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花海里的男人
    :

    “偶尔有些爱花的人,过来照顾。但岛上居民以捕鱼为生,并不能时时看顾着。这些花,都是自然长成。”

    名花落难,百花生。

    左小右静静地听着,再看向那片花海时,心里多了几分震撼。

    原本该是温室里的花,沦为野花也一样倔强地绽放出自己该有的美丽。

    小澈从书里拿出拍立得,对着花海拍下一张又一张照片。

    左小右想到之前他拍下的自己和夜睿为背景的“全家福”心里一酸,走到他身边蹲下,柔声问,“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合影?”

    小澈闪过一抹流光,漠然点头,可是唇角却已经扬起了该有的弧度。

    “那我们在这里吧。”左小右拉着小澈站在花海的小径中站着。被群花包围着又不会踩到花花草草。

    最后看向夜睿,扬声道,“夜睿,帮我们拍照。”

    “……”夜睿静默三秒,冷冷地扫视着她,磨牙道,“左小右,我看你真是皮痒了。人方是我选的,人是我带的。你竟敢……只让我给你拍照。”

    他才是那个应该跟左小右合影的人。

    左小右本来是想让他先帮自己跟小澈拍,然后她再帮他跟小澈拍。但见他这么生气,便道,“要不然,我先帮你们拍?”

    “不要!”夜睿一口拒绝。

    “那你要怎么样?”对于夜睿的傲娇左小右有些无力。就不能直说么?

    不怎么样!

    夜睿被左小右的不懂风情气得脸都青了,这个女人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她难道不应该扑在自己的怀里摆出三百六十个造型么。

    左小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正要问。夜睿十分烦躁地挥了挥手,“行了行了,赶紧站好,我要拍了。”

    小澈仰起头冷冷地看向夜睿,“你能好好地跟妈妈说话吗?”

    “我哪里没有好好说话?”夜睿考虑要把小澈从左小右怀里提出来扔出来。

    敢对他说教了!

    “有有,夜睿很温柔的。”左小右看着夜睿眼眸里喷薄而出的火山连忙打圆场。

    天哪,两个夜睿,怎么办?!

    夜睿的脸这才稍微缓和一点,得意扫视了一眼小澈。

    左小右,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拍立得只拍了一张,小澈用来写日记用。接下来,夜睿都是用相机拍摄的。

    小澈冰冷冷地小脸也在一次次跟左小右的拥抱和互动中渐渐缓和下来。

    阳光灿烂,天暖易困。

    玩到最后左小右都有了倦意,夜睿更是无聊的坐在地上随意地帮着他们拍照。

    这都什么破蜜月,本来是来滚花海的,现在杵成稻草人。

    “我去拿吃的。”看着夜睿疲惫的样子,左小右在他耳边奖励性地亲了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夜睿立刻来了精神。他要独处,要跟左小右独处。

    左小右连忙阻止,“别,这里花丛茂盛。我怕回来不好找小澈。”

    实际上她是担心小澈会被陌生人拐走。

    “你的眼里就只有小澈。”夜睿脸沉得像乌云,咬牙切齿道,“左小右,如果你不好好补偿我。看我怎么罚你。”

    她担心小澈,就不担心自己憋死。

    “其实……”左小右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其实是自行车停得有些远,回去夜睿还要载着她。她是不想让太累。

    她知道,如果自己这样说,夜睿就一定会自己去的。

    左小右走到停在大树后的自行车旁,从车前框里将食物箱取了出来,打开,每样食物都闻了一下。

    三明治,饭团,紫菜包饭,水果……每一样都很新鲜,没坏。

    想到夜睿和小澈昨天吃着自己做的菜的模样,神情柔和了许多。

    这些,应该够他们两吃的了。

    她将食物箱背在身上,手里提着装桌面和一次性手套的小袋子往回走。

    想到夜睿面色黑沉着脸还是很耐性地帮自己和小澈拍照的样子,左小右的笑容格外甜蜜。

    夜睿啊,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大小孩子。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小澈。真是个笨蛋呢。

    这样真好,真希望以后也可以这样生活。

    她愿意余生为他们做饭,只求生活会这样一直继续。

    左小右走到花海的另一边时,看见一个人影从花海里钻了出来,他的手里还提着一只竹辫的篮子,里面装着一些残花和繁重的花头。看来是一个修剪花海的自愿者呢。

    左小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而男人抬头的瞬间,她差点惊叫出来。

    他的半边脸,像是被烧伤了,坑坑洼洼的疤痕褶皱,让他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

    男人这才发现这里有人,同样吃了一惊,连忙背过身去,从花篮里取出一张面具戴在半边脸上。

    这才转过身,冲左小右深深一鞠了一躬,十分歉意道,“抱歉,吓到你了吧。”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你是外地人吧,这个时候,本地人很少到这里。”指了指太阳,“因为热。”

    左小右看着他的微场的唇角,面具外有些苍白的脸,刚刚的激动缓缓平复下来,眼里有些酸涩。

    不是他。

    她看向男人,歉疚道,“对不起,我刚刚,以为是我认识的人。”

    刚刚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她以为是辰亦勋。她惊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以为是辰亦勋。

    可是,戴上面具,她看清了他的五官,不是他。

    辰亦勋,死了。

    她欠他的,今生是还不了了。

    男人见她伤感,不由道,“如果那是在意你的人,无论他在哪里,都不想你因为他而难过。喜欢你的人,总希望你过得好。”

    “谢谢你。”左小右扬起头,“你真是一个好人。”

    男人眨了眨眼睛,指着自己戴面具的脸,“我这样都还能好好的活着,你为什么不可以呢?”见左小右脸上愁云散去,男人温和地笑了笑,“孩子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我去找去。”

    “好。”左小右温柔地笑着。

    真是一个温柔的好男人。

    左小右背着箱子兴冲冲地走回到夜睿他们的地方时,远远看见那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孩子,正说着什么。

    原来他有一个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