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诡异的一家
    :

    小兰傲慢地指着正在数花干袋的管家道,“让她给我学猪叫。不然我不吃。”

    管家立刻走了过来,真的对着小兰学猪叫了,还趴在地上朝小兰拱去,惹得小兰一边大笑着一边踢他,“好玩,好玩。哈哈哈……”

    “是啊,是好好玩。”岳郡在一旁漫不经心的符合着。

    “好了,爸爸,我们现在可以吃早餐了。”小兰十分高兴地扑到岳郡怀里,笑得特别开心。

    “好,你高兴就好。”岳郡的笑容十分溺爱。从钱包里出取一叠钱递给从地上爬起来的管家,歉意地笑着,“辛苦你了。”

    管家高兴地接过钱,嘴里直客气,“先生说哪里的话。小姐特别可爱。”

    左小右看不下去了,有岳郡这样的父亲在,小兰恐怕永远都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于小澈的事,她还是再想办法吧。

    面对岳郡,左小右真想告诉她,你妻子说的让孩子开开心心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你尝尝我做的煎蛋。”岳郡热情地招待左小右。

    砰!

    飞灰再次飞起。

    “喂,你会不会干活。下次再发出灰尘。我就让爸爸解雇你,让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工作。”小兰指着夜睿破口大骂。

    夜睿恍若未闻,狠狠地拍了拍那些堆在地上的干花包,粉尘带着灰漫天飞起。

    左小右连忙道,“既然岳先生自己做的煎蛋,不如,我吃我做的那个?”她十分不好意思地看向岳郡,“我是不是太不礼貌了。但是我比较挑挑,我平时都吃我自己做的饭。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岳郡立刻把自己面前的煎蛋递了过去跟她互换,“我不挑。你随意就好。”

    夜睿也走了出去接着搬运干花。

    左小右呼了一口气,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出什么意外。她可不想小兰还没有给小澈道歉,就被夜睿制造的飞灰给呛死了。

    左小右没胃口,跟岳郡说着话转移注意力,“这些干花用来干什么?”

    “岛上花很多,为了让岛上的人生活能更好一点。我让他们把花晒成干,我拿出去卖给工厂做成干花束,瓶花等一些工艺花。”岳郡笑道,“这里偏僻,能赚钱的方法并不多。就海货和干花两样。”

    “而这两样,都是您帮着外销。难道你是岛上的大善人呢。”左小右笑。

    “哪里……”岳郡客气着。

    小兰突然从餐桌上跳了下来,打断了他们聊生的话题。

    不一会小兰就回来了,把手里的一个相框递了过去,十分不屑道,“丑女人,你哪里像我妈妈了。这就是我的妈妈,她比你漂亮一百倍。”

    左小右将叉子入下,看了照片一眼,有些发怔。

    照片里是一个戴头巾,围裙的年轻女孩。她蹲在一簇花丛前,手上拿着一把剪刀,转过头冲着镜头甜甜的笑。

    真的是很漂亮的一个女孩。

    照片拍得很唯美,光圈印在女孩的身上,美得十分灵动。

    女孩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一看就知道此时的她非常幸福。是因为,拍照的是喜欢的人吧。

    女孩和左小右并不像,但这一身打扮却是左小右此时装扮

    其实,小兰很想像她的妈妈吧。

    左小右怔怔地看着这个女孩,眼眸中闪过一抹惑色。但是,真的好像是哪里见过的人。

    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这么早就去世了。左小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氛有些安静。

    这是,小兰又搬过来一本本相册,翻给她看,“你看,我妈妈是不是比你漂亮多了。多女人。我才不喜欢你的。丑八怪。”

    左小右有些头疼,明明是想跟自己分享照片,却非要用这种尖刻的方式来表达。难怪没有朋友呢。小孩子也怕受伤啊。

    “你妻子,真的很美。”左小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人一旦故去,留下的人注定哀伤。

    岳郡感觉到她想要安慰自己,温柔地笑笑,“没有关系。她让我好好活着,孩子开开心心,我就会做到的。”

    左小右沉默,他就是这样让孩子开开心心的。

    从岳郡家出来时,左小右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在放松什么。可能刚刚那种气氛太诡异了。

    拐角处一道小小的身影咻就消失不见了。

    樱花道上飞快骑过一辆小小的自行车,车上的小人儿奋力地在蹬着自行车,大大的眼睛里飞洒出眼泪飘散在花雨中。

    他们都在帮他,都为让自己开心么。

    那么自己对他们来说是什么呢?是不是很重要?

    还是因为这一切都为了让小右开心,爸爸才会这样委曲求全。

    左小右的车刚在院子里停住,就看见夜睿已经了一身休闲服倚着门口看着自己。他的头发还没有干,自然地垂在额前,那清冷的眸子显得格外幽深。

    “鸡蛋好吃么?别的男人有我好看么?”夜睿的目光穿过留海射到她的脸上。裹挟着铺天盖地的醋意。

    左小右头顶着三条黑线向他移去,“那是我自己煎的蛋。他都戴着面具,哪里能有你好看。”

    “哼。”夜睿冷哼一声,“如果我不是及时制止,你就要吃他的煎蛋了。”

    只是一颗煎蛋而已。

    左小右转移话题,“岳郡见过你,你怎么跑去了。”

    夜睿冷笑,语气森然,“都要吃人家的蛋了,我还不来?”

    这幽怨的证据,这铺天的醋意。

    左小右无耐道,“我有天下第一帅气多金的老公,我怎么可能会去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我脑袋又不是进水了。”

    “进水了就要去吃煎蛋。”夜睿语气阴冷,“哪天被水淹了就要去吃煎蛋了?”

    她为什么要被水淹。而且,脑子进水和被水淹两码事好不好。

    左小右腹诽着,一面还要哄着炸毛的夜睿,“不,我被水淹了,还有眼睛,还有耳朵。我老公那么帅,声音那么好听。这世上再也没有谁能够跟我老公一样颜值和声线都在线的男人了。我就是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去看别的男人的。”

    这马屁拍得要多准有多准。把夜睿拍得十分受用,眼神也逐渐温和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