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切来得刚刚好
    :

    辰亦勋浑身绑满了绷带,衣着很整齐。

    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他还是不想让自己那狰狞恐怖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左小右坐椅子上接受明思泽的检查,她竖着耳朵听着周围人的声音。

    突然道,“明叔叔你请助手了吗?怎么多出来一个人。”

    辰亦勋吃了一惊,下意识要躲,被辰亦梵一把拉住。

    “左小右你怎么这么厉害,这都能听出来。”辰亦梵哈哈大笑,“连我在这里都能听出来。”

    左小右笑道,“原来是你啊。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去找视网膜去了。”辰亦梵悠悠叹了一口气,“现在的捐赠者简直太变态了。要被捐赠者回答问题才能同意捐赠。我正想找神医问问该怎么说呢。”

    “回答什么问题?”左小右听他这样反而来了兴趣,问,“他们为什么问问题?”

    辰亦梵迟疑道,“好像是为了考察受赠者是不是感恩的人。”

    左小右检查完摸索着从椅子上下来,笑道,“那该我来回答问题啊,怎么会是明叔叔来回来。”

    明思泽也道,“我也想听听是什么问题。”

    将左小右扶着不远处坐下了,冲辰亦勋使了个眼色。

    辰亦勋便坐在了左小右之前坐过的椅子上,接受明思泽的检查。

    “明叔叔,还有谁在检查吗?”左小右听到警觉地转过头“看”和明思泽的方向问。

    明思泽连发否认,“哦,我整理一下仪器。”看向辰亦梵,“怎么不问问题。”

    辰亦梵这才连忙拿起手里辰亦勋准备的问题列表,清了清嗓子,“开始了。”

    左小右也跟着坐直了身体,严肃对待,“好。”

    “第一题,你最爱的人是谁?为什么?”

    “是我的爱人和儿子,因为我爱他们啊,没有原因。”

    “第二题,你人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没有见过生我的爸爸妈妈,是我最遗憾的事情。”

    “第三题……”辰亦梵眉头一皱看向辰亦勋,这问题也太明显了,看到辰亦勋催促的眼神,他还是照着读,“就最近一年,你身边谁的离去让你最遗憾?为什么?”

    最近一年?

    “是,辰亦勋。”

    检查椅上的人身子有些颤抖,脸上的绷带不断的抖动着。绷带间的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左小右,期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左小右吸了一口气,“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甚至还是好人。其实我知道,我并没有真正失忆的事他一直都知道。这几年其实是他一直在保护我,帮我在佐薰面前挡着。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死。从来没有想过。”左小右空洞的眼里落下泪来,“我却还利用他挑起佐薰和佐兰的斗争。”

    虽然辰亦勋的死不是因为她,但是她终究利用过他。

    辰亦梵默默地叹了口气,看来左小右还真的什么都知道。

    看着她眼泪越流越凶,辰亦梵连忙接着往下问,“近三个月来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谁?”

    左小右竖着耳朵听了一阵,确实这里没有夜睿,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道,“是一个怪人。”

    辰亦勋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左小右接着道,“他可能身体不好,脸上都绑着绷带,走路有些不方便。可是这一阵他救了我两次。我曾经问过他是谁,可是他逃跑了。”

    是,逃跑,似乎非常害怕自己知道他是谁。

    辰亦梵问,“万一如果那是一个钦慕你的跟踪狂,你会怎么对待?”

    左小右坚定的摇摇头,“他不是跟踪狂,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是跟踪,我想,他也是为了保护我,而不是害我。”

    她空洞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坚定,辰亦勋清透的眼里落下泪来,打湿了绷带紧紧地贴在脸上,凸现了坑坑洼洼的疤痕,可怕的凄凉。

    左小右突然竖起了耳朵,“有人在哭吗?是不是有人在哭?”

    她刚刚听到一声微弱的抽吸声。

    “没有人,哪有人。你听错了。”辰亦梵打着哈哈。

    左小右站了起来,脑子里飞快的关联着刚刚的那几个问题,警觉地问,“那个怪人,是不是辰亦勋?是不是?”

    左小右向刚刚听到声音的地方摸了过去,“辰亦勋是不是你?你没有死是不是?”

    辰亦梵连忙拦住她,“我就说你多心了,辰亦勋不是早就死了么。车祸死的,你还去过他的葬礼呢。是不是?”

    左小右脸色一沉,“你不用骗我了。我是不聪明,但不代表我没有脑子。这几个问题关联在一起那就是,辰亦勋没死,他在那场车祸中毁了容。”

    左小右急切地往前走,可是她不熟悉实验,稍微有快一点就会被实验台绊倒。

    辰亦梵冲辰亦勋使了个眼色,辰亦勋咬已经残破不堪的嘴唇,哆嗦着一步步往门口退去。

    左小右听到响声,立刻停下脚步竖着耳朵去听判断声音来源,随后听见一声巨响,左小右脸色一变,她刚刚紧走两步,身子就被在实验台上。

    她“看”着辰亦梵消失的方向,轻声道,“他走了,他走了是不是?”

    辰亦梵笑道,“是江浩东刚刚出去了。”

    左小右没有理他,自顾自道,“也好,活着总是好的。总归最后是我瞎了,他毁了容。看我这样他心里也多少好过些。”

    辰亦梵嘿嘿的笑着,尴尬地要命。

    明思泽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辰亦梵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当天夜里,夜睿居就接到某家医院的视网膜捐赠通知:司机酒驾发生车货,在高速上撞到防护拦,因为没有系安全带,抢救失败死亡,临终前要求将视网膜定向捐赠给夜睿居。

    明思泽立刻将这个消失告诉了夜睿,连夜给左小右动了手术。

    手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当晚夜睿居从主别墅到后院亮了整整一夜的灯。

    第二天,明思泽和江浩东在清晨的第一缕晨光中走出门口,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终于治好了一个。

    :终于治好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