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强大
    :

    左小右突然笑了,好像很久以前某个男拿支票砸向自己,漠然地说着,“这些够了么?”

    当时的自己为折了尊严而悲痛大哭。

    可是现在……又有谁能折损了她的尊严。

    因为现在的左小右已经足够强大,已经可以完全无视外界的眼光。

    经历一切,成长到最后才会明白,这世上谁也悍动不了你的尊严,只要你自己的内心足够坚定,足够强大。

    而这一切强大的背后,是阅历的叠加和自身的优秀产生的强大的自信。

    “你笑什么?”

    “笑这个世上真的有轮回。”左小右轻笑,她无意再与他聊,便道,“我先走了。”

    左小右退了出去,走过那坑坑洼洼的路,推着自行车离开。

    岳郡站在门口看了她好久好久。眼里闪过一抹迷离。

    “先生,我没有认错,就是她,她就是夜睿的妻子左小右。”一个男仆打扮的男人佝偻着背对岳郡道。他低着头,眸中杀气凛然。

    岳郡没有看他,怔怔地看着左小右远去的方向,喃喃着,“真的,好像。”

    左小右回到小别墅的时候,才七点半,刚好做早餐。

    她把自行车推回到跑车旁。

    左小右解下头由袖套,正要往房子里走,突然发现地上的有两道明显的车轮印。

    车子这两天都没有用过,怎么会有这个?

    天哪~

    左小右头大地捂住了额头,看来是被发现了。她明明已经动作很轻了。原来夜睿早就知道了。

    关键是她这一路都没有被察觉到不对劲啊。在佐薰那五年,她很敏感,都能很机敏的甩掉一些盯稍着。看来还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

    左小右拍了拍脑门,轻手轻脚地上杰,向方向走去。拐角度的盆栽旁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眼里带着一抹疑惑。

    妈妈去哪里了?他在百花海没有见到她。

    左小右慢慢走进房间,轻轻地将门关上。走到床前,看到夜睿还在睡,双眸紧闭,线条柔和,看起来很温柔的模样。

    看来是又睡回去了。

    左小右转过身又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准备下楼做早餐。

    还没走到门口,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再看会么?左小右。”

    夜睿咻地睁开了眼。

    左小右停住脚步,缓缓地转过身,看向夜睿有些不知所措。

    要怎么跟他解释自己去找岳郡的事。

    夜睿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冷着脸看她,“怎么,看见我还在睡觉是不是觉得特高兴?”

    “没有没有。”左小右连忙道,“我本来是挺庆幸的,但是回来我看到地上有跑车开过的痕迹。我就知道你发现了。”

    夜睿扬了扬眉,“所以你现在是在嫌弃我没有的演技不够好,被你发现了?”

    “没有没有。”左小右连忙摆手。人在紧张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感觉口干舌燥,左小右下意识舔了下嘴唇。

    “滚过来。”

    左小右乖乖地滚了过去,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他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两下。

    男人本来清晨就容易上火。

    但是,他控制住了,左小右现在是越来越懂得勾人了。

    “夜睿你不要生气,你听我解释。”左小右眼珠子咕噜噜转动着,脑子里在飞快的连着句子。

    “解释?”夜睿冷笑,“解释你一大早就去给别的男人做饭送花?”

    左小右呵呵地陪着笑,吐着小舌头,“你都看见了,你怎么没有叫住我。”

    这太不像夜睿的个性了啊。

    “是啊,我怎么没叫住你呢。”夜睿捏住她的下巴迫着她靠近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做饭却饿着我,我怎么就没杀了他呢。”

    他的声音慵懒中带了一分杀气。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把那个男人杀掉。

    幽冷的瞳孔中闪支着危险的气息,冷光浮动。

    听他这样说左小右反而松了一口气,他都看见了却什么都没有做。说明,他已经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是不是?”左小右温柔地问,眼底带了笑意。

    夜睿的心底,其实真的很温柔呢。

    “你笑成这样是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夜睿的目光更加阴沉了,捏住她下巴的越来越用力。

    左小右有些痛,轻声抗议,“好痛。”

    夜睿果然立刻松开了,嘴上却还是不饶她,“不痛你就不长记忆。”冷哼一声,“你以为从那个女儿那里下手,小澈就能解开心结开心起来了么?愚蠢。”

    最大的臣服,就是武力镇压,绝对势力的直接攻击。

    左小右在床边坐下,笑道,“是是是,我是笨。我早就说过了,我们家有你聪明就够了。”转尔道,“但是,我想用我自己的蠢办法为小澈尽一份力。他是我儿子,我不能什么都不为他做。”

    左小右心里是感动的,以夜睿的性子能控制住当时不冲上前把岳郡打一顿,说明他对小澈也是关心在意的。

    可是……

    左小右张了张嘴,看向他,“我今天见到那个女孩了,也对她有了一些了解。她其实只是一个缺乏家教口是心非的孩子。我想,等我跟她熟悉了,让她真诚的小澈道歉。”

    左小右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他不希望夜睿太过压抑。

    “所以,不只是今天,你以后还要天天去给那个男人做早饭是吗?”夜睿的声音极为冷冽。

    “当然不是,主要还是为了那个小女孩。”左小右矢口否认,看着夜睿眼里克制的怒意,小小声地问,”你看到……今天早上……你是不是很难接受?”

    夜睿的占有欲要比一般男人的占有欲强多了,哪怕是在夜睿居的江浩东和辰亦梵都在隔离带之外。

    “是。”夜睿一口承认。

    天知道他知道了多少药才控制住当时没上去掐死岳郡那个丑八怪。

    左小右听罢,轻笑道,“好吧,那我以后不去了。”

    她试试看再找别的方法接近小兰吧。

    夜睿的双重人格症刚刚控制下来,如果再次诱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