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我们走
    :

    鹰犬带着左小右站在一个房间门口,夜睿那疯狂的嘶吼更清晰的传入到她耳内。

    “谁都别想杀了我,明思泽,你也不可以!”夜睿怒吼着,五指成抓狠狠地向明思泽抓了过去。

    明思泽下意识往后一退拉开了距离,而夜睿的手也被锁链的长度禁锢着再也无法向前伸出一点。

    一声声愤怒的嘶吼声和金属碰撞着狠狠地撞击着左小右的耳膜,她焦急地找到门上的手把,可是却没有打开。

    “嗷嗷!”鹰犬叫了一声,头顶在她腿上,将她推开一点,自己把爪爪踩在了门最下角的一个小栓上,咔嚓一声,门锁好弹开。

    左小右一喜,连声道,“好乖,好乖。”她摸/摸鹰犬的头,“鹰犬,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去救夜睿。”

    光听声音就知道夜睿此刻有多狼狈,她不想让鹰犬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他一定也不会想让自己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不过没有关系,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左小右摸索着走到了囚室外的小隔间,但是两个房间之间的门已经打开。左小右刚一进门,就听见江浩东结结巴巴地声音,“师傅,师傅,我,我,我去叫人。”

    明思泽的声音很嘶哑,有些气弱,“不许叫!不要让别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气息有些微弱,“再,熬一夜,一夜就够了。”

    夜睿终于还是挣脱一条锁链,单手掐住了明思泽的脖子将他高高举了起来,满眼杀气,“杀了你,那个蠢货就再也出不来了。”

    “夜睿?!”左小右侧着头听着声音,一只手向前,一只手滑动着拐杖一点点向夜睿出声的方向移过去。

    夜睿咻然回头,就见左小右向自己走来。

    她穿得很整齐,但却是她原来不常见的穿搭,白色的雪纺蝴蝶结衬衣配着粉色的高腰阔腿裤。她看不见颜色,只能摸/到衣服和裤子。所以搭配有些奇怪。

    可是在夜睿的眼里,她就是最美的精灵。看着她头发披散着,纤细的手在空中狼狈的摸索着,却始终碰不到什么。

    她还是那么美,虽然眼睛上被蒙着一层纱布;她还是那样纯净……

    夜睿手一松,下意识退回到笼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

    不行,不能让左小右看到自己这样肮脏的一面,不能让她看见自己在杀人。不能,不能。

    夜睿抱着头,把自己缩在双/腿/间,不敢再抬头看左小右。

    不能让她看见,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在这里。

    “夜睿,我知道你在这里。”左小右摸索着过去。刚好被跑过去扶明思泽的江浩东绊了一脚。

    左小右惊叫一声,摔了下去。

    可是,她并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摔进了一个结实到有些硬的怀抱里。

    他终究是不舍得看到她受伤。他喃喃自语着,“你去见她,你去见她。”

    “不,我们一起去见她。”心里的声音渐渐稳定。

    “唔!好痛。”左小右扔了拐杖紧紧地抱住了接住自己的男人,仰头“看”他,唇角扬起幸福的笑容,“夜睿,夜睿……”

    她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叫着他的名字,小/脸贪婪地在他结实的胸膛前蹭着。就像好久没有得到过主人关爱的小猫,不断地摩挲着他结实的胸膛,哪怕他的身上已经散发着极重的汗臭味,那因为过度膨胀而变得十分坚定的胸膛。

    她摸索着找到他的脸,脸上看不出悲悯只有庆幸,她瘦骨嶙峋的手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尖,试探地亲了下去。

    可是她看不见,没有亲到他的唇,却咬到了他的下巴。

    “左小右,笨蛋。”夜睿附身吻了下去,好久不见的两人彼此都贪婪地攫取着对方的美好,深入纠缠。他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思念,在唇/舌的纠结间无声的倾诉着。

    明思泽扶着江浩东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冲江浩东打了个手势,缓缓退出了隔间。

    还好左小右来了,要不然他这把老骨头可能真的会交待在这里了。

    “师傅,现在是左小右介入了,会不会影响效果?”江浩东不声地问。

    明思泽摇了摇头,“观察数据。”

    说着在仪器前坐了下来,颤抖着手抓过一旁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

    夜睿松开左小右时,两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夜睿将额头抵在她的头下,眼里闪着贪恋的痴迷,“左小右,好美。”

    左小右抬头亲了他一下,不知道亲在哪里,但是她的神情温柔的样命,“夜睿,谢谢你不嫌弃我,谢谢你在我瞎了的时候还愿意爱我。”

    “笨蛋!”夜睿惩罚似地咬着她的下巴,“不论你是瞎的,还是聋的,残的,我都不会嫌弃你。”

    左小右轻笑一声,“哪有这样咒我的。”

    夜睿亲了亲她,暴戾的眼眸渐渐被温柔取代,“左小右,宝贝,我的宝贝。”他轻轻地亲吻着她蒙着纱布的眼,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宝贝,受苦了。”

    左小右摇摇头,“不,是夜睿受苦了。”她拉住夜睿的胳膊往外走,“我们回去,我们不在这里。”

    夜睿却抱住了她,双手圈在她越发纤细的腰间,柔声道,“宝贝,你先回去,先回去睡。明天早上我就回去了。”

    明思泽说熬过夜晚他就稳定了,可以靠吃药来控制。

    他不能前功尽弃,特别是现在看到左小右这样脆弱的样子。她需要的是他的保护,而不是折磨。

    他心底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强大,逐渐占据了上风。而身体的声音却渐渐衰弱。

    “我不要左小右再受伤了,不要左小右再因为我受伤。你去,你去……”

    “不,我们一起守护她。她爱的,是我们两个。”

    “不,不可能。她不爱我,她有的是你。不信你问她。”

    夜睿还没有开口,左小右却已经握住了他的手,去扯那只扣住他的手铐,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夜睿,我们走,我们不在这里。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