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一起蜜月
    :

    左小右伏在他的怀里不断的低喃道歉,“对不起,夜睿,对不起,夜睿,是我害你这样的,对不起,夜睿……”

    五年前她不知道自己的出走竟然会让他受到这样大的伤害。

    可是扪心自问,如果是现在,她是不是也会像当初那样意无反顾地出走。

    可是如果不走,又能如何让佐薰心甘情愿拿出粟基的解药?

    夜睿紧紧地拥着她,把她往自己怀里塞一点又塞一点,仿佛要把她揉碎了化进自己身体里才。他亲吻着她发顶青丝,眼底闪过一抹茫然,“左小右,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是不是?为了救我……”

    可是,莱茵也是说着爱他守护他的话,最后还是在他面前走了,此生再不再见。

    左小右抚过他俊美无比的面容,他的笑,他的茫然,他的疲惫,只有她一个人才能看到。她为此欣慰,也为此心伤。

    小手缓缓解开了他半敞的衬衣扣子,粉唇吻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舌尖轻舔,引得男人一阵轻颤。

    左小右弯了弯眸子,“原来,主动的感觉是这样的。”

    看着他在自己的动作下变化,真的很有成就感呢。

    夜睿看着她在自己身前缓缓没下,感受着温软的小手解开了腰间的束缚,缓缓往下。

    胯下一滞,夜睿不可思议地看着左小右伏在自己腰间的上脸,难耐地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左小右,不需要这样。”

    她不需要如此取悦自己,因为她根本不必做取悦自己,他的心里,有的,从来都只有一人她而已。

    “夜睿,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怎么让你知道我爱你。”左小右有些无措,站在原地。刚刚的样子,确实有些羞耻,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爱他的。“我,我,我想让你舒服。”

    “笨蛋,是我的问题。从来都是我的问题。”夜睿心疼地吻住她,“宝贝,感受我。”

    左小右顺从地踮起脚尖感受她。

    “左小右,我们可以开始我们的蜜月旅行了吗?”甜蜜的欢爱结束,夜睿的情绪也平静下来。

    左小右似乎抓到了诀窍,以后只要夜睿不情绪不稳定了,她就用这招。

    左小右趴在他身侧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嗓音柔和地说道,“夜睿,我们可以带上小澈吗?”

    夜睿的眸色紧了紧,“你要带着他度蜜月?”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淡道,“我们会一起旅行,但不是现在,是蜜月之后。”

    他刻意在环球旅行前安排一次蜜月旅行就是为了享受二人。他不是不带小澈,而是等他们蜜月结束。

    左小右想的却跟他不一样,“小澈马上就要上学。他的童年很快就要过去……”

    夜睿打断她,“幼儿园的老师已经说过,小澈不需要上幼儿园,他还有两年才上小学。他可以花一年的时间等我们蜜月回来,再有一年的时间跟我们一起旅行。”

    这期间他们夫妻二人也考虑过把小澈送去幼儿园,但是他所有的基础课程都已经超过幼儿园的教育范围,老师介意小澈直接上小学。

    但是左小右认为小澈太小了,就让他在家里跟明思泽学医,其他时间玩就好了。

    孩子还是该有童年。

    “什么?一年?”左小右睁大了眼睛,那就意味着她一年都见不到小澈吗?

    小澈的成长中缺少了太多的父母的关爱,她不能让他再一人。

    夜睿性感的唇紧抿着,洒在左小右身上的气息沉了沉,“你想说什么?”

    灯光落在夜睿深邃的轮廓上,他的瞳孔渐渐变冷。

    左小右连忙柔声道,“小澈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带着他去蜜月。不就正是好像广告里说的那样,一加一的快乐大于二么?”

    夜睿冷哼一声,“我不看广告。”

    左小右一噎,见他并没有暴怒,便想了想试探地接着道,“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又有可爱的小澈陪着我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是吗?”

    夜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仿佛在判断她话里的可信度。

    左小右勇敢地与他对视,“你看,我们……”在自己和夜睿之间笔划着,“是一体的,加上小澈就是大家了。是不是我们就是众乐乐了。”

    那一句”我们是一体”让夜睿的脸色稍微缓了一下,半晌,他道,“继续。”

    “啊?”

    左小右愣了一下。

    “如果没有更有力的语言来说服我,答案只有一个。”夜睿晃了晃手指,“不可能。”

    听到这话,左小右放心了,夜睿这是松口了。她轻笑着,看着夜睿的眉眼说道,“好。”

    “……”夜睿岿然不动。

    “夜睿,小澈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是这五年来我对你矢志不渝的见证。他最美好的感情和记忆应该由我们来共同给予。除了我们,谁还能给他独一无二的父母之爱呢?”左小右说道,“夜睿,我们的童年和人生已经不完美,怎么可以让小澈再经历过我们所经历的呢。”

    “是你从我这里偷走的礼物,不是我给你的。”夜睿提醒她。

    “是是是,是我自己非要生的。”左小右有些窘,是那个时候偷藏避孕药的人是她。她有些懊恼,考虑要再被充一下,加重一下力度。

    夜睿忽而淡道,“但是你赢了。”

    左小右心中一动,缓缓舒一口气。

    夜睿翻身下床,穿着宽大的睡袍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说的对,我的儿子有父有母,不需要过孤儿一样的日子。”

    “呃~也不是那样意思。”

    小澈住在夜睿居跟明思泽学医也没有那么不好。她只是觉得孩子可以多走走看看,增加一家人在一起的回忆。

    “我是那个意思。”夜睿脸色有些阴沉,转身进了洗手间。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说小澈现在活得像孤儿。”左小右起身追了进去。

    接起来很长时间夜睿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左小右十分契而不舍,夜睿坐在沙发上批文件她就过去捏肩,夜睿坐在电脑前打字她就过去扇风。十分狗腿殷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