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理解不了的爱情
    :

    “王八蛋。”夜睿把手机狠狠地砸到笼外。

    明思泽默默地捡起了手机,默默地走了出去,“这已经是极限了。”

    左小右是可以干预到对他的治疗,因为这样夜睿就会直接受左小右影响;但如果直接接触,左小右的情绪就会被他控制,反而对治疗没有帮助。

    左小右并没有立刻回房间,身子摸索着旋转梯的扶手缓缓下滑,坐在了铺着地毯的台阶上。

    她紧紧地将手机握在怀里,唇角扬起甜蜜安稳的笑意。太好了,太好了,夜睿没有嫌弃自己,他还是那个爱着自己的夜睿,还是那个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第一次出现救自己的夜睿。

    太好了!

    而与此同时,有些人却十分不好。

    辰亦梵站在s市的某个荒郊野外,看着手里的导航巴拉开一堆堆灌木叶往里走,四处荒芜人烟。

    如果不是有人给他发信息告诉他这里有他要找的东西,如果不是怕夜睿真的把视网膜给左小右把自己弄瞎了,他死都不可能出现这种随时远处一暗枪过来就能把他打屎的地方。

    走被灌木划出一道道血痕,他也顾不上,心里暗骂着,这里最好能有左小右能用的健康的视网膜,否则他回去查出来是谁给他发的一定把他扔到狗窝里喂鹰犬。

    不过好在,他真的在灌木的尽头看到了一间简陋的木屋,门口还摆着一席茶席。

    辰亦梵连忙跑过去,大声喊,“有人吗?有没有人?”

    没有人回答,正当他要进门的时候。就见木屋内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步履蹒跚地走了出来。

    辰亦梵看着他,脸上的兴奋尽数消失,神色一冷,“那条短信,是你发的?”

    男人面目狰狞,脸上全是凹凸不平的疤痕。只有一双眼眸还算清澈,淡淡地扫了一眼辰亦梵,声音嘶哑不堪,“怎么?看到是我,怕了?”

    “怕,谁怕你。”辰亦梵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以前的你我都不怕,何况现在。我只是没有时间陪你耗着,知道?”冷声道,“如果不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肯定狠狠揍你一顿。”

    说完转身就走,他已经很着急上火了,左小右瞎了,夜睿疯了,他还敢来捣乱!

    “如果我说,你要的东西,我能给呢?”男人要并没有拦住他,而是在露天茶席前坐下,用那同样凹凸不平,满是伤痕的手泡茶,分茶。

    他很有耐性,如果不是那一脸的狰狞,那一套行云流水的沏茶动作也是自带风华。

    辰亦梵果然站住了,“你知道我要什么?”

    男人漫不经心地分着茶,“视网膜。”

    “夜睿居里有你的人?”辰亦梵一把扯住男人的衣领,狠狠地问,“你还想干什么?给佐薰报仇么?辰亦勋,你这个蠢货,你到底知不知道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辰亦勋也不怒,任由辰亦梵担着自己,淡道,“全国的医院都知道夜睿居在找视网膜,我知道有什么稀奇。”

    辰亦梵这才松开了手,在他面前坐下,“谁要死了?可以把视网膜捐出来?”

    对于辰亦勋,哪怕他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辰亦梵也不会掉以轻心。

    辰亦勋不答反问,“我想知道,是谁需要视网膜。”

    辰亦梵冷笑,“怎么?不是给我提供视网膜而是来打探情报的是吗?你以为夜睿瞎了?你放一百个心,你瞎了,你死了,夜睿都不会瞎。”

    辰亦勋手一颤,手中的茶盏咻然落地。

    “那就是,小右……”辰亦勋那布满了疤痕的嘴唇因为颤抖而更狰狞,那完全清澈的眼里蓄起重重的水气,声音有些抖,“忘情水毒性那样重,靠明思泽那点稀释药水又怎么可能全部解掉?”他似乎是在跟辰亦梵在说话又喃喃着仿佛在自语,“我当时就告诉过她不要随便服用解药,否则忘情水残液更伤人。她就不肯相信我。”眼泪落到那狰狞的脸上,却因为那嶙峋的伤痕而久久滑不下来。

    “为什么,从来都不愿意信我一次……”

    辰亦梵大惊,“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左小右服了忘情水的解药?”

    那左小右……

    与辰亦梵的大惊小怪不同,辰亦勋极为淡然,“我知道,我当然都知道。佐薰让我时刻监视着她,最初那两年,左小右身上的首饰,手机里一应监控都由我掌握。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辰亦梵简直难以置信,“不,不可能。以你对佐薰的衷心,你怎么可能会不去告状。少在这里放马后炮。”

    辰亦勋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明思泽的解药只能在喝下忘情水前半小时内喝下,否则无效。小右喝下解药后,佐薰为防着她先喝了明思泽的解药才特意中途以有事为借口离开了。是我故意以不知情为由给她喝下去的。”

    “也为此,佐薰从来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小右。前几年几乎全天时监视着。不过好在前半年小右真的失忆了半年,真真假假,让佐薰倒是信了几成。”

    辰亦梵还是不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要说你喜欢小右,你们是表兄妹,你们根本不可能!”

    辰亦勋眸光一冷,嘶哑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更加残破不堪,“为什么不可能?自古以来表兄妹都可以结婚,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是你们迂腐!”

    辰亦梵惊讶地看着他,十分不可思议,“你,真的爱上了左小右?你,你,你这是乱lun知不知道?”

    “不是!”辰亦勋咻然大怒气,疤痕遍布的手颤抖地将茶席上的茶盏全部扫在了草地上,气得全身颤抖,“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我爱她,我可以为她放弃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

    辰亦梵是不懂,就是左小右和夜睿那爱得死去活的正常男女之情他都理解不了,更何况是辰亦勋这种不伦之爱。

    他对这种事情不敢兴趣,问,“先说说你要把谁的视网膜给我。左小右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也知道她是被忘情水腐蚀的,江浩东说最近的侵蚀速度变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