东一脸疑惑,“左少?他没事了。好好的。”

    左小右所有的牵挂立刻放下,“看向”江浩东,“夜睿呢?在书房还是出去了?你现在能送我房间么?我眼睛现在看不清楚,我回去睡一下。睡醒就能看见了。”

    江浩东心里塞,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夜睿吩咐左小右的病,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说,就算说了,也不能告诉她移植用的,将是他的眼角膜。

    与此同时,夜睿居地下室的某个房间内,一只纯钢打造的金属笼子里关着一个人,他的双手和腰间都被索链锁着,每一只手腕上都戴着一只电子仪器。

    笼子外的不远处,是此时左小右和江浩东的对话。

    她醒来的第一时间问候了小澈,问候了左少卿,最后才问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最后,为什么我总是在所有人的最后。左小右,你这个骗子,骗子!”夜睿愤怒地嘶吼着,吼叫着她对他的不公。

    吼到精疲力尽,可是看到她摸索着下床,走出门时。他狂躁的眸子变得温柔,充满了怜惜,嘶吼也变成了呢喃,温柔而痴迷一声声地叫着她的名字,“左小右,左小右,左小右……”

    而屏幕里的她一声都听不见,从来没有因他的呼唤而转身。

    地下室房间外的小隔间里,明思泽观测着好仪器上传过来的数据:震怒持续二十分钟,呼唤左小右名字200次,持续十五分钟。

    左小右一觉睡醒脑子有点沉,眼前还是白茫茫一片。她揉揉有些疼痛有发胀的脑子,有些茫然。

    她又摸索着到门口,对于卧室的熟悉就算看不见,她也能准确的无误的避开所有桌椅沙发,找到门。

    “有人么?”左小右站在门口喊,立刻有女佣走过来,在她面前轻声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左小右道,“现在几点了?我睡了多久?夜睿呢?他在哪里?带我去找他。”

    肯定是夜睿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在睡觉走了。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没有等他,一定会生气的。她要主动去哄哄他。

    “少爷去公司了。”

    夜睿居上下除了紧要的那几个人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夜睿的病,不知道此刻的夜睿正在治病。

    左小右松了口气,原来是去公司了。

    “现在几点了?”左小右问,有些疑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睡了很久,怎么眼睛还是看不见。

    “现在是下午两点,夫人。”女佣恭恭敬敬地道,“夫人,现在要用午餐么?”

    左小右本来想让她把饭送到房间的,想了想还是动一动,可能是睡多了脑子胀得影响了视力。

    “我这两天眼睛不太好,你送我到餐厅吧。对了,把江浩东给我叫过来。我让他帮我看看。之前着急忘记问了。”

    “是,夫人。”

    看不见的左小右看不到女佣眼里的怜悯,看不到外面夜色的漆黑。

    虽然是半夜被叫醒,江浩东还是飞快地出现在餐厅里,陪着左小右用餐。

    “你很困吗?最近有新任务吗?”

    都说盲人的视力不好听力就会直线上升。左小右吃着饭,听着江浩东哈欠连连不由问。

    江浩东脱口而出,“是啊,正在睡……”一顿,连忙改口道,“正在睡午觉呢。不好意思。失态了。”

    左小右轻笑着,“没关系的。我现在看不见你的失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