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念给我听吧
    :

    小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舅舅的妈妈,好看么?”

    像是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心境也放开了些。

    左少卿站在窗前,声音有些抖,“好看,妈妈,从来都是最好看的。”

    华丽的背影,优雅的声线,却带着压抑悲痛,让二楼走廊后那个偷听的人咻然泪下。

    小澈点点头,“嗯,我的妈妈也很好看。”

    左少卿牵着那只小小的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静静地站在窗前认真而严肃的讨论着男人之间的关于“妈妈”这个话题。

    “所以,小澈,任何时候都不要去怪妈妈,知道么?”左少卿轻轻地叹息着,脑海里左小右那消瘦不堪的身子深深的刺痛着他。

    到底是不是他辜负了佐依阿姨的嘱托让小右这样痛苦。五年前,他放弃了,到底是不是错了?!

    小澈摇摇头,“我不会怪小右的。她很爱我。我知道。”

    他再也不会怀疑妈妈对他的爱,从那次左小右混身绑满了绷带躺在床上的时候开始。不,从左小右被那两上绑匪扔进小木屋的时候,从左小右让他逃走的时候开始,他就再也不会去置疑妈妈对自己的爱。

    她,比任何人都他。她爱他,跟爱爸爸是一样的。

    左小右曾经说过,她最想要的就是有一天一家三口四季平安。小右在救爸爸,他一定要坚持到爸爸健康,一家三四四季平安。

    “小澈真乖,好好睡觉好不好?说不定妈妈什么时候就来接你了。看你眼下两个小熊猫就该难过了。”左少卿打趣着。

    “舅舅~”小澈扬头看他,眼里闪着一抹犹豫。

    “小澈?”左少卿垂眸他,“小澈有什么话都可以跟舅舅说。”

    小澈咬着嘴唇,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那怯怯的模样像有了左小右。左少卿柔柔的笑了。还以为夜睿强大的基因强占了小澈的一切,却原来他还留了这样可爱的一面。

    “舅舅可以唱歌哄我睡吗?”

    愣住的,不只有左少卿还有躲在走廊里听壁角的那个人。

    左少卿一愣之前将他抱了起来,轻笑着,“好。小澈想听什么歌?”

    “什么歌都行。”

    声音渐渐远去,傅青玉坐在走廊地地毯上恨不得把小澈从那个她向往已久的怀抱里扯出来把自己换进去。

    左少卿唱歌,她是一定要听的。

    傅青玉一个翻纵,人已经从二楼轻/盈地落在了一楼。

    手脚轻/盈地潜伏到小澈的房间门口。

    她以为自己完成的帅气利落,却不知在跳到地上那一记钝响已经招来了警醒的保镖。

    “由她去。”若森拦住了正准备出手的保镖,一眼扫了过去,“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是若森少爷。”保镖立刻会意,就是这个女人对于不易居的他们来说就是透明的。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傅青玉躲在小澈门口的那盆巨大的铁树后,双手抱着腿坐在地上,听着左少卿好听的歌声。心里突然有些想哭。

    她好像也好久没有见过妈妈了。

    门咻地开了,傅青玉身子一僵,立刻将自己在铁树后藏好。

    左少卿轻轻地关上门,然后淡淡地扫了一眼那盆铁树,淡然离去。

    傅青玉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口浊气,还好没发现。

    楼上一直盯着她的保镖默默地摇了摇头。这真的是享誉中外的青鹰帮的新任帮主吗?

    第二天左小右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手伸到眼前。

    她默默地叹一口气,眼角滚落一滴热泪。唇角笑意苦涩,真的,还是看不到呢。

    左小右竖着耳朵听了听,枕边没有夜睿的呼吸,她才放心的摸了过去,确定没有人。

    她才摸索着下床,到洗手间洗漱完,才开门叫了女佣扶着自己到后园找江浩东。

    其实她也可以让江浩东过来,她怕夜睿突然回来。

    后园里,明思泽和靳叔,江浩东几个人正要做着激烈的讨论呢。

    “你就说她的眼睛只是暂时性的。因为身体过度疲惫引起的,先,先拖到,嗯,一个月。”明思泽提议。

    靳叔摇摇头,“万一一个月了还没有找到视网膜怎么办?而且你不是说现在每天监控小右给少爷看,少爷的病情进展很快么?万一那个时候视网膜没有找到,少爷的病情也好了,他要真的捐视网膜给小右怎么办?”

    明思泽苦恼地走来走去。

    视网膜移植当然没有那么麻烦,只要有人捐就行了。他当时那样说一是为了让夜睿心甘情愿治病,二来也是为了给为了寻找视网膜争取时间。

    “现在还有另一个难题,就是小右的视神经组织腐蚀很快,如果不尽快手术……”江浩东苦恼地看着两位老人家,“我们现在时间有限。我昨晚给她做了检查,这一天的腐蚀速度是之前的十倍。这样下去我们最多只有十天了。”

    明思泽接过江浩东递过来的左小右最近报告,脸色十分难看,“辰亦梵那个家伙哪里去了?不是让他找视网膜去么?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

    “有倒是有,但是捐献者视网膜早期受过损伤,根本不具备移植条件。”江浩东幽幽地叹了口气。

    窗外闪过一道人影,明思泽立刻拉着靳叔闪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江浩东,“就一个月,给我拖一个月。别说漏了。”

    从侧门飞快的溜走。同时左小右从正门钻了进来,竖着耳朵听声音,“江浩东?”

    “小右,这么早你就来了?”江浩东连忙迎了过去,扶着她在客厅里坐下,“我给你拿报告。”

    左小右笑道,“我今天还是看不见,所以不用给我拿了,你尽管告诉,什么情况。”

    江浩东默默松了一口气,照着明思泽吩咐的告诉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前一阵你累到了。眼压太高,加上后面一直不注意用眼过度。所以会有一阵间歇性失明,持续时间大概会有十天,或者一个月的。”

    “十天,一个月?”左小右笑笑,“这差别还真是有点大。要不你还是把报告给我看看吧。”

    江浩东不明所以,但还是把报告递给她了。

    左小右“看”向女佣,“麻烦你,念给我听。”

    她到底是能经营出百亿资产的投资人,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单纯的孩子,这样的戏码终是骗不过她。

    江浩东脸色咻然一变,心里直叫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