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唯我女人儿子不可欺
    :

    “我回来啦。”左小右兴奋地跑了过去。

    可是笑容在下一秒凝固了。

    美丽的花海前,夜睿脸色铁青地站在那里,小澈低着头沉默地站那里看不出神情。

    听到左小右的声音,夜睿走过来接过她肩上的食物,眉头微微蹙眉,“左小右,你是猪吗?这么重,不会所车推过来吗?”

    “都是些吃的,又没多少。”左小右看向小澈,敏感地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听到这话,夜睿的脸色又不好了,“刚刚来了个白痴,把他给冤枉了。”

    “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吗?”左小右下意识想到那个男人怀里的女孩,“她怎么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很温和的样子,教出的孩子应该也不会太差啊。

    “小白痴说这里的花都是她的,说小澈是偷花贼。”夜睿恨铁不成钢地看小澈,“让他把人揍一顿他都不敢。笨蛋!”

    小澈冷声道,“我不打女人。”

    左小右无语,夜睿这样也不对,可是小澈这理论……也未免太早熟了点。

    左小右看向小澈,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小澈就已经接过她手里的桌面铺开了。

    夜睿也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用管了。”

    两人都是闷油瓶的性子,左小右想要知道事情始末只能靠自己努力。

    她凑过去跟小澈一起铺桌面,柔声问,“小澈,这里的花海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我知道,你采花也是为了减轻花的负担,免得花朵过重花枝折断,是不是?你跟她解释一下就好了。”

    “我饿了。”小澈低着手,淡漠道。

    自己戴上一次性手套抓了一只饭团吃。

    “我是你的妈妈,有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左小右的声音很温柔。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小澈腮帮子被食物塞进满满的,那漠然的样子已经拒人与千里之外。

    听到这话。左小右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从小澈嘴里打听到什么了。默默地叹了口气。希望他能很快地把这些不愉快忘掉。

    由于这个小插曲,大家都没有了游玩的兴致。

    回到家夜睿直接回了房间,左小右收拾野餐的碗筷,小澈在房间里坐着看着。

    左小右看着平板上的小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已经二十分钟没有翻一页书了。都过了一个小时,小澈还在在意那件事么。

    回到房间看着夜睿在书桌前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他的电脑桌面上不断地滚动着一些图片和资料。

    “你在做什么?”左小右走过去问,考虑着是不是要去跟小澈再谈一下,“我想去看看小澈。”

    有过和夜睿的约定,左小右还是事先问过他,免得又生气。

    “不需要。我答应过你会照顾他,我一定就会做好。”夜睿抓过她的手在唇边飞快地亲吻着,手指又飞快地敲打着键盘,然后将屏幕上出现的一个小女孩画面发送给了辰亦梵。

    左小右看屏幕上的小女孩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五官端正,不像是那种很刻薄的孩子。问,“这就是冤枉小澈的孩子吗?”

    夜睿没有回答,手上动作没停。不一会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五官很清秀的男人,左小右觉得这个男人有眼熟。

    “这是谁?”左小右问道。

    “那个白痴女孩的父亲。”夜睿唇角勾起一抹冷意,语气间尽是杀气,“子债父还。还欺负我儿子。他就该承受教女无方的责任。”

    “你要做什么?”看夜睿这样子,左小右有些紧张,感觉要出大事。

    “让他后悔没有好好教好孩子。”夜睿冷笑,“我的儿子都敢欺负,就该承受必要的下场。”勾住左小右的下巴,“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欺负我的女人,我的孩子。”

    左小右觉得夜睿说得很对,但又隐隐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好。

    很快,辰亦梵的视频电话就过来了,刚看到夜睿黑面神一样的脸,立刻笑了起来,“呦,睿,蜜月过得这么欲求不满啊……”一看到左小右也入了画,立刻正经严肃起来,“初步只能查出是岛上的居民,叫岳郡。在岛上口碑很好,当地所有岛民的海货都由他收购,是本地海岛的善人、富户。说起来是本地的经济支柱。怎么了?他惹上你了?”

    夜睿懒得理他,径直吩咐,“收购他家所在土地,明天就拆迁。我要扩大百花海的面积,就从他家开始。”

    夜睿一字一句说着,眼里透着一股凛然的煞气。

    “哇塞,那么大动静啊,好咧。明天一早,事一定办好。”辰亦梵是个不嫌事大的。

    电话挂断,左小右看着夜睿英俊的脸庞,迟疑道,“也不这么夸张吧。只要让那个女孩让小澈道歉就可以了。孩子的事情还是让孩子自己去解决。”

    毕竟要征地建花海,这也太大动干戈了,会给岛上居民带来不便的。

    “你懂什么,你知道那个女孩……”夜睿说了一半,又收了声。

    “怎么了?”左小右不明所以。

    一个小女孩而已,能做什么。

    “没什么。”夜睿眼中闪过一抹阴桀。大赦般地挥了挥大掌,“允许你去看他十分钟。等他睡着了回来接着看我。”

    左小右皱了皱眉,站起来道,”那我去看看小澈,和他聊聊。”

    “唔。”夜睿点点头,强调,“十分钟。”

    可是最后,左小右不到两分钟就回来,轻声道,“已经睡着了。”她松了一口气,小孩子就是忘性大,小澈虽然比一般孩子长性一点,但是能这么快睡着,说明他已经把白天的不愉快忘记了。

    小澈没事了,夜睿的脸却还是沉着的。自己的儿子当面被人欺负了,那种憋屈可想而知,可是他又不能虐打那个孩子。

    左小右见他冷得都要把自己冻成冰雕了,走上去笑道,“小澈都没事了,你也别放在心上。都是小事。”

    “小事?”夜睿挑了挑眉,“你说我儿子被人欺负了是小事?”

    “孩子间打闹都是常有的事。你总不能把人家孩子打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