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爱得太变态
    :

    辰亦勋抬头看他,“能不能让我见见左小右?”

    辰亦梵毫不犹豫地摇头,“不可能。左小右现在哪都去不了。夜睿居到处都装了监控,后花园都装了,你进去就会被发现的。”

    “我想看她最后一眼。”

    “你说的视网膜不会说是你自己的吧?”辰亦梵神色一变,“国家不允许视网膜**移植,开什么玩笑。”

    辰亦梵有些烦,早知道左小右的眼睛会出事,当时就不应该那么快把艾莎和谢秋月那几个坏蛋扔到黑市去弄死了,现在还要四处找。

    辰亦勋摇摇头,“我的情况你最清楚,一条命是江浩东用药吊回来的。能到现在已经是赚了。小右还有一个月,我恐怕也没有一个月了。我想临死之前见她一面。想,看看她。”

    辰亦梵就是再讨厌他那也是过去的仇恨了。后来他再回辰家后,辰亦勋并没有再为难过他,这一点其实是极为难得了。

    现在想来,辰亦勋那个时候不跟自己争辰家的一切,而是一直往克莱斯家跑恐怕就是一直在帮左小右打掩护。

    辰亦梵疑惑地问,“你爱左小右什么?她就那么好么?让你们一个个不要命的去喜欢她。你明明以前那么多女朋友,你怎么会单单爱上左小右呢?她还是你表妹!”

    这一点上,辰亦梵和江浩东一样不懂。左小右是一个很好的人,但是至于为了她放弃自己原来执着的权势和名利么?至于为她不要命么?

    说到这里辰亦勋的眼里多了一抹,原来的激动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他的眼神,辰亦梵看懂了,那是夜睿一惯看左小右时的眼神,温柔而带着宠溺的。仿佛看的是一只可爱的萌到了极点小宠,而不是一个人。眼珠子里只有一个人。

    辰亦勋看着茶席上残余的茶水,已经看不出唇型的唇角扬出一抹憨然的笑意。他的声音很轻很软,嘶哑中带着说不出的温暖,还有一抹连自己都理解不了的叹息,“我爱的,是爱着夜睿的左小右。”

    啊咧?

    辰亦梵表示不懂了。

    辰亦勋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我爱在左小右爱夜睿的那种奋不顾身。她为了给夜睿守身,不顾性命。如今这世上还留着清白么?不过一夜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可是她竟然宁愿跳崖也不愿意给我。”

    “她为了夜睿,只是为了想记得夜睿,不顾后果的喝下了稀释解药。那药本身就有腐蚀性,如果不在半小时内喝下忘情水,那药也能药了她的命。而她不惜一切的原因只是为了见到夜睿时知道他是谁。”

    “她爱夜睿,只因为他是夜睿。不管他是不是穷得只能住在莱茵留下的房子里。不管他是不是靠西蒙的打款过日子落魄公子哥。她照样心甘情愿的跟他在一起。为了他的安全隐瞒了报仇真相,隐瞒了没的失忆的事实。”

    “我这种人,从小到大看似被人捧着长大,实际上又有谁真正看过我一眼。看的是我身上的衣着,是我背后的家族。而不是我,不是除却那一切后一无所有的我。”

    “我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样的,交易的床上关系。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只要我给够钱。直到我遇到了左小右……”

    “我想被人那样爱着,正眼看着。可是这个世上,只有左小右可以那样去爱一个人。我只能让她爱上我。我想要被她像爱夜睿一样爱着,全身心的对待着。想要她的心里眼里,只有我。”

    辰亦梵听糊涂了,“所以,其实你根本不是爱左小右,而是爱上了左小右爱夜睿的态度?”无语的别地头去,“这都什么跟什么……”指着他,简直无语到了极点,“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变态到家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辰亦勋矢口否认,“我爱的是左小右。”

    好吧,辰亦梵表示这种东西他真理解不了。还是找个人直接打一架比较方便。

    既然辰亦勋要死了,他的视网膜他就收下了。但是还是要回去跟明思泽他们说一声。

    “我安排了,就带你见左小右。”辰亦梵挥了挥手机,“给你打电话。”

    辰亦勋立刻笑了,那狰狞的可怕的模样让辰亦梵叹了口气。原来也是一表人材最后竟然落成这样的田地。

    辰亦梵回到夜睿把辰亦勋的事告诉了明思泽,明思泽表示可以立刻安排他进来。最底层的实验室没有监控,可以安排辰亦勋跟左小右在那里见面。也方便他检查辰亦勋眼睛是不是健康。

    辰亦梵立刻给辰亦勋打电话,约了第二天。

    夜睿只看左小右一人的监控画面,并不能关注到辰亦勋已经潜入到夜睿居。

    明思泽对他道,“我要去实验室给小右做检查,看看视觉神经的腐蚀程度。”

    夜睿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盯在屏幕上,看着左小右摸索着收拾卧室,晒太阳,听音乐。她看起来不那样害怕了,他的心也渐渐安静下来。

    他听到她偶尔叫自己的名字,给自己打电话,打电话是关机的时候。她也是笑着的。她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夜睿,不要勉强别人,我不怕看不见。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不怕。”

    夜睿心里的声音在响起,“你看,左小右只依赖我们,她爱的只有我们而已。”

    另一个声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那是因为现在左少卿不在她的面前。如果左少卿出现了呢?他出事了呢?她肯定会走的。”

    心里的声音默默地叹息着,悄然黯了下去。

    左小右被扶到后院,到了门口,女佣不再进去,江浩东扶着她下楼。

    左小右问的还是,“知道夜睿在哪里吗?他们是不是故意为难他?”

    夜睿向来跋扈,平日里谁也没有放在眼里。这会子如果真的过去求人,恐怕有的人就会趁机为难他。这是她最不想要看到的。宁愿自己眼睛再也看不见了,也不愿意夜睿为她去承受屈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