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夜睿家的女佣
    :

    小兰丝毫不以为然地眨了眨眼睛,“而且,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去找妈妈了,是不是?我们也不用住多久了。”

    岳郡摸了摸小兰的脸,眸中闪过一抹极复杂的神色,温柔地替她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引擎。

    车子在百花海附近的路旁停下,男人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篮子和一把剪刀。

    “兰儿,你自己去玩。爸爸去把残枝修剪掉。”

    “爸爸,我今天能跟你一起去吗?”小兰仰着头看他,眼里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期待。

    岳郡正要拒绝就听得小兰尖叫了一声,“爸爸,你看那里又有人。”

    岳郡抬头看去,就见一名年轻的女子蹲在花边剪着花,纤细的身影缩在花丛里,格外娇弱。头巾里卷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阳光落在她小小的脸上,分外白/皙。

    她整个人被笼在太阳的光晕中,美好的不真实。

    他认得她是昨天的女孩,因为今天的事件,他以为她会是夜睿的女人。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夜睿雇来的女佣。

    岳郡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心口仿佛被什么狠狠揪了一下,痛得他缩了一下/身子。

    左小右正剪着花,忽然听到耳畔响起一个尖利的声音,“喂,你这个偷花贼,小偷。我让人把你抓起来刀脱掉衣服铐在码头示众。”

    左小右愕然转身,看见一个打扮漂亮五官端正的小女孩像公主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跋扈地用下巴看着自己,怨毒地盯着自己。

    怨毒?!这种眼神她最近只有在佐兰的知上看见过,那是恨不得食人血,寝人皮的厌憎。

    辰亦勋把视网膜捐给了自己,佐兰可以怨恨自己,可是这个小女孩呢?她在怨些什么?

    “小兰,不可无理。”一个温和的男声紧跟着传来,同时伴了一阵惊讶,“原来你是夜睿家的佣人?”

    左小右闻声看去,见昨天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朝这边走来。跟昨天的随意不同,今天他穿着白衬衣,黑马夹。还系了领带,很正式的模样,手里却还是提着昨天的蓝子。

    佣……人……

    左小右看着自己一身围裙头巾袖套,可能,确实很像佣人。

    岳郡,37岁,离异。带着女儿小兰生活在花岛,是本土的富豪。这是昨天辰亦梵传送过来的基本资料。

    左小右还没有开口,手中的花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小兰蛮狠地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踩踏着,用那淬了毒的眼睛看着左小右,“我不许你采花,我不许多。我要把你脱/光,千人骑,万人轮!”

    左小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一个七岁孩子该说的话吗?这么恶毒的咒骂,难道小澈会那么郁闷,连她听到这种恶毒的字眼时,心里也堵得慌。

    见左小右不说话,小兰还要上前打她,左小右站到了一旁,冷声道,“我只是修剪沉重的花朵,避免花枝被压折。”看向岳郡,“我相信,你爸爸他也是在做这种事。”

    小兰厉声道,“你一个破女佣也敢跟我爸爸比。你有我爸爸懂得多么?你会把花剪坏,我爸爸不会。”

    从头到尾,岳郡都没有开口喝止,反而看站小兰眼里十分温柔。她十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都不管她么?”

    岳郡十分费解地看着她,“她这样不是很可爱吗?”

    可爱吗?

    左小右无语地摇摇头,“你们一定得罪了不少人。”

    “谁敢得罪我爸爸谁家的海货都别想卖出去,谁都别想过年。”小女孩一脸的趾高气扬。而一旁的岳郡也只是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并没有什么斥责的话。发

    原来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父亲。左小右

    “我简直无法想像你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左小右冷冷地甩开了过来要打自己的手,提起蓝子要离开。遇到这种人,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礼说不清,还好她的小澈自己恢复了,不然心里不知道该有多难受。

    想到小澈被这样恶毒的语言伤害过,左小右心里就一阵心疼。

    岳郡突然缓缓地开口,“今天我们得罪你老板。算是意外。”

    左小右一愣,想起之前他说自己是夜睿的佣人。她懒得解释,接着走。

    “喂,你去哪里?你别走。”身后响起女孩尖利的声音,“你给我做佣人,我爸爸给你三倍工钱。”

    左小右此时的无语简直可以沉默整个宇宙,夜睿一向嚣张却从来不把自己多有钱挂在嘴上,这家人却十足十的表现出暴发户的品格。

    左小右懒得理他们,走几步停住了,他刚刚说今天把夜睿得罪了,什么意思。

    左小右回过身,看向岳郡,“你刚刚说今天得罪了我老板,什么意思?”

    “小兰做了可爱动作,你家少爷接受不了。我道歉也没用。”岳郡耸耸肩,浑不在意道。

    他也想通了,最多也就搬个家。

    原来,他们道歉了,小澈没有接受。小澈,还在意吗?

    左小右心里有些担心。看向岳郡,“如果是你女儿真诚的道歉,我们家少爷不会不接受的。”

    小澈的教养她是知道的,如果对方道歉是真诚的,他一定会接受的。

    岳郡不以为然地笑了,摸着小兰的头道,“我女儿不愿意,只好我代劳了,他们不接受,我也没办法。”看向左小右,“你应该也是他们家的短工吧?他们只是本岛的游客,住一阵就走了。你可以到我家帮工,我给你三位工资。”

    原来,是根本就没有道歉。

    左小右咬了咬唇,要是能接近这女孩让她意识到错误,真诚的跟小澈道歉,小澈心里的郁结可能就能解开了。

    沉吟半晌,左小右道,“好,但是我只能早晨做一个小时。但是,我要你保证,你的女儿不会再打我。”

    岳郡摇摇头,“我希望小兰自由自在的长大。她的一切我都不会去拘束她。”

    自由自在的长大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左小右深深叹了口气,看来她真的很有必要说服女孩亲自向小澈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