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谁怕谁
    :

    “我自己去就可以。”左小右担心小澈一个人在不安全。但是一看到夜睿那冷沉的眸子立刻就没话了,看向小澈道,“小澈,你自己在这里玩哦。”

    小澈直接问,“我的房间在哪里?我回房间。”

    “二楼,主卧对面。”夜睿拉着左小右的手边走边走。

    小澈从那一堆行李中找到属于自己小书,直接上了楼。

    厨房当然没有夜睿居的大,但也很精致很温馨,左小右很喜欢。在夜睿居根本不用她去厨房。

    左小右打开冰箱研究里面的食材,挑了一块五花肉出来腌制着。

    夜睿从身后抱住她,柔软的吻自晶莹的耳/垂一路蜿蜒向下。左小右被勾得有些喘,因为没有一次性手套,她的手上都沾满了酱汁,所以不敢碰推开他,双手撑着料理台,声音有些软,“夜,夜睿,关上门。”

    万一小澈来看到怎么办。

    夜睿掰过她的脑袋亲吻,手摸上墙壁上的开关,门自动上了锁。

    可是门关上并没有让她安心一点。刚刚进来的时候大门有没有锁,会不会有人进来直接把小澈抱走,关上门她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

    “夜睿,晚上,等晚上。”左小右身子化成了一滩水,可是脑子里还是记挂着小澈。

    “先算点利息。”在船上他当了三天和尚,这会子早就憋不住了。径自扒拉开左小右的上衣,大手探了进去,刚接触到她绵/软的触感,他的叹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重了些。

    左小右知道他憋的辛苦,可是心中挂念小澈,只好小声道,“那,那你快点。”

    夜睿闷声进入,看着她纤细的身子在自己眼前颤抖,哑声道,“我的时间,你不是很清楚么!左小右。”

    他当然想要很多,但是因为左小右一直想着小澈身子格外紧绷,他到底还是怕伤了她。匆匆快慰过来后便松开了她。

    随后匆匆离开厨房,只留了左小右一人。

    好现实!左小右无语地摇了摇头。自己满足了就走了。

    半个小时后,左小右的菜做了一半,夜睿回来了,将一只平板挂在料理台前,得意地挑了挑眉,“从此,我们可以随时随地。”

    左小右看着平板上监控着小澈的画面,惊讶道,“这一会你就把这个房子里都装上监控了吗?”

    “监控一开始就装了,我刚刚只是把所有的画面都移到平板上。这样,你就不会三心二意了。”夜睿咬了她一口,“花心的女人。”

    左小右笑得十分无耐,“小澈是你的儿子。他跟你长得那么像。”

    “就是不要长得跟我像。”夜睿傲娇的一扬头,“我要像你的孩子。”

    左小右连忙补回来,“小澈的眼睛很像我啊。”

    “唔。我喜欢。”夜睿亲了亲她大大的眼睛,“喜欢小澈的眼睛。像你的。”

    “左小右,我需要再跟你强调一遍。”夜睿把炒菜的铲子从她手里拿下来,扶着她的肩,慎重地看着她。

    锅里滋滋地响着,左小右连忙拿起铲子去翻炒。

    “左小右!现在是不是连个锅都比我重要!”夜睿怒吼道。

    “不,不是。”左小右有点尴尬,她挥着铲子,指了指锅有点尴尬,“菜,要糊了。这是做给你,你吃的。”

    夜睿索性直接把火关了,看着左小右,“这样可以了吗?”

    当然不可以,菜的味道都变了。

    但是左小右毫不迟疑地点点头,“可以了。”

    要说不可以,夜少又该发飙了。

    左小右轻咳一声,正经而严肃地看着他,微微一鞠躬,“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看着他乖巧的模样,夜睿嗓子紧了紧,但是,还是要有重点。

    “今天开始,小澈我来管,你,管我。明白?”夜睿指着自己,“从现在开始,你的两个眼睛,只能看我,只能看我。”

    左小右有些为难,“可是眼睛的覆盖面很广耶。”看着他满脸怒容马上要发飙的模样,立刻点点头,“是,少爷。从今天开始眼里只有少爷。”

    犹豫地问,“那,少爷现在是不是可以去管小澈了?他已经一个人呆很久了。”

    左小右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夜睿,用实际行动证明发,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个。

    夜睿冷哼一声,指了指平板,“这里,也只能看我。”

    “是的,少爷。”左小右立刻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

    夜睿顺势挑住了她的下巴,令她抬头看向自己,唇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左小右,今晚,做我的小女仆。”

    左小右身子一僵,她刚刚这么恭敬主要还是为了讨好他,让他心甘情愿地去陪小澈。没想到……转而一想,这里肯定不会有那种羞耻的女仆装。立刻笑道,“好的,少爷。”

    他们都才过来,夜睿居根本没有那种衣服。

    夜睿这才满意地走了。

    左小右看着只有一个小澈的画面里很多出一个夜睿,但是不是陪,而是将一只小行李箱扔给他,“自己收拾。”

    然后又从画面里消失不见了,应该是他把行李都提到房间收拾去了。

    左小右看着小澈默默地打开行李,安静的收拾的样子,心里狠狠地揪痛着。这个夜睿,真是的,小澈才四岁。鞋子都还会穿反,怎么会收拾东西呢。

    但是很快,左小右就看见小澈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衣服归衣服,裤子归裤子的摆好,然后放到房间里的柜子里,就在夜睿再次进门的时候,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完了。

    夜睿看着倚在墙边整齐的放着的行李箱,点点头,“还不错。”

    小澈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一年前我就自己收拾东西。”扫了他一眼,“有事么?”

    不喜欢他的人,他也不会喜欢,哪怕那个是他的爸爸,哪怕心里再向往。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把那点期待抹杀。

    这点,父子两是一模一样的像。

    夜睿把手里的盒子打开,露出一副汉白玉的棋子,在桌子上摊开,“下棋。”看小澈混然不动,挑了挑屑,眼里闪过一抹不屑,“怕了?”

    小澈立刻挪个小身子跳下床,“谁怕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